明慧法会| 跟着师尊一直向前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我是一九九四年就走入大法修炼的老弟子。特别是我幸运的参加了两期师尊亲自传法传功的学习班,早年还是当地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

当初我对气功之类的并不太感兴趣,之所以走進大法修炼,是觉得李洪志师父讲的这个法内涵很大,纯正、慈悲,并明确指出法轮大法就是修佛的,是宇宙大法,这令我感到惊奇!所以,一下子就钻了進来,很用心学法,炼功也能吃苦。

虽然不是为了祛病而修大法,可炼功后我的身体改变很大:过去一身病,什么偏头痛,神经衰弱,风湿病,子宫内膜异位症等等,年纪轻轻的就要请个阿姨照顾,动不动就住院,弱不禁风。修炼时间不长,这些病痊愈了,自己还承担起了所有的家务活。家人都说,我从“林黛玉”变成了“花木兰”。

“七二零”之后不久,我与同修一起去了省政府、市政府上访,要求还大法和师父清白,为此被绑架到当地派出所;二零零零年,我和当地学员去北京上访,要求国家领导了解法轮功,停止迫害,因为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一齐高呼“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又被抓進了天安门派出所。回来后我被当地邪恶列为“重点”人物。

尽管这十几年经历了万般魔难,如今已是近六十岁的人了,我的身体越来越健康,没有白发,皮肤细嫩,红光满面,人家都说我像个三十多岁的人,与儿子在一起,总有人以为我们是姐弟俩。

做到修炼如初

暂放下十多年中所遭受的中共的各种折磨和摧残不说,只说说这些年在大法修炼中的提高和感悟吧。

最后一次从黑窝闯出来的时候,我最渴望的就是学法。原来家里的大法书都被邪恶抄走了。不久就有同修冒着风险送来了所有的大法书。我不急着去找工作,每天用大量的时间静心学法。通过学法,认识到旧势力存在的实质和目地。这场迫害师父是根本不承认的。

明白法理以后,找到了这些年自己老是摆脱不了被旧势力迫害的原因。那是因为在我生命的深处还残留有旧宇宙修炼的观念和痕迹,以为在考验中,承受愈多,消业愈快,长功越快。其实,这是默认了旧势力的迫害,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为了尽快归正自己的思想念头,我天天发正念,清除自己空间场一切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邪恶因素,不承认旧势力的一切迫害缘由。原本有本地“六一零”邪恶组织安排的人天天跟踪我,市、区有关“六一零”的人还常常请我去“喝茶”,说是“打招呼”,叫我不要“太活跃”了。其实就是干扰,企图阻止我讲真相救人。我发正念清除它们,也跟这些人讲明迫害大法弟子的利害关系,后来,跟踪和“喝茶”的事也就没有了。

师父在几次讲法中都讲到“修炼如初,圆满必成”[1]的法理。师父说:“能够持之以恒啊,不断的精進那才是真精進。这话是这么讲,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所以说修炼如初,必成正果。”[2]不论外在环境怎样复杂,不管修炼这条路怎么难行,我都要打起精神来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千万年的等待和期盼不都是为了今天吗?怎么能够放松呢?!

集体学法,集体炼功和法会交流是师父安排我们精進实修的形式。我联络一些老学员,建议成立学法小组,但学员内部有的说我可能是特务,有的说我被严密监视,没人敢和我见面。我想,这些都是旧势力利用学员的人心制造混乱和间隔,我就学法,天天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在另外空间造成的间隔,请师尊加持:一定要成立学法小组。慢慢的有老学员来找我交流,我一说成立学法小组,他们就赞同。

逐步我们那一片的学法小组相继成立。这样,我们每周都有四至五天可以参加集体学法。退了休的老年大法弟子一般是上午集体学法,下午集体炼功,大家在一起很开心,有点回到了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那种幸福感。

因为有了学法小组,能量场强了,大家相互鼓励,一些有怕心的学员也就慢慢的去掉了怕心,能够堂堂正正的走出去讲真相了,大家都能根据自己的特长能做什么项目就去做什么。每个小组每天发出去的资料上百,劝“三退”的人数都有几十人。有时大家一起去高层居民楼发资料,一天就是数百份。

随着师父正法形势的推進,陆续一些新学员走進来,老学员带着新学员一起学法、外出讲真相,相互配合效果极好。学法小组既是学法点,也是信息交流点。资料的制作和协调上,年轻的同修帮助年老的,分工合作,有做真相光碟的,有打印小册子的,有做真相喇叭的,有做护身符的……没有说谁是协调人,都能自觉的配合。

发现谁被病魔干扰了,一些学员立即就去他(她)家里发正念、学法,帮助学员过关,其他人就在自己家为其发正念;发现谁被邪恶迫害了,学员也同样组织集体发正念,还有学员去帮助家属树立正念,去邪恶黑窝要人,或请正义律师通过法律营救等。溶于这样一个好的修炼环境中,虽然很忙很累,但心里很踏实和充实。有时为了救人项目通宵达旦赶制资料,第二天照常上班也不觉着困。

大法弟子要在做好三件事中提高自己的心性,升华上去。同修们每天在一起做各个项目证实大法,彼此之间为了一些事闹矛盾,甚至很尖锐。有同修就跟我说,“做事越多麻烦越多”。有几个同修因为听不得不同意见就退出资料组了。我认为,这是不对的。

这几年因为我出来做三件事多了,有的同修对我的意见也就多了,我反而认为是好事,暴露了自己的执着心。我还经常笑着说自己是个“恩宠之星”,没有这些矛盾,你好我也好,我怎么能够提高啊!这些年我自己就在做三件事中,逐渐去掉了自以为是的心、不能被人说的心、做事心、欢喜心、显示心等等。当然现在说起来轻松,当时过关的时候有时也会是剜心透骨的。在这种比学比修精進的好环境下,整个学法小组成员的心性都得到了不同成度的提高,真是一举多得的大好事。

破除邪恶的经济迫害

我从“黑窝”闯出来,被单位非法开除公职(公务员)。丈夫在我修炼前就因公殉职,留下我与儿子相依为命。我被迫害失去工作,没了经济来源,家中亲人都指责我是个“傻大姐”,“吃了大亏”。我笑着对家人说,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是吉人天相,你们等着看吧,很快我就会好起来的。

法轮大法学员是在常人中修炼,个个被搞的穷困潦倒,怎么生活呀,再说我们还需要资金做真相资料救人哪。我不接受这种邪恶的安排,决心要冲破它。几年中,我自下而上向层层有关单位、部门领导反映情况、讲真相。我说,我丈夫为国捐躯了,我现在是孤儿寡母,是国家规定的应由社会救济扶持的对像。我学了法轮大法帮国家节省了医疗费不说,还按照“真、善、忍”法理做好人,做更好的人,你们不但不按规定办事,反过来还抓我、关我,还剥夺我的工作权利,扪心自问,你们这样做对吗?就不怕受良心谴责吗!?

我告诉他们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被冤枉的,是江泽民利用中共挑起和制造了这场残酷迫害,希望他们识正邪,明是非,不要追随江泽民干坏事,以免遭报应。通过不断的讲真相,有不少有缘人作了“三退”,还有一些领导悄悄的向我要《转法轮》看,有人还走進大法修炼。

不久我的工作就有了着落。个人工资加上各种民政抚恤金等,等于一个处级干部的收入了。

与以往相比,经济条件有了巨大变化,儿子经常开玩笑说我“腰缠万贯”了。大法弟子都知道,不论个人有多少钱,这些钱都是大法资源,应该用到证实法、讲真相上。我的资金用的愈正,收入也就越多,证实了“修大法也是有福份的”[3]。

以法为师 走正修炼路

前些年,一外地学员来到我地,说要帮助我们地区写一篇很重要的文章,还说参与这件事情的同修是什么“功德无量”的。几个同修找到了我,夸了我一番,要我参与此事。当时我就觉得不太对劲,搞这个东西目地是什么?后来那个外地的学员直接来找我,拿出他早年写的文章给我看,我只快速扫了几眼,就感觉很不舒服。我说,大法弟子写文章是证实大法,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不能为某些个别学员歌功颂德,尤其那些已经走偏了的,还有现在已不修的学员更不能写。

我又说,现在师父要我们做的是多救人、快救人、抢人,文章要写,就要以此为中心。一切以法为师,用大法来衡量,也要注意不能牵涉面太广,尤其不能勾起学员图名的心。我建议他们暂时停一停,多学学法,以后再说。

后来听说,他们一意孤行,兴师动众到处采访。我很着急的想找他们交流,而他们却说我是在干扰他们“做大事”,不见我。不久,就听说参与的学员几乎都被绑架,有几个已被所谓的“转化”。痛心之余,我心里更加明白,如果当时自己法理不明,被几句好话冲昏了头脑,名利心一起就太危险。只有以法为师,走正师父安排的路,路才能越走越光明。

有一次,有个外地来这里打工的新学员参与了上百万的集资,说是捐给某个媒体。我急忙去找她,和她一起学习师父在《精進要旨三》中讲的<关于集资问题>的法。师父说:“几年来一直有人在中国大陆私自集资,以帮助国外新唐人电视台、大纪元报纸和一些学员办的其它媒体为借口向学员集资。这是不能做的。”“我过去在讲法中,讲过不向学员收钱的法,为什么不照做呢?(一些学员自发的组织讲真相资料除外。)”[4]

通过学法,这位新学员就将近百万的现金全部退给学员了。

早些年我们当地就有一个辅导员集资百多万办了一个工厂,说是为了收留流离失所的学员。这个辅导员才四十多岁,后来就被旧势力拖走了肉身。其他在该厂上班的大法学员被混進来的特务跟踪,不少学员被绑架。工厂亏损,使一些交了钱的学员的生活受到很大影响。

这些都是惨痛的教训,我们应该警醒。

曾经有些开了天目的老年女学员,看到我就说看见了我身上有什么什么,如何如何好。我想这是对我的一种考验,看我动不动心,欢不欢喜,显不显示。一般我都提醒交流中不要说这些。交流主要是比学比修,怎样从理性上认识法,从法上认识法,从而尽快去掉人的各种执着心,各种千百年来形成的顽固的人的观念。用心的、扎扎实实的学好法,做好三件事,完成史前誓约。

感恩,无尽的感恩

记得一九九四年参加师父亲自讲法班的第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自己是一个淘气的小男童,好象是拽着师父的一根汗毛下到三界的。一路上看到师父用朵朵莲花铺路,排除万魔挡道。那种殊胜神奇人是无法想象的。以后每每遇到魔难觉得很难过去时,只要梦中惊呼:“师父!”师父就立即来了,而我还是一个孩童的模样,站在师父的脚背上,师父会带着我缓缓上升……

我知道,师父为弟子承受的太多太多,给予弟子的太多太多,而弟子做的很不够很不够。千言万语道不尽对师尊的无限感恩!最后用《师尊的手》那首歌词来结束我的交流:“师尊啊师尊,我要紧紧抓住您的手,用正念正行来回报您给予的所有,我要紧紧抓住师尊的手,跟着您一直向前走。”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法会讲法》〈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关于集资的问题〉

明慧网第十一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