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红遭受的迫害:“死人床”、冷冻、野蛮灌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抚顺将军街今年47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红女士,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但却因坚持修炼“真善忍”,屡遭迫害,曾经遭受“死人床”“冷冻”“野蛮灌食”等折磨。

以下是王红女士自述遭受迫害的部份事实:

一、进京上访被绑架到抚顺拘留所 遭受野蛮灌食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团诬陷、诽谤法轮大法,大肆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为还大法和师父的清白,我于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五日到北京上访,在天安门被北京警察非法抓捕,被驻京办的恶人和抚顺到北京的将军派出所两名警察把我非法送回抚顺拘留所。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酷刑演示:野蛮灌食(绘画)

为抵制迫害,我从北京回到抚顺一直在绝食,警察把我从抚顺拘留所带到抚顺将军门诊进行野蛮灌食。当时,将军街道派来十多个人强行把我按在床上,动作粗鲁、凶狠,医护人员给我往鼻孔里插管,都插到气管上了,憋的我满脸通红,上不来气,医护人员又把管拔出来,我说:“你们把管都插到气管里去了,你们要害死人吗?”当时恶人谁也没吱声。

在拘留所里,我坚持炼功,警察往我身上泼凉水,十五天后,非法劳教我二年半,又把我送到抚顺教养院迫害。

二、在抚顺劳动教养院遭受的迫害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中共酷刑示意图:“飞”

在抚顺劳动教养院,警察对我进行残酷迫害,不让睡觉、罚站、并且对我实施“飞”的酷刑,半弯着腰飞。一次,一个警察叫果倩的,用铁链子打同修,我知道后,就揭露她狠毒,我说:“你表面斯文,其实你是个道貌岸然的家伙。”她一听很恼火,把我叫到办公室,拳脚相加地打我。

一次,一个警察吴伟(此人非常邪恶,明慧网多次曝光)中午喝醉酒,把我叫到办公室打我,他搬起办公室的椅子砸我的腰部,在场的还有很多警察看着。教养院对我实施严管迫害,经常不让家属接见我们。后来,为抵制迫害,很多同修绝食反迫害。有一次,教养院把我们送到抚顺第二医院给我们强行灌食,我记得当时抚顺法轮功学员邹桂荣(后来被迫害致死)被警察和二院的医护人员用很粗很粗的管子往鼻子里插,插了四十分钟,也没插进去,把邹桂荣的鼻子插出了很多血。这种没有人性的迫害真是天理不容,当时我们给二院的医护人员讲真相,劝告他们不要配合邪恶的人迫害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二年八月,我从劳动教养院回家,因没有“转化”,抚顺政法委勒索了我家人三千元押金。出来后,我又因为揭露在教养里遭受的迫害,仅在家呆了二个月,再次被非法抓捕。

三、在辽宁女子监狱遭受酷刑迫害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的一天早晨,有人敲门,说是查电表的,开门后,只见一男一女,进屋就要强行带我去将军派出所核实材料,我坚决抵制他们的绑架,他们硬是把我带走,然后,没有任何理由又将我非法送到抚顺看守所,在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九个月,将我非法判刑三年半,送到辽宁女子监狱迫害。

辽宁女子监狱是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在监狱里,警察经常用电棍电我,逼我放弃信仰,并且对我实施酷刑“背铐”,把我双手反背到后背捆绑,不让睡觉,罚站,警察还指使刑事犯打我,并且对我实施酷刑“冷冻”。一次,恶人把我带到卫生间,扒光衣服,往我身上泼凉水,然后,把窗户打开冻我,一直冻了四五个小时。

中共酷刑示意图:泼冷水
中共酷刑示意图:泼冷水

警察焦玲玲经常打我,用电棍电我,经常不让吃饭,用各种办法逼我们放弃信仰。有一次,我绝食抵抗迫害,恶人把我绑在“死人床”上,四肢不能动,对我进行野蛮灌食,不让上厕所,后来,又把我关进小号迫害,经常不让家属接见我。

因我坚持信仰,一直不“转化”,到期时,恶人说我没“改造”好,要加期迫害,我坚决抵制迫害,恶人的计划最终没有得逞。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