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秋的T恤衫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从二零一一年开始,我就特别耐冷,别人早已经穿上了秋衣,我还穿短袖T恤衫;大部份人已经开始穿羽绒服了;我依旧是短袖T恤衫。二零一一年冬天,我到十二月中旬才开始穿保暖内衣,二零一二年到十二月下旬开始穿保暖内衣,到二零一三年的冬天,我只穿了两天的保暖内衣,就是一件秋衣、一个外套过冬。

二零一零年五月底,单位将我调到一个最偏僻的派出单位。当时自己感到委屈,想想自己为单位创造的价值——因自己的方法为单位带来的效益何止千万,现在把我调到山野小村,心中感到不平。其实是师父利用了这些表象来让自己提高心性,看我能否做到坦然从而提高自己的层次。经过一年的实修,我确实感受到了自己在小山村的好处:自己的心性也确实得到了很大成度的提高,委屈的感觉已经荡然无存。

在这一年的时间中,我每天早晨三点五十的参加晨炼,晨炼后发早六点正念,而后开始学法或出门给众生送资料,上午上班有时间也在学法,中午十一点五十五开始发正念,下午几乎没有什么事就是学法、抄法、读《九评》,看真相资料等等。每天下午五点五十五再发正念,晚上就是学法、抄法,每天都是发完十二点的正念后睡觉。

这一年,我将师父所有的讲法看了两遍,抄写一遍正体的《转法轮》,只要有讲真相的对像,我就和他们讲邪党的邪恶,虽然我劝退的人不多,但是经我讲真相明白邪党邪恶的人非常多,我还经常给单位的人讲一些传统故事。

二零一一年六月,我又被调回单位,我想自己本身就是真相,非常注意从身边的小事做起。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初,我县就下了一场雪。一天上午,我们出发下乡的时候还没有下雪,但天阴的非常厉害,到派出单位时雪就开始下起来了,但我们看雪下的不是太大,就继续到实地查看。我当时只穿一件单衬衣,外套一件运动衣,别人已经穿上了保暖内衣,外套小袄,也有外套羽绒服的。他们看到我穿的少就说:不行咱回去吧!你穿的那么少。我说:没事,我真不冷!如果你们要不冷,咱们就把今天的事干完。他们看我说不冷,也不好意思说回去了。我们在雪地里工作两个多小时。他们说:你真的不冷吗?明天你该感冒了!我说:不会的,明天咱也不会感冒!

二零一二年十月底,看我穿着短袖T恤衫,单位的一把手曾多次问我:你真的不冷吗?有时还用手摸一下我的胳膊。他说:挺热乎,真的不凉。单位的有些女同事更是感到非常惊奇,她们穿着棉袄都手脚冰凉,看我穿短袖T恤衫就说:我们看着你就冷。我说:你们冷吧,反正我是不冷。有些同事有时也摸一下我的胳膊说:真是热热乎的,一点也不凉。

二零一二年,有一次在施工现场,那时已经是十月底了,上级部门通过调3G视频看我们的施工画面,认为我们的现场是造假,说他们都穿保暖内衣了,施工人员在大山深处的荒郊野外还有人只穿短袖T恤衫,那不冻坏了吗?怎么可能?后来经单位领导解释说:那真是一个不怕冷的人,穿什么衣服虽说有季节,但人家就是不冷,我们也不能强迫人家穿什么呀!不信你们可以看我们的画面是不是动,我们可以叫他到镜头前和你们打个招呼,这时我正好走动,上级部门看到我的画面也是活动的才相信。

二零一三年,我的短袖T恤衫穿到了十一月七日立冬。单位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但到单位来办事的人经常说:都什么时候了,还穿这点衣服,你真不冷吗?我笑一下说:冷我不就加穿衣服了吗?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三日,皇历十月初一,母亲和我一块回老家祭祖,母亲要我多穿点衣服,但看到我额头上微微的汗珠后,知道我实在是不冷。我们的老家在太行山的深处,当时的雪还没有化去。家乡的父老乡亲们大都知道父母修炼,当他们看到我只穿短袖T恤衫时就议论:这法轮功就是厉害,爹娘炼法轮功,儿子都可以不怕冷。也有的说:他母亲穿的和我们差不多,他穿的那么少,说不定他也是个炼法轮功的。有人就直接和我开玩笑:穿这么少,还是人吗?我说不是人是什么?他们回答说:快修成了吗?我笑而不语,任由他们去猜测吧!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初的一天,我骑着电动车,身穿着短袖T恤衫,妻子坐在电动车后座穿着棉袄,街上有人议论说:这个人正常吗?我们都穿棉袄了,他还穿着短袖T恤。正好我单位的同事听到了,就说:可不是!他是我们单位的,他非常正常,他好象炼法轮功,他真的不冷,我就摸过他的胳膊,什么时候也是温乎乎的。这时大家开始议论起来:这法轮功还真是厉害呀!

当然,我有时没有按照修炼人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或做了不该做的事,我也会有冷的感觉。我马上向内找自己,对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认真用“真善忍”的标准来衡量,及时归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