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务工作者见证法轮大法的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日】我是大陆的一名普通的医务工作者,于一九九六年幸得大法,但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就放弃了修炼,回想起来真是悔恨,后来直到二零一三年,又幸遇同修。在师尊的慈悲的安排下,我又走了回来。

现在想想我是多么的幸运呀,那种心情真是无以言表。下面是我在临床工作中见证到的大法的神奇与超常的两件事,写出了与大家共享。

我父亲先前曾是一名固执的无神论者,我得法的开始,父亲也曾极力反对,我在一九九九年之前,天目偶尔能看到一些东西,向他表述时,他把一切全归之为幻觉,很难沟通。

老父亲抽烟喝酒很凶,终于在二零一二年因肺气肿病倒下了,其实早在二零一零年症状就有了,只是当时我可以用一些医学手段来控制一下。到了二零一二年就不行了,什么办法都用了,就是缓解不了,因痰多阻塞呼吸道,从而胸闷气短,走平路几十米就得停下休息。有两次因痰多差点憋死过去,脸呈土黄色,每天子夜一点就要吐痰,咳声不断,直到凌晨五点才能稍微好点。他自己感觉到了自己可能过不去这一关,我劝他放弃对大法的成见,给他進一步讲了真相,让他修大法,因为只有大法才能救了他的命。在万般无奈之下他答应了,于是我开始教他五套功法。

从他开始炼功就把药物及一切治疗手段全停了,可第二天他却说痰少多了,气喘也轻了,最起码憋气的现象在这一天内没有了,就这样修炼至今,两年了,现在父亲脸色红润,老年斑也少了,血压也恢复正常了。在此我代表父亲及家人遥拜师尊,叩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我的一名病人患乳腺癌已是晚期,全身扩散,当时的情形令人担忧,小便不利,大便七、八天一次,小腹涨的象个皮球,腰疼的就象折了一样,来回翻一次身都疼的她一身汗,西医说没办法了,只能是回家维持了,已开了两次刀了,现在全身都是,没有治疗价值了。

她的家人找到我,说你来给她扎扎针灸吧,给她缓解一下痛苦。现在每四个小时吃一次止痛药,昼夜不停,有时痛的直哭。我查看了一下病情说试试看吧,不能保证效果。给她扎到第四天的时候,她说早上起来痰中带血,我想这下完了,因为癌细胞扩散了,万一咳嗽时把血管一扯破,死亡那就是一瞬间的事,这时我又想把大法介绍给她,又怕她家人不接受,就这样在当天晚上给一个老同修说起此事。同修说应该告诉她,世人都是为法来的,哪怕是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也应该让她知道大法。我想是呀,应该去告诉她,至于说接受不接受,那就是她的选择了。

就这样我跟她一说,她勉强接受了,我在中午的时候就把有师父讲法的录音小播放机给了她,我对她说有时间就多听,有好处,大法很神奇的。

到第二天她对我说,你不知道,我听了一下午,直到现在一片止痛药都没吃,而且昨天下午我小便了五、六次,特别顺畅,也大便了好几次。我知道是慈悲的师尊开始给她清理身体了。接着两、三天,师父不断的给她清理身体,我心里有一种莫名的激动,那种心情无以言表,我能说什么呢,千言万语都无法表达师尊的慈悲和大法的超常与神奇。

就以上两件事中,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师尊说:“那么作为一名修炼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条件,洪扬大法,证实大法是正确的,是真正的科学而不是说教与唯心,是每一位修炼者为己任的。没有这洪大的佛法就没有一切,包括宇宙最洪观到最微观,以至常人社会的一切知识。”[1]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证实〉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20/医务工作者见证法轮大法的超常-3005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