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泸州中院诡秘开庭 设关卡阻拦民众旁听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七日,星期五上午,四川泸州市中级法院在泸州市纳溪看守所内,对法轮功学员李延钧、杨太英二审开庭。公检法司人员、乡镇司法人员、全市各社区、街道办、不明身份的便衣,把守三道关卡,阻止民众旁听。只有一个家属得以旁听,还必须出示身份证、户口证。

三位律师做了有力的无罪辩护。民众抵制违法行为,向破坏法制、参与拦截之人讲真相

一、律师无罪辩护,要求释放当事人

十一月七日上午,在泸州纳溪看守所内,泸州市中级法院打着第九庭的招牌对成都法轮功学员李延钧、泸州纳溪法轮功学员杨太英二审开庭。庭内除庭审人员外,有三位律师,两名当事人,仅有一旁听者,是一位当事人的家属。另有两名不明身份的人可能是监督、操控庭审的政法委、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违法机构)人员。

律师在辩护中首先指出:开庭程序违法。不让群众、家属来听,当事人的嫂嫂都不让进,直系亲属还要身份证。律师质问审判长:那两个人(可能是政法委 、610)为什么又可以进来呢?

律师再次当庭揭穿中共利用司法迫害法轮功的违法实质。律师说,法无明文规定为犯罪行为的不得定罪处罚。没有任何法律定法轮功违法;国家公布的邪教十四种没有法轮功;刚修改的刑法300条与法轮功不相干;两高院的两个“解释”不是法律,不能作为判案定罪的依据。一审用300条,两高“解释”对当事人定罪判刑,是错误的。

律师还说,当事人拥有法轮功宣传品属于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范畴;对共产党的批评,是言论自由,信仰自由范畴。破坏法律实施罪不成立;应当无罪释放当事人。

庭审结束,李延钧对法庭说:国家下令,实行办案质量终身负责制。趁你们现在有权,实事求是处理好案子,不要制造冤假错案。

杨太英说:我没有错,没有罪。立即将我无条件释放。

庭审大约中午一点左右结束,没有当庭宣判。

二、当局设三道关卡阻拦民众旁听

庭审日上午大约八点过,看守所来了两车人:乡镇司法人员,各街道办、社区人员,还有村、生产队的。杨太英的嫂子一早就去了看守所,在大门口等候多时,没想到上班时间一到,大门口设起一道关卡,她被法院女警粗暴拦截在关卡处,说必须直系亲属才有资格进去旁听。

直通泸州纳溪看守所的大路上设起了三道关卡。第一道关卡设在看守所大门口,由法院法警把守;第二道关卡由公安、国保把守。全泸州市各社区、街道办、单位人员,生产队的、及不明身份的便衣等等,来了很多人,几百里外的古蔺县也来了好几个,各类人物约好几十、近百人,云集看守所大路与国道相连接的丁字路口,陆续前来关注开庭的民众,被他们拦截在这远离看守所大门的第三道关卡。

只要有人一靠近第三道关卡,或刚出现在关卡附近的桥头,就有便衣、社区人员、街道办书记、主任前去辨认,认出是本社区的人,便几个人围上前以劝说的方式逼其回去;有的则强拉,两个人拉一个人,有男子不顾对方是女性,也动手强拉;见停留在路边的人,也挨个确认,甚至掀开别人的雨伞辨认。

泸州市江阳区华阳乡政府人员龚世莲主任,姚小丹、欧明才等把守在安富桥头。一女子在人群中,拒绝华阳乡的人要她靠边“摆谈一下”的要求,华阳乡的一男一女便抓着她的胳膊,强扭着夹持她上车。该女子拒绝上他们的车,他们就紧随其后,一直追了几十里路直到进城。

有的拦截者见有的民众怎么也“劝”不走,就威胁说:你不走?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了吗?

对不愿离开的人,拦截者使出了离间、株连迫害家庭成员的手段,绑架民众家属参与到他们的违法行动中。他们暗地打电话胁迫前来旁听庭审之人的家属、子女前来“接”人,有儿女来“接”人的,有丈夫来“接”人的。接近中午,还有位女士被气冲冲的丈夫“接”走。也有通知单位、社区来“接”人的。

除设三道防线外,还有消防车(车门上有“纳溪03号”标记)、十几辆小车停靠路边;几辆教练车来回巡视,内设照相、摄像,一辆川E5019G白色车也偷偷摄像。到处都是拿着机子拍照、摄像的便衣。据一国保人员说,到处都是摄像头,还有防暴警察。

直接参与对多名法轮功学员判刑、甚至对人两次判刑迫害的、对迫害当地法轮功负有重大罪责的古蔺国保、610头目秦洪,带领一帮人到纳溪看守所迫害古蔺的同乡,逼迫前来关注开庭的古蔺法轮功学员离开看守所。

长期参与迫害法轮功的纳溪610成员张华再次现场督阵;长期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并靠此升迁到龙马潭区当国保大队队长的王继华,在现场摄像。

纳溪安富、蕖坝、泸天化厂,江阳区南城街道办、泰安镇、华阳乡,康华苑社区 、三岩脑社区、蓝田气矿,龙马潭区特兴、小市、高坝等等,各级政府基层组织,包括村、生产队、单位,几乎都是单位的书记、主任级人物亲自出马,带领党徒参与拦截民众旁听开庭的活动。蓝田某社区在开庭头日下午,就派人把守在一位法轮功学员家的门口,一直守到第二天开庭结束。

三、抵制违法行为,向拦截人员讲真相

一些法轮功学员抵制拦截者的违法行为,从开庭到结束,自始至终没有离开,家人来了也没有走,在雨中向那些拦截者讲真相。对这些自称是“执行公务”之人,法轮功学员从法律的角度上向他们讲真相,说明迫害法轮功是违法的;不准民众关注开庭,强令其回去,是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是违法的。

对那些公开、或躲在车里摄像、拍照的便衣,有法轮功学员正告他们说:你不要照,侵犯人权。照去了就保管好,将来作为迫害法轮功的罪证。

法轮功学员启悟现场的“执行公务”者思考,他们说:律师是懂法律的。为什么律师敢于为法轮功无罪辩护?为什么法院开庭不敢让人旁听?究竟怕什么?法轮功学员又从天安门自焚、大法洪传、谁在养活谁、什么是真正的社会安定、关于庭审等等方方面面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

有旁观者一直在很起劲的听法轮功学员讲真相。一位骑摩托的人觉得法轮功学员讲的很有道理,于是他说:泸州法院高楼大厦,不在那里审,在这偏僻的地方审,见不得人才这样黑审。无罪辩护法轮功,这么重大的事,应该把电台、电视台请来直播,让广大民众见识一下法轮功究竟怎么样。正邪大家来评。只有邪的才见不得人。

邪恶最怕迫害曝光,怕民众听到真相。纳溪老牌国保610成员张华,从迫害发生起就在迫害的第一线,经他的手不知迫害了多少纳溪法轮功学员,有多少人被他推进了监狱,遭受到身心摧残;又有多少家庭沦落到家破人亡的痛苦中。今天庭审的当事人杨太英就是受害人之一,杨太英曾遭强制洗脑迫害,被高额罚款敲诈,两次被非法劳教,所经历的痛苦与魔难,一言难尽。这些年,不少法轮功学员都在给张华讲真相、劝善,可悲的是,直到今天,还看见他在干着迫害法轮功的犯罪活动。

张华见法轮功学员讲真相非常害怕,他恼怒地喊:这些社区的人在干啥子?还不快点来把人喊走,就让他们在那里讲成啥子话嘛?一社区人员听罢真相,说:把我们弄到这里来遭这个罪,这么冷,我们都受不了了。公开开庭,我们大家都应该进去听,免得在这外面受罪。真的“宪政治国”就好了,对你们也好,对我们也好。

当法轮功学员讲到,迫害就将结束,迫害的元凶恶首、恶人就要被绳之以法时,一社区人员说:对。现在的形势是在变了,看样子是没多久了。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