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丰宁县法轮功学员遭迫害综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六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丰宁县位于河北省北部,隶属于承德市,南邻北京,北靠蒙古。有二十六个乡镇,四十多万人。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有一人在遭受迫害后含冤离世;有三人被迫害致疯;五人被非法判刑,二十一人被非法劳教(其中四人既被非法判过刑,又被非法劳教过);多人被绑架、关押、勒索。

一、被非法判刑的部份法轮功学员

◇大阁镇刘瑞莲被非法判刑五年、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刘瑞莲在县城被绑架,非法拘留四天,录音机、大法书、炼功坐垫被抄走。迫害者是潘占武、李春华、司瑞清、何长春。

二零零零年被非法劳教三年(提前释放)。

二零零二年再次被非法劳教(勒索二千元,劳教两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晚在家里被绑架,抢走复印机、电脑、电视、VCD等。关押九个月后,被非法判刑五年。

◇黑山嘴镇毕春艳被非法判刑三年、非法劳教两年

二零零三年,毕春艳被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三年。

◇选将营乡许凤华被非法判刑七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六日,许凤华被丰宁县公安局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储连荣被非法判刑七年、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储连荣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非法关押在丰宁看守所。后被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储连荣又因去北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在县刑警队潘占武办公室遭到毒打,在看守所里被强制戴十五天大脚链子,一直关押到八月二十三日。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二零零一年十二月,储连荣再次去北京上访,被潘占武、李春华二人抓回,关押一个多月后,被劫持到河北高阳劳教所劳教三年。在劳教所受到杨泽民等恶人的非人折磨。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潘占武、李春华、司锐清又去储连荣家抄家,抢走了复印机、录音机、大法资料及书籍,存折(有一千多元钱存款)。储连荣被绑架到看守所,在看守所遭到迫害。

二零零五年一月十二日,储连荣被劫持到高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储连荣再次被绑架,非法判刑七年。

◇王国珍被非法劳教、判刑

一九九九年七月,王国珍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绑架,关在丰宁看守所。后被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王国珍第二次进京上访被绑架,在潘占武办公室遭到毒打,在看守所里被强制戴十五天大脚链子,一直关押到八月二十三日。

二零零零年九月,王国珍被劫持到河北唐山开平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九年九月三十日,王国珍在家中被国保大队的张鹏飞、王殿臣等人绑架,关进看守所。警察一直不许家人见面,甚至把王国珍劫持到监狱后都不通知家人,家人多方打听才知道王国珍被非法关押在石家庄女子监狱。

二、被非法劳教的法轮功学员

◇ 白凤玉,是河北省丰宁县南关乡南关村人。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日发放《九评共产党》时,被绑架到丰宁公安局。七月二十五日,被劫持到唐山市开平区赵庄劳教所。家人被骗一万多元。

在唐山劳教所,白凤玉经常遭到体罚,如:站墙根、站风口、太阳下晒、不让睡觉、用脚踢、不让上厕所、不让洗漱、羞辱等等。由于不间断的迫害,她的身体极度疲劳和无力,几次生命垂危。

一次,白凤玉因为炼功,被大队长王文平踢打、小队长谢爱茹电棍电。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中午,白凤玉被副大队长王艳华绑在椅子上,用胶带封嘴,顺着头绕几圈。将所有窗户全部打开吹寒风,后来把胶带拽下来时,胶带上全是她的头发。

二零零九年一月一日,狱警又把白凤玉绑了起来,把外套扒掉,把屋里的窗子全部打开,这样冻她两天一夜。不久,白凤玉等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逼站在雪地里冻,从上午九、十点钟一直到下午四、五点钟左右,接着白凤玉被关阴屋,狱警打开所有的窗子让寒风往里刮,三天没让她吃饭。

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五日,白凤玉要去厕所,大队长闫红丽不让去,白凤玉喊着:我都九天没解大便了,你为什么不让去?!闫红丽说:就是不让去。并用电棍直电白凤玉左侧心脏部位,白凤玉倒在地上,昏死了一个多小时。

白凤玉绝食抗议,被狱警指使犯人绑在椅子上野蛮灌食:几个人摁、踩她的头、手臂、腿、脚,狱医强行插管,管子插不进去,几个人就用钢勺撬牙、捏鼻子,血顺着白凤玉嘴角流下来,结果流食灌进了白凤玉的气管……

白凤玉在劳教所被关了一年零四个月。出来时头发都白了,眼睛看东西模糊不清,听力下降,身体虚弱。

◇大阁镇刘瑞兰被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刘瑞兰被潘占武、李春华、司瑞清绑架,非法关押十五天,勒索四百元。

二零零零年三月被绑架,勒索二千元,潘占武、李春华、司瑞清参与。

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八年七月被绑架,关押在看守所十二天,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六月被绑架,勒索五百元。迫害者张鹏飞、王殿臣、孙超。

◇杨秀勇被非法劳教两次

杨秀勇,男,一九五五年出生。原来体弱多病,自一九九八年修炼法轮大法后,身体得到了健康,明白了做人的道理。

一九九九年七月,杨秀勇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十天。

二零零零年五月,因进京上访被抓,随后被丰宁县公安局的潘振武、司瑞清、李春华等人从北京押回,非法关押近四个月。

在被非法关押期间,因炼功被牛所长强行戴上脚镣四十天;曹大队长等人对他拳打脚踢,李副队长和另一恶警拿电棍电了他好长时间。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二零零零年十月,杨秀勇又进京上访被抓回,非法关押二十八天后,被绑架到唐山荷花坑劳教所。

在劳教所杨秀勇被严管三十五天,连吃饭喝水都限制,整天坐小木凳。一次杨秀勇说了一句“做好人无罪”,便遭一伙恶警毒打、捆绳、用电棍电(打手中有五大队的姓王和姓杨的恶警)。打完后他们又把他的上衣扒掉,让他在楼道冻了三个小时,后被关入小号严管三天。

杨秀勇回家后,因在县城贴真相传单被绑架,再次被非法劳教。

在河北省高阳劳教所,恶警用电线把他的两个大拇指捆上,然后用手摇电话机电他、还用电棍电、扇脸、拳打脚踢;把他两手铐到铁环上,长时间蹲着。迫害他的恶警主要有王国友、刁立伟等。

◇黄旗镇刘加福被非法劳教两次

二零零零年,刘加福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七年一月再次被绑架,关押八天后非法劳教二年。

◇刘桂兰屡遭绑架、关押、强制洗脑、勒索 、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刘桂兰去北京为法轮大法讨公道,途中被丰宁县公安局的曹凤岐等人抓住,被塞进车后备箱,连夜关进了丰宁拘留所。恶人威胁:不写“保证书”就送监狱。

二零零零年四月,刘桂兰被非法拘留、勒索。

二零零零年七月,刘桂兰又被非法拘留了二十二天并遭勒索。

二零零一年七月,刘桂兰为免遭迫害,被迫离开了家乡,在外整整流浪了四年。

二零零七年五月,丰宁国保的张鹏飞非法查抄了刘桂兰的私人物品和身份证,然后另外两人拽着她的头发,把她塞进了警车,但刘桂兰冲出了警车,又开始了流浪的日子。

刘桂兰走后,丰宁县“六一零”的人经常半夜三更跳墙去她家,吓的家里人提心吊胆。他们甚至闯进她正在坐月子的女儿家里骚扰,把她的女儿吓的落下了心跳的毛病。

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刘桂兰在北京市昌平区南口镇绑架,关押在昌平区刘庄看守所,不让家属探视,一直得不到准确信息,后家人得知刘桂兰被劫持到北京大兴区天堂河女子劳教所。

◇大滩镇张宏丽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六月,张宏丽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关押在房山看守所,后转丰宁关押二十二天,被勒索五千元,政法委的何长春参与迫害。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在家中被绑架,关押两天后非法劳教一年,送唐山开平劳教所。

在劳教所,张宏丽遭到王文平、王艳华、解爱如殴打,闫红丽用电棍电,皇历腊月初八在楼下挨冻。

◇大阁镇李凤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五日,丰宁国保大队与承德市国保支队恶警闯入李凤华家,绑架李凤华并非法抄家。李凤华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黄旗镇白新国被勒索五千元、非法劳教(劳教所拒收)

二零零一年,白新国被丰宁国保大队张鹏飞、王志刚等人抄家,抢走录音机、大法书、打印纸、电视接收器,勒索五千元。

二零零七年,张鹏飞、王志刚把他绑架到承德市国保大队,四十多天后送保定高阳劳教所,劳教所不收,又拉回来。

◇黄旗镇王庆丰被毒打、电棍电、勒索、非法劳教

一九九九年七月,王庆丰在县城绑架,关押在南大桥看守所。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在家中被丰宁县国保大队绑架,关押三十多天后,被潘占武、李春华、司瑞清送唐山劳教。

二零零七年,被承德市国保大队和丰宁县国保大队绑架,遭到毒打,电棍电。从下午四点一直到十二点一直没停,打累了才罢手,后又不让睡觉,关了四十三天,勒索一万元。

主要迫害者是承德市国保大队的人和丰宁县的张鹏飞、王志刚、司瑞清、李春华。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黄旗镇隋海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六月一日,隋海东被绑架,晚六点左右被铐在四楼的暖气管上,市国保大队一胖恶警用电棍击打全身,两只电棍轮流充电、击打,瘦警察用纸棍击打头部,至深夜一点多,全身灼红,火辣辣疼,好几天行走困难。

六月三日晚,王志刚、司瑞清、王殿臣轮流看守至第二天上午十二点左右,不让睡觉,期间张鹏飞用拳头击打头部两次。

不久,隋海东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大阁镇李瑞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丰宁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闯入李瑞英家非法搜查,并绑架李瑞英。李瑞英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刘少周被绑架、勒索、非法关押、劳教

刘少周,一九九九年七月被拘留十天。

一九九九年十月三十一日,被绑架、关押,勒索五千元,随身所带钱被抢走。迫害者是李春华。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被绑架,勒索九千元,非法劳教三年,迫害者是潘占武、李春华。

◇大阁镇马万兴被非法劳教一年半

一九九九年七月,马万兴被绑架,非法关押一星期。

二零零零年七月十三日在家被绑架,非法关押半个月。

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关押、勒索五千元。迫害者是潘占武、王志刚、李春华。

二零零七年,被绑架三次,共三个半月,勒索二千元,非法劳教一年(劳教所没收)。迫害者是张鹏飞、王殿臣。

二零零九年在家被绑架,非法劳教一年半。

二零一一年送洗脑班三天。

◇黄旗镇闫庆海被非法劳教二年,(交六千元放回)

一九九九年七月,闫庆海在北京被绑架,押回到丰宁县关了九天。

二零零零年七月,被黄旗镇派出所所长张来云送看守所。

二零零一年七月,被王志刚、潘占武绑架,关押四个月,劳教二年,交六千元放回。母亲因此造成精神分裂症,二零零二年去世。妻子也因此被惊吓,昏倒在看守所接见室,留下后遗症。

二零零二年六月,张鹏飞、王志刚等人到家骚扰,相隔十天,先后两次被带到派出所。

◇黄旗镇任占红被非法劳教一年

二零零零年,任占红进京上访,被绑架,后被关押在丰宁看守所十几天,罚款二百元,非法劳教一年,迫害者是司瑞清、李春华等人。

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四日被绑架,关押十一天。五月十二日又被绑架,关押八天,张鹏飞、黄旗镇派出所参与迫害。

◇潘景菊被非法劳教三年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潘景菊被非法劳教三年(在保定高阳劳教所)。

二零一一年七月一日被强行送洗脑班二十九天。

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三日被抄家,抄走电脑、打印机、大法书、师父法像、真相币二百元、大法资料。勒索三千元。

◇褚振起被非法劳教两次

一九九九年七月,褚振起进京为法轮功说公道话,被勒索六百五十元。

二零零零年五月份,褚振起第二次进京上访被非法抓捕,在县刑警队潘占武办公室遭到毒打,在看守所里被强制戴四十天大脚链子,一直关押到八月二十三日。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三日,褚振起被潘占武劫持到唐山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二零零四年,褚振起再次被非法劳教。

二零一零年七月十三日,褚振启又被张鹏飞等强行绑架到承德洗脑班迫害。

三、被绑架、勒索的部份学员

◇二零零五年阴历八月初五,邹国凤(女)在家中被丰宁县公安局的人绑架。几天后,家人得到通知说:邹国风有病了,在县医院呢,你们来照看。家人赶到医院一看,身体健康的邹国凤已被迫害的神智不清。家人为给邹国凤治病,能卖的东西都卖了,而且还借了很多钱。经过一年的救治,邹国凤病情也未见好转,于二零零六年皇历八月含冤离世,年仅五十二岁,留下还未结婚的孩子和老实本份的丈夫两人相依为命。

◇大阁镇马新龙被勒索三万多元

二零零二年六月,马新龙被潘占武、李春华绑架、抄家,掠走大法书,非法关押三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被张鹏飞、王志刚、司瑞清绑架,司瑞清一拳打在太阳穴上,很长时间回不过神来。王志刚要劳教二年,交一万元后回家。

二零零七年七月,去县城返回途中被绑架,在看守所两天一宿不让睡觉,勒索六千元,关押二十多天,迫害者是张鹏飞。

二零一一年六月二十日,张鹏飞、王殿臣等人闯入家中,不顾家里病重的老人,乱翻一通,使老人受惊吓。张鹏飞扬言要劳教,因老人病重,需要照顾,家里托人说情,交了一万五千元后,改监外执行(老人受惊吓病情加重,几个月后病故)。

◇黑山嘴镇于淑云两次被绑架、勒索一万三千元

二零零四年八月,于淑云被胡麻营乡派出所的警察绑架。于淑华对他们讲真相,被恶警打了几个耳光,后被丰宁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送到看守所非法关押,勒索三千元钱才放。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张鹏飞等人又窜到于淑云家,将她绑架,恶警要挟家人交一万元现金,否则就劳教。家人东拼西凑借了一万元钱,才把于淑云从看守所中救出来。

◇大阁镇马杰被绑架、勒索一千三百元

二零一二年三月十日,马杰被派出所所长孙旭旺等人绑架到丰宁县国保大队,勒索一千三百元。

◇大阁镇李登艳被迫离家近三年

二零零零年七月,李登艳被绑架,关押在丰宁看守所一个多月,勒索五百元。

二零零七年七月,被王殿臣、张鹏飞等人绑架,后寻机走脱,被迫离家近三年。在此期间王殿臣等人伙同村书记赵树心,抢走大法书、现金二千八百元。

◇南关乡于清珍被绑架到承德洗脑班

二零一三年六月,于清珍因发放真相材料,被绑架到丰宁县公安局,下午送到承德市洗脑班。

◇于月、叶桂琴被绑架、抄家

二零一零年三月二十八日,于月、叶桂琴在丰宁南二营被绑架,两人的家里的电脑,打印机等真相资料全部抄走。

◇万胜永乡王荣被绑架

王荣(女)曾两次因上访被绑架。后被迫流离失所。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下午,丰宁县公安局和平安堡派出所的人闯入王荣在平安堡镇西场的租房处,绑架了王荣。

◇房海民、熊万莲、郑永胜、张海庭被绑架

二零零七年九月,房海民、熊万莲、郑永胜、张海庭被绑架,家被抄

◇李兴被绑架、勒索二千五百元

一九九九年七月,李兴被关押七天,张鹏飞、司瑞清、王殿臣负责。

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李兴被绑架,在看守所关押四十九天,勒索二千五百元。

◇李金生被绑架、勒索一千元

二零零零年十月李金生被绑架,关押十二天,勒索一千元。

◇褚连霞被绑架、勒索三千四百元

褚连霞被迫流离失所一年,回家后被恶警潘占武等绑架、勒索三千四百元。

◇徐瑞萍被勒索三千元钱

二零零四年八月初四,徐瑞萍去小龙潭沟一带(属胡麻营乡)贴发资料,被胡麻营乡派出所绑架,又被丰宁县“六一零”、国保大队转到县看守所关押。被勒索三千元钱。

◇刘宝丰被勒索三千元

二零零四年阴历八月初四,刘宝丰被胡麻营乡派出所绑架,又被丰宁县“六一零”、国保大队转到县看守所关押。被勒索三千元。

◇塔黄旗村杨炳魁遭绑架

二零一一年阴历二月,杨炳魁被县国保大队的张鹏飞等人绑架。

◇白广坤被迫离家出走

◇程喜茹被绑架

二零一零年四月六日,程喜茹在讲真相时被绑架并非法关押。

◇邓桂兰家被抄

二零零六年六月十四日,丰宁县“六一零”、国保大队的人伙同黑山嘴镇派出所恶警十几人非法闯入坝洲营村邓桂兰家中。当时,家中没有人,他们非法抄走大法书籍和一些物品。

◇小营子村刘保峰珍藏多年的一枚古印被偷走

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丰宁县“六一零”、国保大队、黑山嘴镇派出所一伙人到刘保峰家中非法抄家,抢走大法书籍,并且偷偷拿走了他珍藏多年的一枚古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