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高春敏被劫持近半年 家属申诉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北京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高春敏女士被非法关押近半年,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海淀区检察院将迫害高春敏等四名法轮功学员的卷宗退回海淀区看守所所谓“补充侦查”,高春敏的丈夫一方面继续找海淀区看守所医务室开具高春敏的诊断证明,一方面找海淀区检察院检察官吴虞德,要求为高春敏办理取保候审。

十一月十二日,高春敏的丈夫给海淀区看守所值班室打电话,看守所的中队长讲已经让高春敏给其丈夫写信告知病情(但至今还未收到),并说明天带她到医院做CT,但不告诉是哪家医院。前几天,高春敏的丈夫接到看守所的电话讲高春敏经医院检查发现胆囊有十毫米大的结石,肝里有囊肿,还有腰椎间盘脱出,但都不够保外就医的条件,因此不能取保候审。

保外就医取保候审的步骤是由看守所医务室开出此人身体状况不适合在押的诊断证明,如果此人还未移交检察院则由看守所所属公安局预审处审批,如果此人已移交检察院则由检察院审批。高春敏等人虽已退押但取保候审的审批权仍归检察院,而且检察院对看守所出示的诊断证明的真实性有监督的责任。但当高春敏的丈夫找到海淀区检察院吴虞德检察官要求办理取保候审时,检察官吴虞德却说已退押应由公安预审审批,直到高春敏的丈夫将要求办理高春敏取保候审事宜的申请提交到海淀公安预审处才知此事还应由检察院办理。

遭绑架、非法关押

二零一四年六月九日中午,刘桂兰(约六十二岁)开车带高春敏、贾月娥(五十七岁)、齐琦(五十三岁),在路上被西三旗派出所警察绑架,声称有人举报她们发真相资料。刘桂兰、贾月娥一直表示是去看望一个癌症病人,高春敏、齐琦是陪同前往,并且贾月娥、高春敏、齐琦三人互不相识,只因都认识刘桂兰而碰到一起。

拦截的警察在搜查四人书包时,发现刘桂兰包里有真相钱币、高春敏包里有五十张打印好面但无内容的神韵光盘、贾月娥包里有书和几张传单、齐琦包里有真相钱币。第二天,警察到各家搜查,在刘桂兰家查出一本《转法轮》,贾月娥家查出一本《洪吟》,齐琦家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的物品,高春敏因当时未报姓名所以未到家搜查;随后并将四人劫持往海淀分局看守所。齐琦因身体不适到看守所后被取保候审。

六月二十六日,海淀看守所警察到高春敏家里检查,并进行了录音录像,没有发现任何与法轮功有关物品,同时让高春敏丈夫签字,高春敏丈夫由于没戴眼镜,只在纸的右下侧签上名字,剩下的让警察填写。

七月十三日,高春敏住所的派出所民警打电话和高春敏的丈夫联系,确认她的住家地址,据说是看守所想办理监视居住或取保候审。

高春敏丈夫原本以为关押期满(三十七天)可以释放,七月十七日又到海淀看守所查询,发现电脑里没有记录了,情急之下,正赶上驻所检察官接待日,他们帮助高春敏的丈夫电话查询后,得知他们已被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并被转押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具体情况不详。不知这三天里他们发现了什么“重大证据”,对三位妇女“逮捕”。贾月娥请的律师也不知道那三天中有什么情况。据了解海淀看守所的办案人员曾经有过两次报海淀检察院批捕但都因证据不足给退回。期间政法委人员也曾前去找她们三人谈话,但都被三人的义正辞严驳得哑口无言。

家属申诉、营救艰难

据悉,办案人员声称在高春敏身上发现二十张光盘、在家里发现三十张光盘等,因此被检察院一分院批捕。贾月娥曾亲眼看见警察往她的书包里塞东西,并诱供说他们是“团伙作案”,但三人都拒不承认。

高春敏的丈夫觉得公安警察不按法律办事,造假,感到非常气愤,于七月三十一日给市检察院一分院的高保京检察长写了一封信,申诉此事。他在投诉信中说老伴高春敏“六月九日被海淀分局拘留,七月十六日经市检察院一分院批准逮捕,次日被转移到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至今。从她被拘捕到我给您写信时止,五十多天过去了,我没有接到过任何正式拘捕信息和手续,我所了解到的关于她的信息是我奔跑了十次左右海淀分局看守所、四次市第一看守所和其他部门等处了解到的。”“我们都关心老伴的身体健康,毕竟是六十多岁的人,她在知青插队时就是由于脊柱侧弯病退回城,去年过年前又右手腕粉碎性骨折”。

八月一日晚,高春敏再次托人给丈夫打电话说自己肝里长了一个东西(后经律师核实为胆囊炎),希望丈夫请律师。八月三日高春敏的丈夫请到了一个律师。八月六日此律师见到高春敏了解情况后,希望高春敏写悔过书,高春敏讲:“我不会写的,要写在海淀看守所就写了”。律师给高写了因病取保候审申请,但八日早上就接到公安局拒绝取保候审的通知书。

九月一日上午,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去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信访办,催促落实有关警察对自己老伴造假事件的调查情况,并向北京市检察院第一分院侦检庭送交了催促信。

九月三日,刘桂兰的丈夫开车带律师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见到了预审警察江某,并提交了抗辩书。内容大概是:刘的行为是无罪的应该就地释放,不应该再送检察院。江某不接抗辩书。律师还是坚持把抗辩书给了江某。江某称,案卷现在还没有送检察院,十七日前肯定送。

九月二十三日,刘桂兰的丈夫与律师再次前往北京第一看守所看望刘桂兰。据悉,刘桂兰面容很憔悴,刘桂兰说每天测血糖、量血压,可能是血糖和血压都有问题。同时刘桂兰的律师分别向北京市检察院一分院和海淀区检察院递交了阅卷申请。

高春敏的丈夫得知案子转回到海淀区检察院后,多次前往海淀区检察院查找高春敏的信息,但检察院的人员都以卷宗没到为由不给查找。九月二十九日早晨,高春敏的丈夫再次前往海淀区检察院查找高春敏的卷宗,看检察院的内部网上是否已有高春敏的卷宗,可否办理取保候审,并告知自己要做高春敏的代理辩护人。检察院人员说:你不行,要高春敏本人同意并签字才行。高的丈夫立刻给律师打电话咨询,律师说:你是她的丈夫,不用高春敏本人同意和签字就可以直接当代理辩护人。检察院的人听后无话可说。

高春敏的丈夫问有关高的卷宗一事,管理员讲卷宗已到,但是一分院没有办人员移交手续,所以还没分到具体办案检察官手中,因此卷宗没法上网。下午高春敏的丈夫开车来到一分院查询,案卷管理处的人讲我们这里案卷从入到出按规定是两个月,到期准时转出,九月十七日已经将高春敏的卷宗转往海淀区检察院了。


海淀区检察院在海淀区看守所设有监所检察处每星期四是检察官的值班日。电话是82587572、82587573。
海淀区检察院办公室的电话59554866
海淀区检察院的本院监所检察处本处电话:59554682
吴虞德检察官的电话59554576
海淀区看守所每周三是所长接待日家属可以找他反映情况。
海淀区看守所值班室电话82587030
海淀区看守所医务室电话82587642
海淀区看守所对外电话82587110
北京市海淀区西三旗派出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聂姓所长的手机电话:13910030993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