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偶遇 人生大幸(3)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八日】(接上文)

毒贩新生

小杨是一名毒贩,因贩卖海洛因六十克,被关進了看守所。狱友告诉她这罪行很重,五十克以上足以判十五年,或者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关在同一监房的,还有另一名狱友,叫阿红。一天小杨告诉阿红:“昨晚梦见个人,他叫我跟你学。”阿红很奇怪:“你知道我是学什么的?”“不知道。”
“我学法轮功,你也要学吗?”小杨想了想:“管他什么功,你教我就行。”

她跟着阿红学了五套功法,腿轻而易举就盘上。阿红教她背《洪吟》,背《论语》,背所有她能记起的师父讲法。不久小杨被调换到另一监室。

新监室里她遇到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小兰。她们一起炼功,一起背法,小兰还教了她新的经文。很快小兰也要被带走。临别时给小杨一张纸条,上边有她男朋友的姓名电话,说出去后可以找这个人。 “没事的”,小兰说,“你很快会从这里出去。”

几天后看守所女警通知小杨收拾包袱。“上哪?進监狱吗?”她惶恐的问。“法院都没判送什么监狱?回家!”女警没好气的说。

小杨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直至确认对方不是在开玩笑。贩毒是重罪,不可能不判刑就释放。她家里不宽裕,不可能拿出钱来赎罪。亲戚朋友大多冷漠,没人关心她的生死。小杨始终不明白怎么就这样出来了?但她的确被送回了家里。

重获自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找小兰的男朋友,很快如约而见。

小兰的男朋友是一名医生,年轻有为,同样在学法轮功。他给小杨带来一本《转法轮》,纠正了她几个炼功动作,同时告诉小杨自己的境遇也不是太好,医院盯的很紧,可能以后不方便再联系。

小杨去了深圳,找了份正当职业,在当地安顿下来,一晃三年过去。三年来,她不认识任何法轮功学员,只凭着一本《转法轮》修炼。她一心一意按照师父要求去做,不断修正自己的行为,期间发生的种种神迹,足以支撑她在这条路上走下去。

通过朋友的朋友,小杨辗转找到我,讲述了她的故事。

失去儿子的母亲

张妈是我通过朋友结识的。年逾八旬,看起来红光满面,没有皱纹,走路上楼健步如飞,与真实年龄毫不相称。可二十年前不是这样。

张妈唯一的儿子是某公司业务员,未婚。一九九四年,二十八岁的小张被查出患白血病。血癌的确诊,等于把一个家庭推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无奈之下,姐姐的朋友介绍他学法轮功。很快,儿子病好了,一年后身上已查不到癌细胞。张妈在欣慰的同时对法轮大法师父感激涕零。

一九九九年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大法书籍被焚烧,录音录像被销毁,所有人员被关押,强迫写不修炼的保证。小张妥协了,不再学法炼功,下班回家后对着电视打发时间。

不久,他健康出了问题,开始是耳聋,然后长时间的发烧。张妈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叮嘱他千万不能放弃。她知道是法轮功救了她的儿子,一旦停止修炼,就什么都完了。

张妈是文盲,没上过学。为了督促儿子,她拿着《转法轮》让儿子读,自己就在旁边看。一个月下来,张妈识字了,几个月后能读完整的一部《转法轮》。如今任何报纸杂志她都能轻松阅读。

张妈让儿子教她炼功,五套功法学会后,她发现自己身上的多种疾病不治而愈:胃癌、肝炎、风湿、痛风、皮肤病、脑血栓等。几乎没有一个器官健康的张妈,被病痛折磨得要拿根绳子挂了的张妈,从没想过有一天能无病一身轻。

精進的张妈无法唤醒儿子精進。在社区、派出所、“六一零”不停的骚扰下,小张越来越消沉,直至完全停止修炼。一年后他白血病复发去世,白发人送黑发人。

张妈继续她的修炼,永不言弃。同时走出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世人讲法轮功真相,大量散发真相资料。

本地“六一零”每年都办洗脑班,所有在册人员悉数关押,但唯独没动张妈。多年来,凡散发资料、家藏书籍,或仍在炼功者,若有人举报,谁也逃不过“六一零”的魔爪。只有张妈,无数次被举报,无数次被指认,所谓“人证物证”俱全,却从没有人去抓她,也从不上门骚扰。

修炼之家

刘伯有三个孩子,儿子是一名建筑设计师,名牌大学毕业后留在省城工作,女儿是大医院的医生,他们曾是左邻右舍羡慕的对像。

一九九八年,年逾七十的刘伯患肺癌晚期,全身扩散,医生说只能再活一、两个星期。那时的刘伯已不能進食,整个口腔布满肿瘤;也不能睡觉,因为无法平躺,整天只能蜷缩在床上,呼吸困难。

刘伯的儿子在学法轮功,他告诉父亲相信大法,相信师父,或许能救他一命。儿子拿来MP3让刘伯听,《普度》、《济世》音乐舒缓,减轻了他的疼痛。听了一段师父讲法后,刘伯呼吸开始顺畅,几天后可以平躺,然后進食,下地走路。

我见到刘伯时已是二零零四年的夏天,背着手红光满面的从外边回家。我问去哪?他说:“散步,顺便发发资料。”

刘伯身上的奇迹让全家人对法轮功钦佩不已,妻子和三个儿女全部走入大法修炼。

因为不肯放弃信仰,儿子被单位辞退,因为印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又被判处四年徒刑。

女儿小刘仅仅因为给领导写了一封信,谈自己炼法轮功的真实感受,即被劳教三年。三年后因不写“保证书”,延长一年刑期。被劳教时儿子还在读小学,出劳教所时叛逆的少年已不肯与母亲相认。丈夫因备受凌辱对她非打即骂。

我们有过一次长谈。在讲述家庭故事后,小刘平静的说:“我不后悔!如果时间倒转,我还是同样的选择。至少我父亲的生命得以延续。”“其实我什么也没失去。还能工作,收入不菲,我缺什么呢?你看多少家庭,他们没進劳教所,可儿子照样叛逆,丈夫该出轨还是出轨。不就名声不好吗?那算什么?我内心充实、幸福。”

想起明朝的那句修身处世格言:宠辱不惊,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望天上云卷云舒。

修炼十年,见证的神迹很多,写出来只是小小一部份。更多内心的变化,思想境界的升华,给自己和周边人群带来的快乐与美好,以及更多实质性的身心受益,无法用文字表达。

感谢那位引我得法的海外同修,我想说对不起,向他表达我深深的歉意。如果他能看到这篇文章,请他理解有许多话我现在还不能说。

感谢我的师父,感谢师父在我一错再错的时候还原谅我,感谢师父在我一次次跌倒后又把我扶起。

(全文完)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