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市杜国林被抓捕迫害经过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明慧网通讯员吉林报道)二零一四年九月二日,正在水果批发市场上班的杜国林被通化市团结派出所警察、特警、协警等十几人绑架至东昌区公安分局,东昌派出所负责审讯,他们预谋加害,违反法规、以权压法,将杜国林劫持到看守所。九月三十日又将杜国林劫持到洗脑班进行精神摧残。

先后有东昌派出所、老站派出所、光明派出所参与此次迫害。绑架杜国林之前几小时,团结派出所马文波等伙同社区人员,无任何手续洗劫了杜国林的家,抢走很多私人财物。

一、暴力绑架 执法犯法

九月二日上午十点钟左右,一辆警车和一辆轿车闯入法轮功学员杜国林打工的水果批发市场。从车上下来七、八人,只有一人穿了一件短袖夏装警服,没戴警帽。他们没出示任何证件,也没说明任何理由,就过来两个人紧紧抓住杜国林的两只胳膊,说:“你姓杜?跟我们走一趟”,说着就往车上拽杜国林。

杜国林当时奋力反抗并大声地质问这伙人:“你们是干什么的,要带我去哪?”他们说:“到地方你就知道了”。这时老板及附近的水果摊贩们闻讯赶来了,老板上前拦住这伙人,问他们是哪的,这时他们其中一人才说是团结派出所的。

杜国林请他们出示证件和传讯证。他们说只是核实点情况,杜国林再次要求他们出示证件,并正告他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是绑架。他们不由分说继续往车上拽杜国林,老板上前阻拦,问他们“杜国林犯什么法了,你们抓他?”他们说“杜国林是炼法轮功的”,老板说:“炼法轮功怎么了,法轮功是信仰,做好人也不犯法”。他们恐吓老板:“法轮功是政治问题,你再脦瑟把你也抓起来!”在撕扯中,杜国林的半袖上衣和腰带被警察扯掉,警察三次把杜国林摔倒在地,最后一次他们六、七个人狠劲把杜国林摁在地上动弹不得的,并抓住头发把脸紧紧的按在地面上。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围观的人们都看不下去了,纷纷指责这伙警察。迫于舆论压力他们才把杜国林松开。杜国林将腰包(内有单位的收货款)解下,要交给老板,被警察拦住,杜奋力将腰包抛向老板,警察喝斥老板不许动,并将腰包抢走(包内有收货款三百一十三元、电话两部、mp3一个、钥匙一串、手提式弹簧秤一个)大约僵持了半小时警察依然无法将杜国林拽上车,便打电话求援。

过了一会又来了两辆轿车,下来六、七个年轻人,好象是特警,他们蜂拥而上抓胳膊的、抬腿的、搂腰的、抓头发的、把杜国林强行塞进车里。随后车开到团结派出所,警察没让杜国林下车,却强行给他戴上手铐。等了一会又将杜国林拉到东昌区公安分局。

二 威逼利诱 预谋加害

下车时警察们使劲拽着手铐往下拖杜国林,其中一人从后面用杜国林的腰包抡起来使劲砸杜国林的后脑。连骂带喊的把杜国林拖进一楼的二号审讯室。

审讯室有十多平方米,墙的四周是软包,进门的右侧放着一把铁椅子,对面一张办公桌,后面是一把椅子,办公桌的左侧放了两把椅子,在对面墙的左上角有一个摄像头,正对着铁椅子。警察把杜国林摁坐在铁椅子里,两脚脖子扣上锁,前胸横上一个平台上锁,两手腕卡上n型锁。警察问杜国林叫什么名。杜国林没有回答他们。后来又来了一伙人说是东昌派出所的。也就是说他们又把杜国林移交到东昌派出所了。

酷刑演示:铁椅子
酷刑演示:铁椅子

从上午到下午,杜国林始终没有回答他们的讯问,他们恐吓说:你不说也没用,等你们同伙交代出你,一样给你判刑,还说:在你家搜出多少多少东西等等。就这样一直僵持到下午五点钟左右,他们请示了局长后,给杜国林填写了一张刑拘证,当填写到触犯法律条款时,又请示了一番才填上。

他们再次给杜国林戴上手铐,拉着杜国林到通化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铁路医院)体检,东昌派出所副所长开车,在五三一医院道口转弯处,把一个骑车的妇女给碰了,所长给妇女一个劲赔礼。

在医院,警察用抢来的杜国林的钱交了体检费一百二十元,杜国林拒绝体检,并向医生阐明了观点,医生应杜国林的要求,没有体检。警察见体检不成,就又向局长请示,大约等了四十多分钟,他们接到指示,把杜国林强行送进看守所。

整个过程不难看出,警察办案,毫无法制可言,都是请示、汇报,根据指示,罔顾法纪,制造冤案。

三、强行入室 洗劫财物

九月二日上午八点三十分左右,团结派出所马文波、社区姓毕的主任等七、八人来到杜国林家,拿了开锁工具,把杜国林的房门撬开,将室内物品洗劫一空,其中有两台笔记本电脑、六台打印机、两块移动硬盘、一台摄像机、一台照相机、电话座机一部、新旧手机四部、U盘两个、无线上网设备两套、网络猫及无线路由器各一套。两个笔记本包(一个全新)、一块万用电表、一套焊接工具、一个移动式台灯、一把大切纸刀、现金二千多元、身份证、户口本、驾驶证、银行卡(四张)、大法书籍一套、师父像片一张,佛龛一个、香炉两个、香一盒、高档花瓶及绢花一束,装饰画两幅。还有螺丝刀、钳子、计算器一个、指甲刀、抠耳勺等生活用品。现在只要回部份物品。

警察洗劫过程都在录像,这是今天他们迫害好人的证据,也是日后清算他们的证据。

四、非法关押 剥夺自由

大约晚七点多钟,东昌派出所的一个副所长和两个警察开车把杜国林绑架到通化市看守所。由于上边事先打过招呼,他们只是简单的走了一下过场,就把杜国林强行关进九号监室。九号监室有五十多平方米,进门的右边是厕所(用玻璃隔断),对面是两趟对面板铺,正面有一扇门,通过这个门可以进入放风的铁笼子。

第二天上午,看守所狱警叫杜国林照相,还要带出看守所体检。都被杜国林拒绝。所长啜志勇对杜国林大喊大叫,最后把杜撵回车间。当天吃晚饭的时候,东昌派出所的两警察来非法提审了杜国林。

从到看守所的第二天,杜国林就要求见驻所检察官,控告团结派出所警察非法暴力绑架的违法犯罪事实 。大约在九月十号左右,杜国林向一名男性驻所检察官反映情况时,遭到无理的回绝。检察官公然纵容、庇护公安人员野蛮执法。

九月二十六号,杜国林再次向一名赵姓女驻所检察官反映情况时,赵说写份材料交给管教就行了,可狱警却推诿说,他得问问驻检再说。

在这里没有自由,狱警给号长的权力无度,要求被关押的人无条件服从。就连上厕所、喝水都要请示。有一次杜国林早晨炼功遭刑事犯杨某辱骂了。还有一次杜国林在生产车间炼功,被管生产的王姓狱警喝斥。

九月二十八日,老站派出所的警察杨显春、韩丰宇提审了杜国林。

杜国林从被绑架一直零口供,零签字。

九月三十日下午三点钟左右,老站派出所的警察将杜国林绑架到通化市西山洗脑班。

五、强行洗脑 颠倒黑白

九月三十日下午三点钟左右,老站派出所的警察金哲民、韩丰宇将杜国林绑架到通化市西山洗脑班。下车时杜国林问送他的警察这是什么地方?开车的警察含含糊糊的说:是什么学校。杜国林又问:是洗脑班吧?他们说:是。杜向他们索要释放证,东昌区610主任苗英当众一把抢去。金哲民问杜国林:给你取保票你签不签字?杜回答:不签。他们说不签就不填了。

通化洗脑班
通化洗脑班

通化洗脑班在原西山劳教所后门,一栋四层楼,大门没有门牌,一层是餐厅,二层有洗浴、卫生间,顶楼有一大间六十多平米,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洗脑场地,其余是单间。每人都有一名社区人员“陪护”(监控),陪护费每天每人五十元,大多数陪护员不愿意干,社区就雇人看护。

杜国林被安排在二楼左侧的一个四人的房间,同室有法轮功学员徐洪军、侯庆华,还有一个光明街道的副主任崔永胜陪护(监控)杜国林。由于崔永胜顶不住岗,到十月八日街道只好每天花一百元从辖区雇一个脑血栓后遗症的姓田的老人来充数。

从十月一日开始洗脑班放一些篡改历史事实、具有统战意义的连续剧《百年虚云》,来迷惑、瓦解法轮功学员的正信,进行洗脑欺骗。后来又播放早被公众认清是骗局的天安门自焚、京城疯子傅怡彬杀人案,以及江南乞丐投毒案等一些歪曲事实、栽赃陷害法轮功的新闻报道录像。每次放完录像,六一零头目薛玉亮或科长赵树军都要演讲一番。薛主要歪曲现代佛教的一些理论来诽谤、歪曲法轮功,赵树军则赤裸裸大讲邪党的强权政治、暴力镇压的邪恶理论。他俩经常在讲话时威胁法轮功学员:“不转化的就送回看守所,等着判刑”。

东昌区六一零人员荆文、刘兆宇曾几次突然闯入杜国林房间查看是否炼功,还指令陪护严加看管,不让炼功。

更卑鄙的是,洗脑班还利用流氓特务的监听手段企图收集信息加害法轮功学员。

洗脑班中共人员们大肆挥霍民脂民膏,从中敛财。规定每人每天伙食费为八十元,可实际费用与此相差甚远。此次洗脑班耗时四十六天,却分三期,市里主办完区里主办,除可从中捞取政治资本外,可观的经济利益,对洗脑班主办者不可谓不是一个很大的诱惑。

当时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的共有十一位法轮功学员:秦秀丽、赵桂花、徐洪军、李月华、侯庆华是九月二日被绑架去的。刘晓娜、朱亚萍、丁丽娜、赵丽华四人,是九月二十七日从看守所非法劫持去的。尹桂春、杜国林二人是九月三十日从看守所劫持去的。

十月十八日,杜国林最后一个离开洗脑班回家。洗脑班解体。

西山洗脑班的主要迫害责任单位及人员:

通化市政法委副书记兼“610”主任乔九成

通化市原“610”副主任薛玉亮
科长赵树军
一女成员姓名不详

通化市东昌区“610”人员:
主任:苗英
成员:荆文、张纪文、刘兆宇、一名女成员姓名不详
洗脑班保卫人员:东昌区信访办的苏某、曹某、秦某、王某等四人。
技术监听:沈雪峰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