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市国保头目自供:“我就是流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南京市国保大队头目肖宁健,参与迫害法轮功至今已有十五年。他不但参与和指使了南京地区大多数对法轮功学员的绑架、抄家案,特别涉及多名法轮功学员的集体绑架案,大多是他直接策划、组织和实施,而且经常对法轮功学员殴打、施暴。

一、“我就是流氓!”肖宁健施暴劣迹

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六日,南京市国保大队和燕子矶派出所将正在上班的翟女士绑架。肖宁健抓住翟女士,将她使劲往地上摁,摁在地上,翟女士单位的人说:“你们这不就是流氓吗?”肖宁健叫道:“我就是流氓!”看来,不耍流氓为自己壮胆,还真干不了这种事。

二零零五年五月,白下区(现归到秦淮区)法轮功学员吴秀容女士被苜蓿园派出所以所谓“聚会”绑架,她拒绝签字,被肖宁健掐脖子、殴打、强掰膀子。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六日,下关区(现归到鼓楼区)法轮功学员马振宇被以肖宁健为首的国保大队和四所村派出所绑架,并在大街上被大打出手,之后刑讯逼供,导致马振宇心脏严重受损,被送医院救治。

马振宇后来被迫害得心动过速,劳教所两次拒收。肖宁健亲自上阵,将他强行拖入南京武警医院灌药,马振宇拒不配合,肖宁健大打出手。灌药后肖宁健第三次将马振宇绑架到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市洗脑班上,秦淮区法轮功学员李军(女)被肖宁健扇耳光,浦口区老年法轮功学员徐国芳(女)被肖宁健扇耳光、掐脖子。

二零一三年七月,年已八十的栖霞区法轮功学员王文湧老人(女),被肖宁健以八月份南京要举办“青奥会”为名,带领栖霞区国保大队长翟宗兵等七、八个恶警闯入家中,抢走电脑两台、打印机、切纸刀、复印纸及大法师父法像、真相资料等。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鼓楼区法轮功学员朱建玲曾被肖宁健吊铐,几分钟后,两手就肿了起来,她告诉肖宁健:你不把我放下来,我出去就会告你,上明慧网给你曝光;我这双手要是残废了,你休想逃脱责任。脱了这身皮,你就是个痞子,你比我们法轮功学员差多了……在朱建玲强大的正念下,他吓得乖乖地叫人把她放了下来。

肖宁健曾在某次动手殴打法轮功学员后,遭现世现报,手立即动不了,他却不知警觉悔悟,无知地继续做恶。

二、流氓无赖,劳教迫害

1、出于报复,劳教迫害

二零一一年五月下旬,南京雨花台区法轮功学员熊春云因被怀疑将其妹熊桂珍被绑架一事报给明慧网,而遭肖宁健带领雨花台区国保大队绑架。

熊春云的妹妹熊桂珍被绑架后,她们曾全家去要人,态度坚决(全家都修炼)。

熊春云被绑架到雨花西路洗脑班后,肖宁健阴阳怪气地说,“不错嘛,你们家是一霸嘛。”熊春云根本不理他,肖宁健要熊春云看着他,熊春云正告他:“你去访访(调查)去,我们家名声怎么样?!”她根本不把肖宁健放在眼里。

长期行恶令肖宁健心理脆弱、外强中干,熊春云的傲然姿态以及熊家面对迫害所表现出来的强势的齐心反抗,令肖宁健决意对熊家姐妹劳教报复。那时,熊桂珍被绑架一个月后已回家,但熊春云被绑架后,熊桂珍再次遭绑架,姐妹俩一起被非法劳教。

区国保本已通知熊春云的家人准备接她回家,结果熊春云却突然被送到武警医院体检,之后被送进句东女子劳教所劳教一年,这都是肖宁健的意思。她丈夫因此非常生气,没在劳教单上签字。熊春云从劳教所回家后,区、派出所都不好意思再来找她。

2、南京国保的丑闻:强送劳教所七次,保外就医拒绝接人

和马振宇相似,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南京市鼓楼区法轮功学员张玉华被绑架后,因血压高,被劳教所拒收;肖宁健亲自出马,还是拒收。被三次拒收后,肖宁健指使大厂医院医生、护士把张玉华铐在床上,一天灌药两、三次,肌肉注射两次,致使张玉华全身抽搐、手足抽搐。第七次,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张玉华送进了劳教所迫害。

张玉华在劳教所因血压过高,劳教所为她办了所外就医,通知南京市国保接人,南京市国保拒绝接人。

二零一一年五月十六日,下关区法轮功学员刘开梅与丈夫张雪峰一起被绑架,刘开梅因心脏不好被劳教所拒收,以肖宁健为首的南京国保反复绑架她到劳教所,前后共送七次,最后终于如愿以偿地将刘开梅送进了劳教所迫害。

三、但行恶事,不问前程?

肖宁健做的坏事太多了,除了公开行恶,背地里还发展、利用特务,对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讲真相起到了很坏的阻碍和破坏作用。为了制止迫害,希望南京法轮功学员继续搜集肖宁健的犯罪事实及其个人信息,将其罪行彻底曝光。

肖宁健,你的领导再青睐你,将来也不会为你顶罪,也不会以你是“执行公务”而为你开脱,相反,他们会用下级官员做“替罪羊”来开脱他们自己、保全中共邪灵自己。对邪恶的中共来说,你们这些人不过是中共得势时的打手,失势时的替罪羊。历史告诉人们,跟党走死得快,执行中共邪恶的所谓“公务”的人,就等于把命卖给了中共这个邪灵。

文革后期,为了平民愤,中共对迫害好人的“三种人”进行内部清查,当年红极一时的积极跟党走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第一个“畏罪自杀”,积极效忠中共“红色路线”的七百九十三名警察、十七名军管干部被拉到云南秘密枪决,家属仅得到一张“因公殉职”通知单。很多文革中的风云人物都成了阶下囚。

“六四”时,跟党走、向学生开枪的那些军人,有的被暗地处死,有的被搬迁到边远地带,与世隔绝,以避免他们的杀人真相被曝光。

当将来中共掩盖不住、推卸不掉其对法轮功残酷迫害的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罪行时,必定会推出替罪羊,卸磨杀驴,《公务员法》第九章第五十四条规定:“公务员执行明显违法的决定或者命令的应当依法承担相应的责任。”因此,所有参与迫害的人都得自己承担罪责。

《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发出公告指出:“迫害法轮功是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与纳粹战犯同罪,任何执行命令的托词不能作为豁免的理由,所有参与者必须承担个人责任。自首坦白、弃暗投明、举报他人罪恶、争取立功赎罪,是唯一的出路”。

当迫害者“理直气壮”地觉得自己是流氓时,那么,这个迫害会是什么性质呢?追随中共之人又会是什么素质、什么下场呢?

肖宁健,你是否准备这样但行恶事,不问前程地继续行恶下去,一意孤行到底?你这样为中共卖命、认贼作父、残害同胞、将自己的生命和家人的未来置于危险的境地,值得吗?难道你就真的不准备退避三舍,为自己的将来谋划谋划吗?在如此洪大的佛恩浩荡下,再不能抽身悔过,生命真的是不会再有出路了。希望你好自为之!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