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市牛桂香被非法判刑四年(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沈阳市法轮功学员牛桂香,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半年后,于十月下旬被沈阳市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东陵区法院将该非法判决结果通知沈阳市第一看守所后,牛桂香已经开始上诉。

非法判决后,沈阳市东陵区法院没有通知家属。十月二十七日,牛桂香的女儿给主审法官高亚男(女)打电话,才知道这一切。高亚男说案件卷宗正送往沈阳市中级法院,后家属去沈阳市中级法院查询后得知案件卷宗并未送达。

牛桂香
牛桂香

现牛桂香仍被非法关押在沈阳市第一看守所,身体状况极差,血压(高压)超过200,心脏不好。但看守所不放人,法院方面也拒绝取保候审。

牛桂香女士今年六十四岁,原单位是沈阳铁路第二招待所,一九九六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健康大有改善,平时以大法为指导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牛桂香去沈阳南郊农村——班家寨发真相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110,牛桂香被绑架到沈阳东陵区桃仙镇派出所,之后被非法抄家,被劫持到臭名昭著的马三家教养院非法劳教一年零三个月。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五日,牛桂香去沈阳市东陵区(浑南新区)浑河堡发神韵光盘时,被两个蹲坑的女人控制住,谎称有一个人要学功,不让牛桂香离开;十多分钟后一个便衣男警察骑自行车赶到,假称自己要学功,想稳住牛桂香,并抓住牛桂香的手拎兜子,要用手机给牛桂香拍照。牛桂香给他讲真相并劝他不要做恶,恶警不听,牛桂香便扔下兜子后绕道走脱,兜子里是一张老年人公交IC卡——关爱卡,这后来在非法开庭时也成为了所谓“证据”。

近半年后的二零一四年四月十八日下午三四点钟,一个男便衣警察谎称自己是收水费的,骗开了牛桂香家的门,进屋就要求看身份证,说了几句套话就快速给牛桂香 戴手铐,此时门外又进来几个男便衣警察同时摄像。带队抓人的是沈阳市东陵区(浑南新区)公安分局五三派出所副所长程孝周。牛桂香儿子要阻止绑架抓人,程孝周过来威胁说是警察办案,如果再阻止就连家人一块抓。警察还把牛桂香儿子的手机抢走阻止他打电话通知亲属。

五三派出所副所长程孝周从始至终办这个迫害善良妇女的“案子”,他积极卖力,还声称“是团队办案”。据他自己后来说他曾在牛桂香家院里从凌晨三点到晚上九点蹲守了一天。

牛桂香家人去检察院申请取保候审的过程中,该从未露面的女检察官只是让一个和她关系很近的女律师跟牛桂香家人联系,该女律师提出聘请她律师费两万元(后来减到一万),牛桂香家人问她如果想把刑期判到最短她能做到什么程度,女律师说“打通关系的话判一年半是一个价码、一年是一个价码、半年是一个价码(很明显在说谎)”。中共邪恶的公检法系统早已形成了诈取当事人和家属,捞取灰色收入的一条龙产业链。

七月十日前后,迫害牛桂香的所谓“案子”被移交到了沈阳市东陵区(浑南区)法院,大约六、七天后分到了刑二庭,主审法官高亚男(音)是一个二十八岁的女法官,很多事她都要看同事(一个负责敲棰的老头)的意思,她自己也说本案她说了不算。

二零一四年八月六日上午,牛桂香和一位七十一岁的老年女法轮功学员被一起非法开庭。这位七十一岁女学员思维清晰,逻辑严密,说话铿锵有力,在法庭上据理力争,声音传了很远,很多人听了暗暗佩服,法官和检察官耷拉脑袋不说话。约半个多小时后牛桂香上庭了,开庭的全程很短暂(约十五分钟),只问了几个问题,牛桂香还没回答完就被打断或抢到下一步去了,然后就草草收场了。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1/3/沈阳市牛桂香被非法判刑四年(图)-2998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