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写作中修心证实法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九年初得法的老弟子,现将自己在写作方面的体会向师父汇报,与同修分享。

一、修去显示心 解体党文化

我打小酷爱文学,曾是当地高考语文状元,修炼前发表过诗文,有过出版物,曾以文谋生。自恃才高的执着重。从新修炼后,为同修写修炼体会发给明慧网,但一篇都没登。当时心里有点愤愤不平,觉得编辑不识才,失落。现在才明白,以当时的心性,带着肮脏的执着秀所谓文采的文章,徒有其表,是不可能登上明慧圣殿的。

曾有同修看到师父给我的法器是一支神笔。周围有此特长的同修并不多,不管发表与否,我的法器得正用。有同修被冤狱迫害十几年,又被劫持到洗脑班,我撰文揭露迫害,发往明慧网。文章开头用排比句概括他以前证实法的壮举,自诩简洁押韵。A同修看了说,这段明慧网肯定不会发,我还不服气;B同修更直接,说都是党文化,不纯,狠批了我一通。我自审确有炫耀文采,夸大其词和同修情,删了大部份,但还留有文人“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流弊和噱头。文章登出后,这段开头一字不留,登出来的全是“干货”。感谢同修直言相告,感谢编辑的“大剪”,我发正念把党文化浮夸的文风,假大空和显示文采的执着一并剪掉!

二、修真善去怨除怕心

修去以上执着后,证实法的文章写得平实干净,登出来的就多了。今年六月帮同修写的一篇文章,编辑同修改动很少,文章对本地同修触动较大,我更清楚了自己的使命。

慈悲的师尊利用各种方式暴露出我的执着。写此文时与同修核实细节,同修的求真,一点都不含糊其辞让我看到自己的不真,更严格修去往日图方便,说假话的恶习。写交流文章不是“创作”,我们给后人留下的必须是符合“真、善、忍”,经得起推敲的文章。再一个是我要求自己用神韵演员的认真严谨和完美态度修改文章,力求简练,惜字如金,一般都要改五次以上才交稿。也减轻编辑同修的负担。

同修让我赶出庭审现场直击稿和语音稿,当天本想打语音电话救人(工作时间打得不多,多在周六周日打),就放下自我,赶写到深夜。但后来同修觉得想法不妥不发了,也没解释。我有点埋怨,占用我救人时间却做无用功。容量不够。

不久前A同修让我写致本市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并附上本市被非法关押同修的基本情况,打算中秋节发彩信。我搜集很多素材,搞了几晚才完成,可他又改成致市民和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因公检法人员号码太少)。改动大,临近中秋,我特请假在家赶写,七、八千字改了七、八次,借用同修文章的智慧,生动直白的破解了世人对法轮功的主要误区,同修评价写得比较全面。为A排版方便,我在站内邮箱用word发给他,由他编彩信;听说word有安全隐患,所以希望他看后删除。周日晚学法他说回去下载,可周一晚还没下载。我又起了埋怨心:你催我搞,我搞了四、五天,两天改到凌晨两点,还请假,现在你倒不急了……

后来向内找,恰恰是我的怕心造成同修拖延,都是师父用来让我修的。师尊说:“真能这样提高上来,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1]从希望同修们知道我能写的显示心,演变到不敢让人知道是我写的怕心,人心的执着真是可笑!

这个中秋我们配合发了相当数量的彩信,我两天发了四万条。众生的回复绝大多数是善意的感谢、祝福。感受到众生明白的一面在快速觉醒。

写致本市公检法人员的一封信时,我的慈悲心出来,写到最后泪流满面,觉得这些被利用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太可怜了,真心希望他们能弃恶从善得救。但同修希望我把已发彩信内容修改得再善一些,十一再发彩信。可见写文章就是修心,我的善心还是不够。十一假期大家会更好的配合,有钱的出钱(我也拿出一万元买卡),有力的出力,带动更多同修参与彩信项目,多救人。

三、修去妒嫉心修出谦卑 师父给我开智

学法小组中还有位C同修修的很好,文笔也不错,但我原来清高自许,自觉是“学院派”,自己写的更好,有不易察觉的“文人相轻”的妒嫉心。今年六月,明慧每日交流上把C写的文章和我写的文章同日同版刊登。我很高兴的告知大家,但C反应平淡。后来我看了C以前帮同修写的三篇交流文章,行文流畅、娓娓道来、亲切平实、干净利落。我自愧不如!C不张扬自己所写的文章,我看到了差距。为啥要比文采呢?争斗心,显示心,虚荣心还有妒嫉心,都得去。

一年来看网上同修文章,不论是技巧还是内涵,真可谓惊天地、泣鬼神,令人拍案叫绝,佩服不已,我那点可怜可笑的显示文采的心彻底修去了,代之以谦卑,别人夸我有文采我也不动心了。

写文章过程中师父在给我开智。原来喜欢写,但绞尽脑汁的写;现在速度加快,思路清晰。过年期间我编了很多短信,发彩信后可发短信,或写真相币用。师父让我知道何谓文思泉涌,那真是止都止不住啊,四句、八句小诗一会儿就近十首,合辙押韵,琅琅上口,不用大改。临睡前灵感还不断往上“涌”,兴奋难眠。

四、再修怨恨心见证大法神奇

外甥女去京城读大学,恰好我大学好友是该专业权威机构副研究员,带研究生,我托同学在专业上引导一下。孩子在网上查到我同学资料,很羡慕我有这样的同学,同学热情爽快的答应了。一个学期过去了,同学说忙一直没约孩子。教师节我给同学发短信祝贺她,随即抱怨心翻出,学法不入心,就短信告诉同学不麻烦她了云云,话里夹枪带棒,也知道不对但正念很弱压不下。下午同学回复这半年太忙,道歉,要接孩子去她家,可我还是不依不饶,拒绝。晚上回家开电脑帮同修写法会交流稿,结果电脑十几次无法启动。这下我清醒了,赶紧向同学道歉!也求师父,还是启动不了。我坐下发正念,找出对孩子的情,向孩子炫耀同学的虚荣心、显示心,觉得同学“不够意思”的怨恨心和感觉受伤的自尊心,以及说难听话刺激同学的不善、不忍。解体这些肮脏的执着!也向电脑道歉,一看无法启动就想买新的(怀疑用她五年超龄了),给电脑输送大法能量,让她做我的法器直到法正人间。并请师父加持,解体不让电脑启动的邪恶生命。再启动,不行;再再启动,好了!至今都正常运转。真是万物皆有灵,足见修炼之严肃,不能放任啊。

五、用“刀笔”除恶

发正念时我很喜欢用“神笔震人妖 快刀烂鬼消 旧势不敬法 挥毫灭狂涛”[2]来除恶。最近忽然想起古人讲的“刀笔”,原来理解的刀是普通的刀,现在悟到此法中“刀笔”的一层含义,用“刀笔”除恶,就是我的天职!我天生喜竹,竹就是笔杆啊!很惭愧之前被执着心所累,提高不上去,师父没法儿用我,誓约无法兑现。我周边很多修的非常好的同修,我必须修好自己,用纯净的心记录他们的神迹,证实法;很快我时间会充裕很多,我有很多营救同修和救度众生的想法,都可用“刀笔”实施。

六、清理变异文化和党文化

修炼前我读书作画,附庸风雅,不仅藏书多,还从国外搜集很多油画和艺术摆件,被人赞有品位而洋洋自得。也喜结交文化名人。这些癖好执着很难放下。修炼后这些都严重干扰到我,炼功杂念多,学法不入心,早上似被五花大绑起不来,头晕昏沉病业等等。我一次次清理一次次放下,从在国外工作时与江魔头合影,邪党徽标开始清,从党文化的书刊到古文书籍(序言里都有歌功邪党的),到中外文词典里的党文化词条解释,还有过世亲友包括父母的照片书信都销毁,但干扰还大。后来把自己的出版物和画作撕毁或付之一炬。师父说:“艺术家的作品中,其个人的一切情况与被画者的一切情况都带在那个画上。普通的一个常人画一笔,我就知道这个人是个什么人、他有什么病、有多大业力、思想情况、家庭情况等。而被画的人也在画中充份体现出其本人的一切思想和他身体所带的一切因素,包括业力的大小。”[3]

我终于痛下决心,把昂贵的油画和艺术摆件全部打包送人或丢弃。师父说:“割舍非自己 都是迷中痴”[4]。每次清理都忍痛割肉一般,自以为清干净了。一次门锁坏,家人同修被反锁房内,发现菜谱内有蛇汤图文,清掉。几天前同修在我家发正念感觉被拍了后背,提醒我清理了外语教科书,一翻开里面真有歌功邪党的话。

我几次长时间发正念清理自身空间场。写诗学印象派,学画学抽象派,刻意放松主意识,师父在《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里提到的变异文化我都沾染过,我层层解体这些毒素;崇拜文化和文化人,那都是变异文化和党文化的产物,还有虚荣心,一并清掉。试想场里带着这些败物的修炼人能写出纯净的东西吗?尽管如此清理,场干净很多,但思想业还很大,我还要加大力度学法、发正念清理。

七、整体配合除江魔

今年江魔头也流窜到我市兴妖作怪,消息刚传出,外地同修就赶来与我交流,当晚我提议去江鬼盘踞附近发正念,次日召集其他同修去,找到最佳地点发,后来带动全市很多同修参与,在宾馆、餐厅、车内等地高密度近距离发正念。开天目同修看到我们炸死了很多蛤蟆精,最后江鬼提前落荒而逃。这次整体配合使同修们信心大增,改善了以往配合不足之弊。

正法到了最后时刻,我的安逸心、怨恨心、色心等等太多执着未去,救人太少,有辱使命。我一定要找回“修炼如初”的状态,精進再精進,加紧弥补,兑现誓约。

个人交流,如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再认识〉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震慑〉
[3] 李洪志师父经文:《音乐与美术创作会讲法》〈美术创作研究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经文:《洪吟二》〈去执〉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