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才能走好回归路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我今年六十六岁,是一九九八年九月七日得法的。我永生难忘这个使我生命获得新生的日子,这天到单位去办事,看到单位出纳员的抽屉里的《转法轮》封面的法轮吸引了我,我当时就来看,翻开第一页就是师父的近照,我吃惊了,怎么这么熟悉,就象在哪里见过,那么亲切慈祥的面孔,还在向我微笑呢。我接着翻一页是《论语》,就看了一遍,我震撼了,这不就是我要找的吗?

我提出要买这本书,出纳员也向我介绍了一下,她说能给我,这时有个人叫了一声我的名字,是我原单位的老厂长,她是这儿的辅导员,她对那个出纳员说我是真有缘份的,书就应该我得,并叫我当晚到那学法学炼功。我当即答应,请回大法宝书,从此走向了修炼之路。

开始一参加炼功,师父就给我下了法轮。我有一种得法恨晚之感,如饥似渴的读着法,后来把当时有的大法书与录像带都请回来了。当时对师父讲的法理还领悟不透,但当看到:“我们法轮大法会保护学员不出偏差的。怎么保护呢?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1]我整个人震撼了。《转法轮》讲出了人活着是为了返本归真,我终于找到了人生的归宿了。这功法我修定了,任何人也不能改变我的心。

在修炼前,我受多种疾病的折磨,如贫血、神经官能症、偏头痛、眩晕症(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关节炎、骨质增生、肩周炎、牙周炎、肾盂肾炎、颈椎骨质增生与妇科病(月子病)等等。据父母说,我刚生下来就肚脐出血差点夭折了,四岁时被邻居的两把锯木的大锯劈头砍下,幸亏救得快没伤头,左手受伤失血过多,现在左手还留有两道疤痕;六岁时又误食导致食物中毒,拉痢疾差点丧命,就这样落下弱不禁风的身体。再加上那疯狂的年代,父母是有传统道德修养的正直善良知识份子,是当地颇有名气的医生,由于不迎合当官的无理要求,受到迫害,我是长女,免不了受株连,逢事还得照顾六个弟妹与老人,身心受到很大的刺激。一九七二年被迫离开老家与丈夫结婚,丈夫是个老实的读书人,一九八二年又得了椎间盘突出症,被误诊,差点没命,生活一直不能自理,经常住院,是单位第一号药罐子,家里家外大小事务一切都我一人硬撑着。我经常仰面问苍天,我做人为何这样难,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人为啥活着?人到底生存有何意义?

丈夫看我请回《转法轮》那么认真的看,他也抢过来看,我帮他也请回一本,他也跟着学和炼,师父马上就给他调整身体,打下来很多黑糊糊的东西,臭味难闻,经过两个月炼功就抛掉十六年的拐棍了,生活基本自理。我那些顽固的疾病也不翼而飞,眼睛也不老花了,真象师父说的走路生风,同事都说我越活越年轻了。

开始打坐,我只能单盘,我想人家能双盘,我也一定能双盘,就试着双盘,第一天就能盘上一小时,但第二天就总往下掉,也疼的难受,我就单盘,突然头顶上响着“你能双盘就不要再单盘啦”,声音震耳,我一惊马上拉腿双盘,我流泪了“师父啊,谢谢您”!我要严格要求自己。从此我再痛也能坚持双盘,师父还让我尝试到:“定下时会出现感觉自己好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非常舒服的感觉,知道自己在炼功,但是感觉全身动不了。”[2]还会显现漂亮的法轮给我看,耳朵也经常听到炼功音乐。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要精進,我参加外出洪法中还见证师父讲的:“我们的炼功场比其它任何功法的练功场都好,我们那个场只要你去炼功,比你调病要强的多。我的法身坐一圈,炼功场的上空还有罩,上面有大法轮,大法身在罩上面看场。那个场不是一般的场,不是一般的练功那样的场,是个修炼的场。我们很多有功能的人都看到过我们法轮大法这个场,红光罩着,一片红。”[1]那殊胜壮观的景象不能用语言描述的了。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底,女儿在广东海滨城市工作买了房子,我和丈夫就从内地回来居住了,人生地不熟,离开了集体学法炼功的环境,我俩依然在住的花园小区炼功,但总觉得师父就在身边看护着我们。过了一段时间,也出来了两位学员,A、B同修也过来了,她们是教师,我们用自身的变化向小区居民洪法,陆续也有好几人参加炼功的,我就在我家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和教功录像给她们看。有一天早上,我们在小区公园炼功打坐,突然下起大雨,其他几个人都起来躲雨去了,我入定起不来,雨好像也淋着,又淋不着,衣服一点没湿,录音机也未淋湿,我坐的地方是干的,但旁边流着水,在外边散步躲雨的常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曾有一个新学员对我说,《转法轮》里说“我的书字字都是我的形像和法轮”,她觉得白纸黑字不可信,我对她说《转法轮》里说的都是真的,在我的修炼层次,我看书时多次看到书里有法轮在旋转,并把炼功后身体的变化和她们交流。

每天除了做点家务外,我就是通读《转法轮》,能学几讲。每天都超过十二点再睡,早上四点起来在外面炼功,学完一遍《转法轮》就接着学师父的经文和其他讲法,循环着学,买菜弄饭就背《洪吟》或经文,从不敢懈怠,不浪费时间,并严格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整天乐呵呵的,沐浴在大法的喜悦中,我家庭也和睦。修炼啦,我也终于明白了,不再怨天怨地,遭罪就是在还债,我庆幸自己能在大法中修炼,我真正找到了真福。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江罗邪恶集团利用手中的权力全面造谣抹黑法轮功,中华大地再次蒙难,比当年的“文革”还恐怖。七月二十一日,参加我市大法学员到市政府的请愿,请求给予纠正那些不实的报道和给予正常的炼功环境等等。当天下午公安要参与的学员签名,写下地址,用车送回家,我与A同修几个不理它们,没签名,交流一下各自回家了。后来到北京证实法,在北京一个多月,我们要经常变换住处,那时有的当大老板的学员包租房子给来京上访的学员住,全国各地一批批的大法弟子为了证实法真是历经艰辛前赴后继。

后来回到本地女儿住的家,女儿硬带我去派出所“报到”,我没怕心,心想也是个讲真相的机会,开始那警察还凶凶的问你为什么去北京等等。我一直微笑着正视着他,简单的说了一些法轮功祛病健身的神效与我自身转变的情况,也在旁边说:“如果你妈身体不好,炼功后身体好了,你会干涉吗?老太太要做事,又不是什么坏事,不就是锻炼锻炼身体,做女儿的不能强迫她不做,万一出什么事也不好吧!”他没吱声,我继续向他讲,我们去北京只是想把自己炼功后受益的情况向政府反映一下,请求给予一个宽松的环境,合情合理,他认真听着,最后他问:“你还炼不炼?”我坚定的回答:炼!不管怎样都会坚持炼下去!他说回家吧。从此再没片警找过,孩子也不干涉我炼功。

在这城市我认识的同修很少,就我和A同修交流,有时一起学法,我自己更重视学法了,除了做点简单的饭吃,以购物买菜为由给人讲真相外,大部份时间学法,为以后反迫害打下坚实的基础。那时没怕心,没资料就面对面讲,从法轮功有祛病健身的奇效,自身炼功经历,洪传世界很多个国家等,法轮功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等等等等,自己买不干胶写上真相短语,走哪里贴哪里。有几次在自己家楼道捡到单张资料,那真是雪中送炭,找人复印,不敢印就自己写,有次到小孩家,看到有个连电脑的小复印机,我就印了些。

开始劝三退时,就我从以前面对面讲过真相的先劝退了,也有不退的,就有这类的,说我搞政治,其中有个房地产经理,我送给他神韵光盘、《九评》、小册子、护身符,他家人亲戚都退了,二、三十人,他就是不退,我一直没放弃,就在他小姨结婚,我去参加了婚礼,我笑着对他说,“某某,你该三退,你明真相了,不要再等了,苍天有眼啊。”他这回握着我双手,泪流满面的说,“我退我退”。他终于得救了。还有个当过公安检察官,认识十多年了,经常骂邪党,真相资料都有给他过,他说,他已没缴党费十几年了,早就退党了,但还怕影响小孩的前途,我也真没放弃,那年地震他才退了,还算挺不错了,后来王薄案背后黑幕给他看,他告诉我他看完还复印了两本给别人看呢。劝三退是救人,凡与我有缘的人都应得救,这里面有小区的退休教授干部,退休工人、装修工人、收废品的、保姆,大部份是商铺、卖菜商人、阶层不一。

我还回了九次丈夫的老家,看望大伯、大嫂。他六个儿子,六个媳妇,有两个儿子是邪党党徒,有个是公安局的副队长。他们开始不相信大法,大伯是退休教师,也受过邪党迫害,看《九评》明白了真相,还想传给其他人看。他儿子(三侄)在体校,第一次见面请我们在酒楼吃饭,我给他们讲真相,讲我与先生的身体变化,他竟手指着我破口大骂,说我是骗他,骂脏话,拍桌子,当场大伯一家子将近二十多个人,还有酒楼的其他客人,都围过来看。当时我心里一下跳的很厉害,怎么受这气啊,这使我剜心透骨了一阵子,没有偶然的事,师父说向内找是法宝,我想也是的,太少回来了,对他们关心不够啊。师父说,“大法弟子在讲真相中要使人发生变化、要能救了这个人,你就不能触动人的负面因素。一定要善,才能解决问题,才能把那个人救了。”[3]我马上调整一下心态,笑着向大伯大嫂走去,赔不是,向这些人发正念,清除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让他们得救。过后,二侄媳妇称我真是与普通人不同,真能忍。后来三侄儿向我道歉并做了三退,其他人也都三退了。

二零零九年由于忙于为同修租房之事,想有个学法小组共同学法,学法放松了,只追求学法形式,自己争斗心、妒嫉心、攀比心、显示心都出来了,没及时修掉,被邪恶钻空子,被绑架关押于看守所一年多,在这期间,我也努力做着三件事,劝退一些人,自己也有正念,不配合邪恶,零口供零签字,尽量背法。大法是超常的,无论天多冷,十几个月天天冷水洗澡,连狱警都心服口服,写真相信给看守所的官员与所有的管教人员,有的教导员让我给她多讲讲大法的事,称文章写的好。出狱前,我几乎每个人都送上自制的卡片“诚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有福报。”离开时,监号里都喊“法轮大法好”。

被绑架回来后,虽然三件事也做,但不紧不慢,又加上女儿的两个孩子要带,状态一直不如以前,学法犯困,发正念倒掌,炼功姿势不到位,安逸心也出来了,天天为儿女孙子饮食忙不停,自己为之苦恼,好在协调同修及时帮忙催促我买了电脑,我学会了上网,经常能看看同修交流心得。我自问修的太差了,说重点愧对师父的慈悲苦度,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振作起来,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完成使命随师归。

个人体会,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大圆满法》〈三、动作机理 〉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