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法轮功 先天性心脏病痊愈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一日】我今年四十九周岁,于九九年元月份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我已病入膏肓,对生命已经绝望。伴随我将近半生的先天性心脏病,经过六个月的法轮功修炼后,全部痊愈。

我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庭,从娘胎生下来就患有先天性心脏病,死不死活不活地挨日子活着。听大人们讲,我小时候经常发高烧,一烧就是几天几夜不退,非得去大医院医治才能退烧。有一次,烧到休克状态大人们又不愿意眼睁睁地望着我死去,只好抱我去大医院。好不容易挂了个急诊号找个医生看病,医生只是瞄了我一眼,骨瘦如柴、嘴乌面黑,便让家人把我扔了。家人无奈之下只好这么做,可家人看着我乌黑的眼珠含着泪在眼眶里打转,又想我平日里撒尿象男孩似的,会招進弟弟。就可怜巴巴地抱我回来。在回家的路上,我又发高烧晕了过去,家人准备回家把我埋了。可我到家又醒过来,真是命大。从此家人便背着沉重负担,唉声叹气的度日。我只是吃点奶粉,吃点稀饭,每天白天盼黑夜,黑夜盼白天,被“呼呼……”的心跳吓得惊魂未定。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便入学读书,家人便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我读书上。因为读书可以找到轻体力工作;因为读书便可以自理;因为读书可以不在娘家做老姑娘。这样我也把读书当作我生命的唯一希望。可无情的命运夺走了我的前程。在一次高考前的体检考核上,体检我的医生用听诊器听我的心脏吓了一跳,怎么这个声音“呼呼……”象八级台风似的,又叫旁边的医生听,那医生一听不住地摇头,太严重了!太严重了!于是院长一起协议,协议的结果是: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病,血管被堵塞,可能引起心肌梗塞,随时有生命危险。我的前程就这样彻底被破灭了。

在走投无路中,阴错阳差便和丈夫结了婚,生下一男一女,日子过得很拮据,而且夫妻之间性格不和,没有一天不吵闹的,我的病情便日渐恶化,整天以泪洗面,对生活失去希望。然而在丈夫和朋友的一次喝酒的桌上,朋友向我丈夫介绍了法轮功,说法轮功如何祛病健身,如何提高心性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丈夫想到对我来说这种功法更合适,回家便向我讲。法轮功学员叫我去学功。在炼功点上,她们手把手的教我炼功,然后又送我一本《转法轮》宝书。

我静心地通读《转法轮》宝书一遍,发现这本书是一本指导人修炼的宝书。

师尊讲:“我这里不讲治病,我们也不治病。但是真正修炼的人,你带着有病的身体,你是修炼不了的。我要给你净化身体。净化身体只局限在真正来学功的人,真正来学法的人。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1]学了这段法以后,我把心一横,把病置之度外,连想都不想,就是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全身心投入于修炼之中,溶化在法中,处处替别人着想,不争不吵,守住心性,做道德高尚的人。师尊讲:“所以这个功完全都是自动在演化人,这样就形成了一种“功炼人”,也叫“法炼人”。”[1]

我每天坚持炼一次或两次功,我能明显地感觉到气机在我身体不停的旋转,这种美妙我感觉到非常舒服。同时小腹部位的法轮(师父给的)不断的“咕咕叫”,师父打出多个法轮在我身体里转,帮我调整身体,一个月后,我大量的便血,漆黑色的块状血片,拉过后,我感觉全身轻松,精神特别好。随着我不断的炼功,心性不断的提高,便血不断出现,心血管的淤血差不多清干净了。接着师尊给我心脏补洞,在一夜似睡非睡中,非常清楚的感觉到一只大手伸在我心脏部位,揉了一把,然后又往下拉了一下。顿时我的心跳有规律、有节奏“突突……”跳动。这前后只有半年的时间伴随我近半生的先天性心脏病就完全痊愈了。

自从修炼后,我完全换了一个人,有人说我是向相反方向活(随着年龄增长我便越来越年轻),我会告诉他(她)们;我炼了法轮功,这个功法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所以我向年轻人方向退。从外形上看,原来体重只有七、八十斤,现在一百三、四十斤;原来面部乌黑,还满脸小雀斑,现在皮肤细嫩,且白里透红;原来脸盘小而尖,现在大而圆。认识我的人无不称赞,法轮功太好了!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