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与家人讲真相中修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一日】父亲被邪党谎言毒害很深,完全听信了电视媒体的造谣、诬陷,认为我走错了路,被劳教迫害是自找苦吃。

当我出狱回家时,父亲整天阴沉着脸,从没好声好气的说过话,家里的气氛很紧张。我只要一提到法轮功三个字,他就用刻薄的话谩骂。我告诉他“三退”的事,他暴跳如雷还拍桌子破口大骂。每次,我们都在吵骂声中不欢而散。我既失望又生气,心里想:我在救你,你还这么凶,你不认同大法就没有未来。当时,我也没有向内找,也没有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生命,只是认为他迷的太深,感觉要破除他的观念破这个壳有一定难度,我感到很无奈。

有一次,我又劝他三退,他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你不要逼我,你再逼我,我情愿死。听到这话我心情很沉重,反而冷静下来了。我问自己:这是在救他呀,还是推他。我向内找,发现我是在用命令的口气逼迫他,而不是真正让他明白真相,是急于求结果,更重要的是我一直把他当作我的家人,而不是把他当作我要救度的一个众生。我很难过,由于我的过错,没能救了这个生命还差点毁了众生,我心里很自责。

父亲的转变

我想,现在他很激烈,我就先缓一缓,给他点时间也给我点时间,先多学法加强自己的正念。通过一段时间的学法、向内找,我看到了自己的争斗心、怨恨心、急于求成和说话不善等执着心,遇事总是用常人的理来评判衡量,所以,才会气恨委曲、愤愤不平。看到了问题的所在,我想要多学习《九评》,以便今后可以说服他,另一方面,我在每天为本地区发正念的时候,也帮他清理背后的邪灵烂鬼。再有,我要改变策略,暂时先不谈“三退,”先让他知道大法是好的,天安门自焚是假的,我们是被迫害的。

后来,我调整好心态,用平和的口气,慢慢开始跟他谈大法的美好及大法显示的神奇。没有了争辩,他也转变了态度开始默默的听,也不发火了。再后来,我跟他说: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能祛病消灾保平安,他也点头默认了,但我叫他跟我一起读,他碍于面子不肯读,只是说:我知道了,我记住了。我想,我不逼你,让你一点一点的去了解真相,打开心结。愿意听真相了,已经向前跨了一大步了。从此以后,我只要一有机会,就跟他谈谈大法的美好,不知不觉他对我的态度也改变了,不排斥了,也不敌视了,也喜欢与我聊天,而且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接下来,我再叫他跟我念九个字,他就念,而且每次都念的很大声,我叫他念几遍,他就念几遍,而且还很开心。我送他的护身符天天带在身边。

看到父亲的转变,看到他的灵魂正在复苏,看到他对大法有了正念,我从内心感谢师父的伟大和慈悲。虽然他还没有表态同意三退,但我不放弃。

父亲的新生

今年,父亲突然重病住院,后被查出是胃恶性肿瘤,医生说已不能开刀,不能化疗,只能保守疗法,其实就是看他的生命力了。看到父亲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而我还没有救下他,甚至连真相都没有让他听明白,我怎么对的起他和他世界的众生,我意识到自己的责任和救人的紧迫感。

我知道,他的胃是由于他长期喜欢吃活虾活鱼杀生的缘故,我应该把这因果关系告诉他,希望他能警醒。在讲之前我先对他发正念:清除他背后干扰迫害他的一切邪恶因素和邪恶生命,让我说的每句话都打入他生命的最微观中去。然后,我告诉他胃不好是因为杀生太厉害,吃了许多活的鱼虾造成的(其实,关于杀生的法理以前跟他讲过的),所以,你以后要记住,千万不能再杀生了。他说:是。我说:你要向这些生命道歉求得它们的谅解,让它们别再怨恨你了,把九个字告诉它们,让它们也有一个好的未来。他说:好。我说:还有件事,以前你说过写过对大法不好的话都要声明作废,然后要跟李老师说对不起。他问我,李老师是谁?我说:是我师父呀,他教我们按真善忍去做,法轮大法是宇宙大法,你身体不好时经常读九个字就会有神佛保佑你的,你知道了吗?他说:知道了。我说:那你就跟着我说:以前所写所说所做对大法不利的话全部作废,李老师,对不起,请原谅我的过错,我现在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另外,曾经被我伤害过的生命,我要对你们说句对不起,请你们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真心希望你们能有一个好的未来。

没想到父亲如此顺从,这给了我很大的信心。当晚,我就把这段话发到觉醒世人的郑重声明上。可不知什么原因后来没有登出来,我就向内找自己有什么问题。我发现有一颗怕麻烦的心,怕自己被长期拖累的心,还有怨恨心,所以,叫他声明完全是站在为私为我的基点上,而不是为他,其中还有情的干扰,我想让他病快点好我可以脱开身去做三件事,同时又想让他减少病痛,因为当时,我只把他当作父亲而不是我要救度的众生。悟到这些我明白了,带着人心救人的动机不纯,基点不对,没有真正为这个生命负责。

另外,他还没有三退,在这问题上一直顽固不化,几年下来我有点失去信心,有时会想,只能等他过世后再帮他三退了。可现在我感到时间的紧迫,一方面,是正法走到了最后阶段,另一方面,他的生命也将走到了最后。我想,我必须要放下一切人心劝他三退,以前每次总是带着担心,怕心,被这么多的人心阻碍,还要抱怨他,恨铁不成钢,其实问题出在我这。

晚上,我调整好自己的心态,先发正念:让我说的每句话都打入他生命的最微观中去,解体他背后和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生命和邪恶因素,不允许旧势力的黑手烂鬼干扰迫害大法弟子的家人,他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的路也有我师父来安排,任何生命不得干扰,谁干扰谁是罪,谁干扰就解体谁,不允许阻碍众生得救。我在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情——救人!我今天一定要救了这个众生。

随后,我心平气和的跟他讲:你知道吗,现在声明三退的有一亿多人,以前跟你说总是不肯退,其实退出来对你身体也好,现在外面天灾这么多,只有三退过的人和知道大法好的人就能躲过灾难保平安,你也退了吧好吗?他说:好。整个过程平和又自然,没有一点私心杂念,完全是为他的,整个空间场充满了祥和慈悲的正的能量。

几分钟的时间,在一问一答中一个生命得救了,一个在邪党文化中浸泡几十年深受毒害的人得到了新生,一个顽固不化、坚决要跟邪党走的老知识份子,终于挣脱邪党的魔爪,选择了光明。那一刻,我没有激动的泪流满面,没有高兴的为他欢呼,只是出奇的平静,仿佛这一切理所当然。我整个人被能量场包围着,我知道此刻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是动动嘴而已。

十年来,我从没放弃过,只要一有机会就跟他讲真相。从满怀信心到满心创伤,从指责他人到归正自己,每一次讲真相也是我修心的过程,我也在提高,在升华。而每次父亲也在发生着变化,从暴跳如雷到安静聆听,从接受真相到读九个字,父亲也在发生着可喜的变化。

现在,父亲每天在读“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九个字,每天至少读三次,每次读十遍。他的满头白发长出了黑发,精神状况也不错。医生说:他的病到最后是疼痛间隔的时间越来越短,便血会一次比一次多,随时有生命危险。而父亲从未感到疼痛,也没有再便血,大便也很正常。我感觉他已经没什么大事,只是没有再去医院检查他的胃,所以不知道结果。但我坚信大法的力量无所不能。从我父亲第一次送医院抢救,身体各项指标都不好,到现在身体各项指标都基本正常,还长出了黑发,这对一个八十岁的老人来说本身就是奇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