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险遭中共活摘器官的一段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八日】我叫曹雪琴,四川广安邻水县人,中共发动对法轮功的迫害后,我遭受过多次残酷迫害,有一段面临生死的迫害经历一直没有揭露出来。

那是二零零二年七月,我被四川邻水“610”非法劳教三年,被送到四川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迫害。二零零三年一月在劳教所里,当时我和身边同修遭酷刑惨无人道的迫害,每天都看到教人向善为众生操劳的师父和大法被恶警、恶人诽谤、谩骂,心里非常痛苦。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使我整个人完全恍惚了,什么也不知道了,更想不起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周围人和自己的存在,只有一点意识自己还是法轮功学员,我还有师父。

后来渐渐清醒过来后,在邪恶的环境中我选择了绝食反迫害抵制邪恶。迫害前我一百三十八斤的体重,从迫害到绝食两个月左右,只剩下六十多斤。吸毒犯在恶警的唆使下随时打我、眯眼就马上遭毒打,罚坐军姿,强行灌食等。吸毒犯邓林、陈××等几个人强迫我坐军姿,她们在背后按住我两边肩膀,用膝盖猛踢我腰部,由于反复折磨我站不起也蹲不下,把我折磨得不象人样,随时都有生命危险,我闭目躺在铁床上,队长李琪(音)在我鼻子处探看有无气息。

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十多个恶警强行把我拖到一辆面包车上,双手分开两边铐在车上,开出劳教所来到一所医院,后来才知道那是资中中医院,我被很多警察轮番严密看管,第二天副队长尹丹对我说:“你转不‘转化’?”我说不。她说:“你不‘转化’,那就把你弄去开刀。”我说不。她们就把我弄去进行身体全面检查。第二天狱警杨正容(音)又找我说:“你转不‘转化’?不‘转化’就开你的刀。”我说不。那天她们还跟了一个包夹法轮功学员的恶人曹洁梅,她也来对我说:“你转不‘转化’?不‘转化’就会开你的刀。”我仍然说不。她说:“没办法,这一刀是你自找的。”下午我对狱警杨正容(音)说:不要迫害我,她说:“那你马上‘转化’,‘转化’了马上拉你回中队。”我说不。她说:“那没办法。”

面对中共邪党控制下恶警恶人毫无人性的迫害,当时我多想逃离这魔鬼般的黑窝啊。我望着窗户外大概有四、五层楼高,几个警察日夜看守,还把我铐在床上,我对周围的环境也一点不熟悉,我没法逃脱。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

一天,一个五十岁左右、约一米六高的男子向关押我的门口走来,刚走到门口,被恶警杨正容(音)凶巴巴地喝道:“你是什么人?你来干什么?谁叫你来的!”那人吓得边退边说:“对不起,我找错地方了。”恶人马上追过去了。四、五天后,我看见一位身穿白大褂的医生模样的一米七左右的男子对看守我的警察说着什么,我很注意听但听不太清,但我感受到大概是说身体有不合格的地方,不宜手术。隔了一会 ,恶人曹洁梅走到我的面前对我说:“算你走运。”由于体检不合格,他们打电话把我妹妹叫来,隔一天由当地“610”的人把我接回家。

对于这件事我反复想了很久,在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灭绝迫害中,恶警、恶人个个都从中牟取私利,钻营取巧,升官捞钱,哪会管法轮功学员的死活。恶人曾对我说:你说你炼法轮功把病炼好了,打都要给你打出毛病来。他们经常说:中国人这么多,死你几个炼法轮功的算什么!

再说,他们怎么又突然对我身体这么关心?虽然我不是医生,从道理上讲,六十多斤的体重能上手术台吗?又能下手术台吗?如果体检合格又会是什么后果?并且从二零零三年五月我回家至今已十一年了,身体一直很好,被迫害前也很好,他们强行开刀什么用意和图谋?

还有那千千万万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如果同样遇到象我这样被迫害的情况,如果是体检合格的,以开刀或动手术的欺骗方式上了手术台的,能活着下手术台吗?他们的器官会不会被强制摘取,用以高价贩卖、从中牟利?回想起来真让人害怕,更值得让人对中共的邪恶本质有个清醒的认识啊!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18/回忆险遭中共活摘器官的一段经历-3016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