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我俩向您谢恩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九日】我出生在一个家居深山的贫苦家庭,妹妹五岁时饿死在坡上,一九六零年四十五岁的父亲在邪党制造的大饥荒中饿死在田里,兄弟十八岁时无钱治病死在床上,九口人在五年内死了三口,这个家就剩下我和重病缠身的母亲,以及不满十岁的弟弟和妹妹。

妈拉着我的手说:孩子,离开这个鬼地方,到远处逃命去吧!家中就我是一个劳动力,那时邪党成立什么公社,我走了,谁在家挣工分过日子呢?当时,正值边疆招人,不走又怕错过机会,想来想去,想出了一个办法,找了一个身强体壮、十分能干的妻子来帮助母亲料理家务,把这个家撑起来,我就这样离开家,到了一个单位工作。

我家是简陋的茅草房,屋外下雨屋内下,屋外不下雨屋内还在下,妻子就是在这样一个屋里面生活。怀孩子时,正值伏天,年轻无知,只图怎么凉爽舒服,在茅草屋里的湿土地上,还泼上水铺上竹席,挺着大肚子,睡觉纳凉几个月,染上类风湿关节炎这种严重疾病。身体右侧肌肉萎缩,针扎不知痛,骨关节开始变形,大小医院看了不少,都说无法治疗。

祸不单行,病魔缠身没甩脱,又招来人灾横祸,真是雪上加霜。一九六四年邪党搞什么“四清运动”,说妻子是“四不清”,整天挨批斗,要把她批倒批臭,逼得她无路可走,趁着夜深人静之时,避开看管的民兵,偷着来到一个大水塘前,准备跳水了却人生。两眼一闭直往水塘中扑去,可是却跳不下去,就觉的身后有人拽着她,并且身不由己的又把她拽回那个屋里。

她在这屋里好似在地狱,哭无泪痛无声,全无求生的想法。到了深夜,又偷着出去跳崖。走到一座数十丈高的悬崖边上,痛哭一阵后,就往崖下跳。还是跳不下去,明明白白的感觉到身后有人拽着她,还不停的跟她说:“以后会很好的,以后会很好的。”又把她拽回到那个屋里,是神灵护佑才使她活了下来。

“四清运动”结束后,啥问题没有,莫名其妙的折腾她一年多。这时,她的身体已经垮了,类风湿关节炎越来越严重,肝、胆、肾、心脏、胃全都有病,从头到脚没有一处好的,药物不断,常住医院治疗,魔难根本就无法解脱。

一家人就她这一个正劳动力,现在把她磨成这个样子,别说挣工分,生存下去都是问题了,在无奈的情况下,只好把她接到我身边来,由我来照顾她。重病把她折磨得非常可怜,奇痒症犯了,难受的在屋里跳来跳去哭叫,钻心的痒。类风湿关节炎犯了,就只好给她按摩止痛。为了减轻她的痛苦,我专门去学针灸疗法,替她针灸,也不管用,还把我也拖得精疲力竭。送她到那些大医院求医,找名医治疗,名医也治不了她的病,那些医生看了,个个都摇头,说她患的病是一种绝症,谁也没有办法。

我对妻子说,不是我不拿钱给你医治呀,是医生没有办法医呀。我们两个人的命都苦,你得绝症我也是一身的病,我们这个家要垮了,看来医院是救不了我们,去找神仙吧。从此,我也下决心找仙术。

我搜集了好多的修行故事书籍,走访了很多很多的所谓民间高人:有道家跑江湖的名流,有耍小能小术的卖药先生。我妻子入了佛门,有空就往庙里跑,一心一意为庙里服务,做了不少事情,一晃就是十多年。但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庙里也不清净,大肉偷着吃,麻将照样打,争争斗斗时常可见,物质利益高于一切,实质是一个旅游场所,为谋求效益的一个经济实体。

妻子没有找到长生术,我也没有什么收获。我挤出时间去闯荡社会,走了半个中国,病急乱投医,凡是气功我就学,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我都去拜访。练来练去,练出一身病来,皮肤黑黑的,走路提不起脚,坐着就迷迷糊糊。人家看着我这个模样就害怕。

也许是神看我们诚心,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妻子到公园里转悠,一熟人拉着她说:“走,去炼法轮功,这功法太好了。”也可能是缘份到了,听到法轮功这几个字,她就觉得很新鲜,一下子精神起来了。到了那里,她站在炼功人群后面,跟着前面的人做的动作做。炼了几个早晨,五套功法就学会了。同修又帮她请来一套大法书籍。从此,她走上了大法修炼的路。

修炼法轮功确实好。五套功法炼下来,心清体透。好啊!真是好啊!三个月修炼过去,妻子的偏头痛、鼻炎、喉炎、哮喘、胸膜炎、胆囊炎、肝炎、肾盂肾炎、胃炎、胃下垂、肠炎、盆腔炎、子宫肌瘤、痔疮、类风湿关节炎、风湿心脏病,皮肤奇痒症等等疾病全不在了。她体验到那种身体没有病的感觉太玄妙了,全身象一个面包,松软软的。她的胃口也好了,冷的、软的、硬的食物都能吃,走路生风,做啥事不知道累,爬上坡后面就象有人推似的,非常轻松,神奇呀,太神奇了。她那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她修大法的神奇效果使我震惊,我也跟着她修炼起法轮大法。法轮功确实神奇,在极短时间内我就知道或感受到了很多玄妙的东西。

法轮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既修性又修命,师父下给我们(主元神)一套修炼系统,机理和机制,在炼五套功法时,只要法理明晰,心态纯净,动作准确,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好,师父就会在另外空间给你演化。我在做每一个动作时,会听到师父那亲切的口令声,随着师父喊的声音,一股暖流走遍全身。在炼第五套功法时,有时会感觉象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全身非常舒服,心清体透,好似全身有被能量包容之中的感受。每套功法都藏着玄机,都在清理我的身体,净化我的身体,改变我的本体。我修炼五个月后,身体基本达到无病状态,低血脂,肺气肿,胃炎,胃下垂十四公分,脉管炎等等疾病不翼而飞。那种无病的感觉玄妙至极,用尽最美好的语言也难以表达完美。

纵观历史,横观眼前,不管是有钱有权的,还是达官贵人,哪怕是皇帝,他们不知想了好多办法,采取了若干措施,也没有看见或听说过谁用灵丹妙药救了自己的命。可我们的师父做到了。他把一个绝望的走投无路的妇女救活了,把一个破碎的即将崩溃的家庭的创伤愈合了,让我们脱离了无边的苦海,成为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和妻子的每一天都是快乐的,这种快乐是没法形容的。

师父,我们俩在这里向您磕头谢恩了!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