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教师工作中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日】我是一名中职教师,新接一个班级,因是其他班主任没带好(学校最差),学校领导点名要我接替该班级做班主任。

一、对学生、家长讲真相

这是两个班级的合并班,接近七十人,出勤率低,又吵又闹。当时我也想推脱,转念一想,我是修炼人,没有偶然的事,也许这个班有师父安排的有缘人要救,于是答应了,很快我把班级带上轨道,得到领导与同事一致表扬。

有一天放学,我到班级检查卫生。有一个女生在班上看手机,见我来了,马上迎过来,帮我把班上卫生不足之处打扫干净。然后问我:“老师,你这样认真工作,不累吗?”我回答说,老师有锻炼,加上平时每天都看有益的书,工作主动,所以不累。学生问我看什么有益的书,我不加思索的说:“看《转法轮》。”我对这位学生说老师原先身体不好,通过修炼法轮大法,身心健康,工作努力认真,得到领导、同事,学生家长尊重表扬。学生有些诧异的看着我,因为当时时候不早,我想回家煮饭,就没有深入解释,草草收场,只说以后老师还会给你讲大法的美好。

不料,学生周末回家告诉家长听,还表示有些害怕(她想到电视上的污蔑大法的镜头,邪恶迫害无孔不入)。紧接着收到学生家长的短信,大意是:作为一名教师,不能误人子弟,怎么传不好的信息给学生,你不想工作了等等。口气咄咄逼人,我当时看到信息,一阵紧张,全身肌肉麻麻的,但师父的法理马上浮现在脑海中“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 修炼人 装着法 发正念 烂鬼炸 神在世 证实法”[1]坚定一念:“我要救这位家长。”

我按短信回了一个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中年男子。当时家长还不承认他发了短信给我,我就直接讲大法的美好及洪传世界,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上亿人接受,所到之处人心归正,真善忍普世价值没有错,中共部份高官利用手中政权一手遮天搞文革式迫害,分析天安门自焚是做假的。正义律师为大法弟子辩护,要求无罪释放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中共腐败不得人心才会害怕手无寸铁的善良百姓……一个多小时的善心交谈,这位家长彻底明白大法真相。并交待我不要报复学生。我说你一百个放心,师父要我救人,善待众生,我会更好的对待学生,后来这位学生对我没戒心了,看到我就笑。因为我每次都主动微笑面对她。

通过此事向内找,觉得自己当时向学生讲真相太草率,有急于求成的心。在师父慈悲加持下,把坏事变成好事,学生、家长都得救。

在这个班上,我每周只上一节班会课。因为本学期时间很短,马上面临毕业实习,师父看到我救人心切,就悉心安排了在毕业前夕,连续两周在我班代课四节,第一次代课很快有切入点(一个学生让我讲法轮功),因以之前有对几个学生讲过真相,同学间相互传这事,我想是师父安排我讲真相,我从天安门自焚是做假,讲自己十几年修炼身心健康受益无穷,工作认真。讲大法洪传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真善忍普世价值完全没错……学生听得很认真。不时有人提一两个问题。下课还继续跟提问的学生解释,学生明白真相,我也暗暗为学生高兴。

后一次代课时,看神韵一节课。虽有干扰,一、两个学生想要看别的电影。当时我发正念,电影怎么也打不开,最后学生还是看神韵到下课。这为后来给几位学生讲真相劝三退奠定基础。

二、引导同事修炼法轮功

一个同事个子较弱小,学校安排她做班主任,她担心自己做不好。她看到我班上管得井井有条,就向我请教。一来二去的我寻找机会跟她讲大法真相,并表示我是因修大法才能更好的工作。她很想看大法的书。我把电子书拷贝给她,同时也给她“九评”、“神韵”、“周刊”、“周报”、“法会交流文章的录音”等资料。她都认真阅读,提高很快。现得法近两年,多次过关时,都找我交流。

其中一次丈夫要她协议离婚,我与她交流向内找,是否我们做的不好,才会来这个干扰,向内找,同修发现自己有自以为是的心、妒嫉心、争斗心,不尊重家人的心、怨恨心、依赖心、利益心等,与婆婆关系不好,经常与婆婆赌气,婆婆不喜欢她,还劝她丈夫与她离婚,她丈夫也觉得这个家不和睦,离了算了。与同修一起向内找后,我劝她与丈夫和婆婆道歉,要他们原谅她之前的过错,重塑自己。她按法理的标准,真的去找婆婆和丈夫道歉,这之后婆婆原谅她了,丈夫也陷入深深的反思与自责,家庭和好了。再不提离婚之事。我跟她说是大法救了我们,是大法救了这个家,要谢谢师父。同修会心的点头。不停的说谢谢师父,谢谢大法。

这件事给我碰上了,我也向内找,深深的反思了自己,同修存在的心,我也或多或少的存在,其实也是提醒我也要提高了,在帮助同修的过程,我觉得法理更清晰了,也不断解体了这些心,提高上来。

这几年师父经常会安排有缘的同事一起出差,因为几天时间培训或学习,事情相对会单纯些,我会不失机会的跟同事讲真相。我一般会从学生的难管,教育体制的失败,社会做假成风,高层官员腐败等作为切入点去讲,或从谈身心体健康的为切入点去讲真相。同事都很认同,有的表示要跟着学炼。

三、与领导讲真相

我校领导大部份人知道我修大法,有的是我直接找他们讲并送资料给他们看,有的不敢接资料,但也听明白真相,保护大法弟子。但有个别领导被媒体污染,认为我是被骗了。

有次教师聚餐,副书记喝了些酒后,坐在我的旁边,劝我放弃修大法。他说我什么都好,为什么就学这个?我说我是学了大法后,身心健康了,所以处处都以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做到更好。(修炼大法后,我工作上表现突出,年年评优秀教师或先進班主任。受到领导、同事、学生、家长一致好评。我想这些都是为了证实法而出现的。)我说是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大法是救人的,是正信。天安门自焚是做假,我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一个好人没错,迫害是被指使做坏事。听了这些话后,他没趣的离开。

后来他女儿跟我聊天时(他女儿接过我送的神韵光盘),我怀着善意说,你老爸是被指使的参与迫害,迫害好人天理不容,我举了一些遭恶报的例子给她听。例如,公安局长任长霞,迫害大法的急先锋,离奇死亡,并死不瞑目,连她妹妹都说是遭报应了。演员高秀敏恶报死亡,因演了污蔑大法的小品(丈夫是该小品的编导),全家遭恶报。罗京主播遭恶报癌症死亡。陈虻是拍《自焚》的导演遭恶报死亡。这些人都年仅四十几岁,为中共卖命,被邪恶吞噬了年轻的生命。我想他女儿会告诉她爸,现在副书记看到我也微笑点头,这是明白真相后欣喜。

四、在工作中向内找,提高心性,救度众生

(一)评优之事

期末,一年一度学校评优开始了,每个组一到两个优秀名额,大家都想要。我们修炼人应放淡名利,平时读法时心很淡,但到现实中也混入常人。

总想平时自己工作认真,年年有优秀。这个优秀应该评我吧,没想到后来在小组投票之后落选了,我那个心理不平衡,上下翻腾,晚上睡不着,还打了一个电话给组长,怨恨(怪组长没引导好组员,投票不严肃,有拉票现象)。还分别打一个电话给正、副校长(说组里不认真投票,不按工作实际投票)领导也肯定我的工作无可挑剔,评优一点不过。我还底气十足的跟校长讲这种评选方式不好。被名利心带动的不行,愤愤不平,为的是自己名利。剜心透骨,觉得很难受之时头脑浮现出一个例子,描述一个高校老师同修,在学校表现很好,领导一定要评他“优秀教师”,他主动让出这个优秀名额。与同修相比,真是无地自容,我是一个修炼人,怎么能与常人争夺这名利呢?这样还能救同事领导吗?我向内找觉得这件事,就是去我的名利心、妒嫉心、怨恨、委屈心而安排的,一定不能被事情的表面带动,按法的要求做,去掉名利、怨恨、妒嫉心。一直正念压抑这些心,灭尽这些心。第二天看到组长和同事,还是委屈的流出泪,但我马上跑去厕所抹去泪,一遍一遍告诉自己是修炼人,不能被这些肮脏的心带动去做坏事,破坏大法形像。师父告诉我们的使命是救人,光想自己,怎么救人。我们做每件事的基点应该都是为他的,才会更好的救度众生,悟到师尊的法理,自己空间场马上清亮起来。一股暖洋洋的能量包围着自己,殊胜无比,轻松无比。师尊推着自己往前又迈了一大步。谢谢师父的苦心安排。

后还是被评上本年度“先進班主任”,这时,我已心如止水,没什么感觉了。这是去掉人心以后淡定自如。

(二)招生之事

我们中职学校,近几年生源骤减,每年暑假都要求全体教师参加招生工作,被认为是学校工作的重中之重。这项工作是很艰巨的,很多老师完不成这项工作任务。我本着修炼人无私无我,无条件配合学校认真工作。

从二零零六年至今,连续八年招到学生数位居全校前茅,年年获得学校招生先進奖,今年招到二十名学生,业绩位居全校第一名(今年招生是历年最困难的,学生数很少)。被领导同事公认是金牌教师,这是没修大法之前想也想不到的工作效果。这是修大法修出的善心语气感化人心后的效果,跟我接触的学生家长通过沟通都愿意来我们学校。

当然这过程也去我的名利心,好几次与同事招生名额冲突,不断冲击我的名利心、争斗心,不断放下名利心、争斗心,在招生工作中升华自己,提高心性。也利用这项工作证实大法的美好,向每个学生、家长送神韵光盘,让这一法器救度有缘人,基点站对了,救人效果就好。

军训期间看到一个学生被班主任带到休息区,头晕想吐,一看是自己招来的学生,过去安慰她,并去她宿舍关心她,教她念“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她认真的学念起来,并表示非常感谢我。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教师节那天,她亲手用二十根棒棒糖和其它材料做了一束花送给我,真是一份让人惊喜的特别的礼物,我想是师父鼓励我多救人吧。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