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儿感悟:和亲人讲真相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我娘家是一个大家庭:大姐、三姐、我及我的丈夫都修炼法轮大法,然而,家中常人大哥、二姐、二姐夫、三姐夫却对我们总是气哼哼的。

三姐夫为了阻止三姐修炼,甚至使用暴力,因此,三姐一直独自一人修炼,不能和同修接触,偷偷找机会出去讲真相,修炼状态时好时坏。几天前,我和三姐约好,我们一起回娘家(大哥家),她想好好的和我交流一下,帮帮她找找漏。

于是,在前天,我和丈夫同修一起去了一个很远的集市发真相挂历和资料,然后回娘家。结果,我们在集市上碰到了三姐夫,在我到娘家之前,三姐夫就把电话打给了三姐,他以为三姐也和我们在一起发资料呢。三姐事前并不知道我去赶集,她接到电话说,自己在大哥家的炕上坐着呢,三姐夫不信,让三姐把电话给大哥,以印证三姐是否在撒谎,大哥接了电话,于是,三姐夫告了我一状:“老妹俩口子又去干闲事儿去了!”大哥气哼哼的说:“我都不管了,你管个啥劲,吃饱了撑的?!”

我到了家,和三姐在法上交流了几句,大哥進来沉着脸说:“你们就没别的了,只会说这个?我看你们连正常人的话都不会说了!”我和三姐说:“我们说的都是最正的事儿啦!”大哥“哼”了一声,不再理我们,一整天都拉着脸。

下午,三姐的小女儿打来电话,说她爸爸(三姐夫)明天要去打工(其实是在撒谎,骗三姐回家),让妈妈回家。三姐说:“明天你二姨卖棉花,妈妈要去帮忙,明天下午,妈妈再回去。”大哥在一边说:“回去得了!”我和三姐对望一眼,苦笑:我俩成了不受欢迎的人!

第二天,我俩去二姐家帮忙,空闲时,我俩去屋里暖和暖和,又说起二姐家的那个二姐夫,当宝贝似的供着的毛魔塑象。三姐说,拿给二姐的孙子,摔了它。二姐听到了,竟然朝我俩吼起来:“我家的事儿你们别管!”三姐说:“为你好!”“不用!”二姐吼道:“你们还有别的吗?整天都是你们那点事儿!以前咱姐妹到一起,说说家长里短的,唠点儿闲嗑,现在可好,你们都不会说正常人的话了!”

三姐和二姐争辩起来,我在一边静静的听着,陷入了深思!过了一会儿,我喊了一声“停!”我对三姐说:“你犟啥呀,二姐说的就是有理!”一句话,姐俩有些打愣,二姐想不到我会帮着她说话!三姐还要辩解,我说:“二姐说的对,咱们太过了,我们可以自己去交流,不要在二姐他们面前,他们不理解,就会烦哪!”

到了外面,我对三姐说:“咱们是修炼人,要处处为别人着想,可是我们只想到自己的感受,高谈阔论的,忘了二姐他们是常人,他们理解不了的。而且常人有怕心,我们只顾自己了,隔三差五的姐俩或姐仨(大姐也是同修)一起来聚会交流,没考虑哥哥的感受,他们是常人,有怕心,担心我们出事,又害怕连累自己,多辛苦啊!”三姐点头:“唉,真是,难怪,他们越来越讨厌咱们!”

中午吃饭,二姐和我们姐俩诉说着她的烦恼,我俩静静的听着。其实二姐是很认同大法的,只是没和我们一起修炼,她说:“我们是亲姐妹,你们是不会骗我的。”我知道是我们没做好。

收拾完碗筷,我俩回哥哥家发正念。我想起昨晚我读《转法轮》〈第八讲〉“欢喜心”一节时,和三姐说起这个村曾经炼功点的小媳妇,买的活鱼放到死再吃,外出不锁门,说是师父给看家,一百元的钞票当书签等等,被村里人说成是神神叨叨的,后来迫害后,被丈夫一家人摧残致疯,前些日子据传已去世,还不到四十岁!我说:“她咋学的法呢?师父的法讲的多清楚啊,咋就看不到呢!汗颜哪!”自己还在笑话同修呢,师父的法天天读,自己不也是不悟吗?还在怪家人不理解自己呢!

我对三姐说:“咱们这也是欢喜心,行为跟正常人不一样啦!还怪常人层次低,却不知道自己已经偏离了法!法天天学,两年啦,还不知道向内找!咋学的法呀?对得起师父吗?!”

找到了执着,法理清晰了,发正念清除干扰,心里亮堂了,那种不被家人理解的委屈也没了,环境也变了。

三姐下午回家,我也想回家,第二天是集日,想去赶集讲真相,大哥说:“别走了,明天我用摩托车带你去赶集!”

这两天的经历让我悟到,和家人讲真相,不能过于急迫,多听听他们的唠叨。放下情,用慈悲心去理解包容他们,处处为他们着想,让他们感受到我们还是他们的亲人,只是大法让我们变得更加亲切、更加亲近,更加值得信赖,潜移默化中让他们感受大法的美好!

因为学法时间短,层次低,悟性又差,说出来是想给同修提个醒,有不妥之处,希望同修慈悲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