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堂堂正正走出派出所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二日】二零一一年末,和往年一样,我地同修整体配合给全镇百姓发放真相年历,同修们整体配合包村包片逐村逐户发放。

十二月二十六日那天,我们在发最后一个村的时候,大约十点多钟吧,正在发放的过程中,可能是被不明真相的人报告给警察,我被镇派出所两名警察绑架。当这突如其来的事情发生时,我一时不知所措,随后我头脑立即清醒,明白自己被绑架了。警察追问:“你们来了几个人?别人(指同修)在哪里?”我知道决不能说出同修,一概回答不知道。他们又开车绕了几个来回,可能是在找别的同修吧,但没找到。我在心里求着师父保护同修。

在去派出所的路上,我一边在心里呼唤着师父救我,一边发正念,解体背后操控警察迫害我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一边给他们讲真相,我告诉他们,我发真相挂历是为了让村民了解真相,生命能得救,有个美好未来,我没有做坏事,没有错。你们也不坏,你们只是被利用了,希望你们了解真相,别做错事,那样对你们,对你们的家人都不好。说到这儿,我身边的警察回手就照着我的右边脸上就是一巴掌,啊,你敢说对我家人不好。这一巴掌打的很重,可我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我明白是慈悲的师父在保护大法弟子。

我没有怕,也没怨恨他,继续对他说:“你只要别做错事,就不会对你家人不好。”我这么一说他不吱声了,开车的警察说了一句:等我回去收拾你。我不为所动,继续发着正念。我身边的警察指着我包内没发完的挂历问:包里有啥?我说只有真相挂历,看看吧,了解真相你会得救的。他就从包里拿了一本从头到尾看了起来。

到派出所之后,从车上下来,我想,今天既然到这了,就是我捣毁邪恶来了,就是向你们说真相来了,平时我还到不了这儿呢。

到里边之后,过了两道门,把我关進一个带栏杆的房间里,里面的一个小警察问我叫什么名字,哪个村的,挂历哪来的。我笑着对他说:别问了,我不会告诉你的。接着他们把我上衣口袋里十来张护身符小卡片和四个小挂饰护身符拿走和挂历放在一起,留下那个小警察看着我。我边发正念解体看着我的小警察背后的邪恶因素,边给他讲真相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他答应了,我继续劝他三退保平安,他答应退出少先队。

接着又换一个小警察看着我,我知道他也是个有缘人,就告诉他大法真相,让他记住大法好会得福报,他很痛快的答应了,劝他三退,他说什么也没入过。和他讲真相时,绑架我的开车的警察过来和我大声喊叫着,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我立刻发正念,解体操控他的一切邪恶,不允许他对大法弟子犯罪。他喊叫了一会儿就走了。

这时又来了一个警察看到地上放着的挂历拿了一本看起来,我说好好看看吧,了解真相你就是未来的生命,你会得救的。他边看挂历边说:“这挂历太好了,法轮大法真好啊!我拿家一本去。”说着拿着挂历就走了。

这时,打我的警察拿来照相机,把真相挂历和护身符照了相,过了一会儿,他拿着纸和笔递给我说:“这些东西不给你了,你签个字吧。”我接过来看到是三张纸,最上面的一张写着扣押物品清单,后面是他照相时的记录,后两张我没看到写的是什么,我随手把东西还给他说:“这些东西送给你们可以,拿回去好好看看,扣押我不承认,我不会签字的。”他说:“快签上吧,不签怎么行呢。”我笑着对他说:“拿去吧,我不签。”他说了一句“不签,一会再说吧。”就走了。

因为师父讲过:“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大家都这样做,环境就不是这样了。”[1]这时派出所里静静的,只有那个小警察坐在那玩手机,我问他几点了?他说十二点十分。我坐在地上,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着派出所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邪恶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强加给我的一切,绝不承认绝不要,谁说了也不算,只有我师父说了算,就要师父安排的一切,就走师父安排的路,即使我在修炼中有执着有漏,有我师父在,有大法在,我会从法中归正,同化大法,任何生命都不配管我。

尽管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见,但我知道另外空间是一场正邪大战。我在心里和师父说:师父,弟子绝不背叛师父与大法,绝不出卖同修,绝不给邪恶留下只言片语,零口供,零签字,请师父给我家里的大法书和大法真相资料下个罩,任何人都看不到家里有关大法的东西,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外面还有我该救的众生没得救呢,今天我就堂堂正正的回家,我的一切由师父给我做主。我背着师父讲法,其中一句打進我的头脑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2]。

这时我家人来了,因到派出所一下车,我丈夫的二姐正在派出所和同村的一个妇女办身份证来了,看到我从车上下来,我進到里边之后,她到处打听我的情况。警察从她那得知我是哪个村的,他们就去我家非法抄家,抄走了四本挂历、五个小扇子、一个小挂饰护身符。我的大姑姐来了之后,可能是着急吧,叫我快把所有事情说出来,旁边的小警察也跟着说不把事情说出来,今年过年我别想在家过了等等,我明确的告诉他们说“我今天要是把什么都说了,我才回不了家了呢,我什么都不会说,我今天就是堂堂正正回家。”他们俩都说:“那我们就看着你怎么回家。”

又过了一会,开车的警察叫我到另一个房间里,说是我丈夫的姐夫给他们打电话了,看他们的面子叫我回家,又说些不好的话。我继续发正念,灭他背后的一切邪恶。下午一点多钟,我堂堂正正的走出派出所回家了。

表面上是看面子回家的,我心里明白是师父保护我回家的,因为这不是人对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间的邪恶针对大法弟子有执着有漏迫害的,用人的情面是不起作用的。事后得知,同修到处找我,正遇到那位我给讲真相的一个村民,从他那得知,我被绑架了,同修及时回来通知我地同修发正念,解体邪恶。

回来后,我找到自己被迫害的原因,是因为觉得眼看今年的年历快发完了,起了欢喜心,还有就是最后一个村发完了就完成任务的执着心,没把众生得救放在第一位,被邪恶抓住漏洞迫害。

弟子衷心感谢慈悲的师父对弟子的呵护,感谢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