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费城自由钟前传递真诚心声(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圣诞节,很多海外华人都在计划着如何轻松度假或与亲友欢聚,但对于居住在美国宾州费城近郊的谈女士来说,却有一种异样心情。

大洋彼岸的焦虑

谈女士虽然已是七十四岁高龄,但身体很好,看上去神采奕奕,她说,“我每个周末都与其他一些法轮功学员来到自由钟这儿,向来往的游客们介绍法轮功。”“这里是一块自由的土地。可是我的女儿在北京,却因为象我这样给人介绍法轮功,今年被非法抓捕,而且现在已经判刑。”

据谈阿姨讲,她女儿崔红与外孙女因为给别人法轮功资料,于二零一四年六月三日被北京西城区派出所警察绑架、并非法关押,一直到十一月二十四日才在西城区开庭。这些在明慧网上曾有过报道。

“其实二十四日的开庭也只是走过场”,谈女士说,开庭前法院没有告知家属及律师具体开庭房间,而且当家属要求旁听时,被法官郭亚军阻止,声称“做过笔录不让进”。当律师提出疑问后,法官对律师出言不逊。开庭时,法官郭亚军和公诉人屡次打断崔红正当发言。而且当律师进行无罪辩护时,法官和公诉人表现非常恼怒、态度恶劣,并在休庭后对律师进行人身攻击。

谈女士说,当时法庭上草草了事,并没有什么结果。后来又过了几周后,在十二月十九日接到通知,被判刑三年半。“我女儿不服。人常说:受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我们只是向人介绍自己(修炼)身心受益的经历,又有什么错呢?”目前,崔红已经向北京市中级法院提出上诉。

谈女士说,她女儿在艺术学校工作,修炼法轮功后,母女俩身体好了许多,都很高兴。由于这场迫害,她女儿被调去只能做后勤了。当崔红在九月二十六日被从北京市第一看守所转回西城区看守所,在检查身体时发现肺部下方有严重阴影,并出现高血压(高压190,低压120)和胸闷等症状。“我很为她担心,真希望她能象我们一样拥有自由。”

香港游客:“你们很平和”

在美国独立自由精神的发源地——费城自由钟独立宫广场上,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争相阅读介绍法轮功和反迫害的真相展板,索要真相资料,并拍照录像。
在美国独立自由精神的发源地——费城自由钟独立宫广场上,来自中国大陆的游客争相阅读介绍法轮功和反迫害的真相展板,索要真相资料,并拍照录像。

自由钟是美国自由精神的象征,每天至少有数千人来观光,其中包括很多华人。谈女士说,她最近就遇到过一位来自香港的李姓观光客,这位李先生告诉谈女士,“我在香港接触过法轮功,感觉挺好。你们很平和,也没有妨碍我们生活。可我还是不明白,共产党为什么要镇压你们呢?”

谈女士当时与另外一位学员托尼解答了这位游客的疑惑:其实一开始,大陆官方与媒体都是支持法轮功的,因为既祛病健身,而且真善忍又促进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但随着炼功人数的快速增长,当时掌权的江泽民就开始有想法了。事实上,当时七个政治局常委中只有江泽民主张镇压,而且称之为‘你死我活’的斗争。”看一看中共的历史就会明白,从“三反”、“五反”,到右派与打倒刘少奇,中共一直搞政治运动。谈女士和托尼建议李先生看一看《九评共产党》,就能明白中共为什么一直用暴力与谎言来维持其统治,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这场镇压会发生。

“有人说我们搞政治,其实从九六、九七年开始,共产党上层就开始进行调查,甚至派人想打入学员内部。但后来才发现,这只是一个炼功的民间团体,每个人只是想提高身心健康,既没有什么组织、也没有政治纲领,所以许多原本前来卧底的国安或公安人员也成了真正的法轮功学员。”对于这一点,李先生说他知道,他说最近在香港的公众活动中就有许多来自大陆的人。

与谈女士在一起的杨女士说,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要在这里向人们,尤其是中国人,介绍这些。“许多人本来并不了解,但却因为中共的自焚等造谣而开始仇恨法轮功。这样对他们很不好。从迫害开始到现在已经十五年了,当中共因坏事做绝而被上天扫入历史垃圾堆时,这些人可怎么办呢?”好在许多人开始渐渐明白,并陆续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来保平安。

谈女士还说,“虽然不会英文,但对路过的西方游客,我也给他们一些资料看,让他们了解发生在中国的迫害真相。”

费城银行家:“她为什么在流泪?”

自由钟广场前往来的游客来自于许多国家与地区,最近曾有一位来自地中海的老年夫妇在向一位法轮功学员了解情况后说:“你们在这儿挺好,与自由精神很相符。”

另一位观光客来自费城本地,他指着桌上的真相图片诧异地问法轮功学员:“她为什么会流泪?”当听到法轮功修炼者在大陆因信仰遭受到严重的迫害时,这位先生很受触动。他说自己来自波兰,目前在费城东北区一家银行任职,由于父母有过类似的在共产国家受迫害的经历,所以这些对他并不陌生。“和父母相比,我幸运了许多。在这里,我有着自己的家庭,过着和平的生活。”由于职业关系,他知道许多大陆的中国人,工作环境很糟糕,而且言论自由受到限制,所以精神上受到很大压抑。“每次想到这些,我的心都要碎了(It ripped the heart of me)。”在临别时,这位先生抑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说:“不管是哪个民族,讲什么语言,发生这样的迫害,都是很糟糕的。”他希望这场迫害能够早日结束,并拿了一份英文《九评共产党》后才离去。

还有一位亚裔,正在匆匆地赶往附近一个景点,经过法轮功学员的展位时,用英文说“做得很好”,“你们可要坚持下去啊!”对此,谈女士很感动。她说另几位学员,也与她年龄相仿,但“不管酷暑还是寒冬,我们每个周末义务来到这里,没有名、没有利,为的就是能让中国同胞们有个平安的未来。”

是啊,望着寒风中的谈阿姨,不禁令人想起英国诗人雪莱在《西风颂》中所说的: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