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到矛盾向内找 放下自我、圆容整体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六月得法的大法弟子。九九年“七•二零”后,经历了被迫害,走出来;又遭迫害,又走出来;再遭迫害,再走出来的一个跌跌撞撞的修炼过程。当跌得头破血流时,是慈悲伟大的师父没有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把我唤醒,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下面把我修炼中提高心性的几件事向师父汇报、和同修们交流。

遇到、听到矛盾 向内找

去年春,协调同修和我到市里去看耗材。本来说好我一个人去的,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和我一起去,我想也不是偶然的,一起去就一起去吧。走了二十多公里,他对我说:“昨天我经过了自修炼以来和同修交流最……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昨天晚上到现在都不舒服,昨晚和今早法也学不進去、功也没心思炼。”尔后就将事情的经过讲给我听了。

协调同修早我两个月得法,他是在部队得了尿毒症,在住院期间他的连长看望他时给他介绍了大法。

听了他的叙述,我当时没有说话,脑子中返出了同修说的一句话:“我和所有的同修都交流的来,就某某同修交流不来!”这句话在前几天他和我交流时他也讲过,当时我就觉得这话有间隔同修、执着自己的一面,可我由于有怕得罪同修的心,没有给他指出来,结果同修间有这么大的隔阂,让旧势力钻了空子。

找出了自己这颗心,求师父加持,修去它,顿感能量流遍全身,暖融融的。我对同修说,你记得师父说的这段法吗?“宇宙中任何物质,包括弥漫在整个宇宙当中的所有物质都是灵体,都是有思想的,都是宇宙法在不同层次中的存在形态。”[1] “平时常人想问题时发出的大脑形态的东西,因为它没有能量,发出时间不长就散掉了,而炼功人的能量保持时间就长多了。”[1]同时谈出了自己对问题的看法(在自己修炼层次上所悟):是你的假我在求,同时旧势力利用你的假我来间隔你和同修,同时又利用你没修好的一面来加持这种间隔(他多次说‘我和某某同修交流不来’),这间隔是旧势力对你下的毒手。我又说:修炼是严肃的,每个同修看到另一个同修言行不在法上时,必须指出来,否则你就是对同修不负责任,对自己不负责任,对大法不负责任。

同时,我和他一起温习了师父在《精進要旨》中讲的一段法:“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着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2]我对同修说:“你应该好好的感谢对方才对呢!”我说完后同修当时没有说话,我耳边传来的只是摩托车欢快的跑声和呼呼的风声。

大约过了十分钟,同修祥和的说:“我悟到了,是我错了,我把后天的生生世世人中形成的认识、观念,那个假我当成了自己,它不是真我,而人中不在法上的我又习惯性的把假我当成了真我,当我分清它,并发正念清除它,求师父加持我后,师父帮我把这不好的物质拿掉了,整个从昨天一晚上到现在的难受在慈悲伟大的师父的法理点悟下,顿时象冰川溶化,烟消云散,有一种非常非常舒服的感觉!”同时,我又向内找,找出了不关心同修的心、怕被人说的心,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私心在作怪,怕伤害同修的心在自己头脑里深深的隐藏着。找出这么多人心,心生一念,求师父将这些心在另外空间的物质拿掉,弟子在实修中将这些心修去,顿感身体周围能量场越来越强,整个身体沐浴在佛光之中。

返程时车刚出市区,突然胎没气了。我们只好推车又返回市区修理。修理中,我们给修理的老俩口讲真相。正好一对一,我跟修车师傅的妻子讲。礼貌的问候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讲,中共自执政以来,利用各种政治运动挑动群众斗群众、冤杀了八千万同胞;近十四年迫害法轮功,制造“天安门自焚”骗局,不知冤杀、冤判了多少修炼“真、善、忍”的好人;中共还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给国内外有钱人,从中牟取暴利;又将尸体塑化,制成标本,高价卖出,又牟暴利,犯下了“这个星球上从来没有的罪恶”,人神共愤。中国人只有退出中共及其一切组织、才能保平安。她同意退出中共少先队。而修车师傅在以前就有其他同修已经给他退了。结账后我们谢过了修车师傅,从返回程。

当我们出了市区不到十公里时,换的新胎又没气了。我们只好推车再找修理门店,找了两家都没人,到第三家是父子二人。我和修理工的父亲聊上了,同修和修理工也谈上了。我刚讲到江泽民九九年“七二零”迫害法轮功,同修把话接过去了,我就在旁边发正念。修理工的父亲同意退出了中共的一切组织。补好胎我们道过谢,又上路了。

行進中我和同修就两次扎胎的事進行了切磋,我深有感悟的说:一寸长的铁钉能扎破车胎、一分长的钢丝也能扎破车胎,这就和我们修炼一样,一思一念不在法上,旧势力就会把你拉下水;让你修不成,让你摔跟头。同修接着说:“只要我们在法上,旧势力就没有办法。”

只要同修在法上,我再对都不坚持

一次,我和一年轻同修晚上到本县边远地区去发真相资料。当行到一标有“某某村”路标时,就已经到了我县的边沿,再走不到两公里就是邻县了,同修问我:怎么走?我指了左边的一条路。行到路的尽头,到了堤上,我说继续往南走就到某个村了,不远就是国道了。他不吭声,说了声:您上车。就沿原路驶去,当行驶到三岔路口时,他将车驶向了西方。我的心一点都没动,只是抬头看了看天空。

摩托车行驶到了一条平坦的水泥乡村道上,路边的水利灌溉设施在我县还没见过,同修突然问我:月亮从什么地方升起?我知道,考验我心性的时候又来了,平和的说:月亮不是太阳,上弦月升起在西方,下弦月升起的时候是东方,满月升起的时候是东方。他没说什么,只是加快了车速。当车行到稠密的民宅区,他又问:资料发了没有?我说:再发!

当车行驶到一街道时,那路标上写着“某某镇”,是邻县的一个乡镇,离我们的住处有近一百公里了。夜深人静,到哪里去问路?电玩房里出来了两个人,同修过去问了返程的路,谢过指路人,我们沿着河堤急速的行驶。在邻县我们发了二百多份真相资料,不知过了多少时间,我们又来到了原来路尽头的堤上。同修说:我们今晚几次都来到了这里。我知道,同修的心性升华了,心底为他高兴。我平静的说:走吧,还有一百多份资料没发完呢。

黎明前的浓雾升起来了,我们驶入了雾中,就象神仙在仙境中飘逸,那雾也好象逗我们开心似的,一忽儿一团一团的拥抱着我们;一忽儿一片一片在我们身边轻轻飘过。一时间,我们没有了疲劳,没有了人世间那种杂念私欲,完全是那种无私无我的大自在,在浓雾的簇拥下驶向了民宅,我们把真相送到了世人的宅前;我们把主佛慈悲的呼唤送到了有缘人的屋旁;我们把甘露撒向了人间。

这次发资料,同修吃了不少苦,虽然往返很多,但是每一条“多走”的路我们都没有白跑,我们把真相告诉了世人。也或许是师父、或许是神要我们到那个地方去做的了呢!师父说:“关键时我要叫你们决裂人时,你们却不跟我走,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3]我把师父的法时时刻刻记在脑中,不放过修自己的机会。

我对任何事情并不是都那么不坚持自己的看法。比如本地区少数协调人在大陆邪恶迫害还没有停止的情况下在近三年连年提出开全县的大型法会。去年在交流意见时,我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不认同这个提议。第二天明慧网就发布法轮大法学会《理智的修炼和救人》的文章,跟我们的想法差不多。有些同修好象出于好心,一有新奇的东西碰到我就拿出来给我看,还说对修炼有好处,我第一句话就问:是明慧网上的吗?同修就不做声了。

正法修炼的路不管有多长,作为大法修炼者越到最后修炼要越精進;越修越坚定;越修越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越修越做好三件事。我想这是师父所要的,也就是每个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因自己层次所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