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经患“阿狄森氏病”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日】我在中学毕业以后,由于家里生活困难,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工作之余,看到很多女孩子没事就议论怎么找一个舒适的工作,穿什么牌子的衣服,找一个什么样的男朋友,我当时觉得自己对这些一点也不感兴趣,总觉得自己活着不是为了这些,作为一个人不应该这样活着。但是人到底为了什么来到这个世界上,又说不清,常常处于迷茫之中。我看了很多书,但是没有一本书告诉我人到底为什么活着,人生的真正意义是什么。

我原本就身患多种疾病:肠炎、胆囊炎、胰腺炎、心脏病,特别是胃病非常严重,一般情况下水果都不敢吃,怕凉,特别是冬天吃水果,要把水果用热水泡温了才能吃,凉水是一点也不能喝,每年冬天都戴着一个棉肚兜,用来保护自己的胃部和肚子,以免着凉。一九九三年我不幸煤气中毒,没死,但身体越来越虚弱。

后来又得了一种奇怪的病,身上的皮肤逐渐的变黑,特别是脸部的变化非常明显,原来我是一个皮肤白皙的人,得了这种病之后,全身皮肤变黑,浑身无力,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身体非常瘦弱。当时找了很多医生看,都查不出到底是什么病。万般无奈,丈夫带我去北京治病。

住院一个多月,花了一万多元钱,终于诊断出结果,叫作什么“阿狄森氏病”,也叫“肾上腺皮质功能减退症”。北京医大教授说:这种病北京医大医院近年只有两例,你是第二例,这种病没有特效药,只能终生服药,因为你身体没有那种皮质激素,只能用药物代替。出院时,医生在医嘱上写着:1、终生服药,不能断药;2、注意不能感冒,不能生气,不能累着。如发生类似情况,必须增加服药量。

当时想:我这不成了废人了吗?这样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家中,心情坏到了极点,整天窝在家里,走几步就累的上喘,出门就坐“倒骑驴”,什么也干不了,做饭、洗衣等家务活都是丈夫一人的事,孩子由母亲带,我就象一支即将燃尽的蜡烛,随时就会熄灭。

一九九五年,丈夫喜得法轮大法,当时就劝我也学,我说:你好好学吧,我这样子半死不活的学啥也白搭。在九六年的二月末,我虚弱的身体又得了重感冒,躺在炕上,胸闷、咳嗽、浑身难受,每天就是昏昏欲睡。丈夫说:“我给你念《转法轮》吧。”我答应了一声。他就开始念,我听了一会觉得挺好,越听越觉得讲的有道理。我说:这本书讲的真好!

第二天一早,觉得心里难受,我赶紧起来,一张嘴,吐了一地血,丈夫吓了一跳:怎么吐的都是黑红色的血呀!我觉得吐完以后,胸口非常舒服,全身轻松。我高兴的说:“我不难受了!”丈夫说:“这就是大法的威力呀!师父管你了,快和我一起学法轮大法吧!”我兴奋的说:“我现在就开始学!”我的人生翻开了新的一页:我得法了!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之后,师父一次次的给我净化身体,不长时间,我身体上的所有疾病全部痊愈。我把所有的药全都扔了,我没有病了,浑身轻松,走路象飘着一样,一点也不累,我再也不是那个半死不活的“病秧子”了!我周围的亲朋好友和邻居们都亲眼目睹了我身体的变化,很多人走上了返本归真之路。

我每天读《转法轮》,炼五套功法,沐浴在佛恩浩荡之中,生活充实而快乐,大法不但改变了我的身体,而且净化了我的灵魂,使我知道了如何做一个好人,如何做一个道德高尚,真正为别人着想,善待别人的人。我知道了人来到世上的真正意义就是等待这万古机缘——修炼法轮大法,回到自己真正的家,那就是天国世界!

记得在九七年春季的一天,我回母亲家,当时父亲正在收拾小仓库,里面有两袋大米,还有一袋沙子,父亲手不太好使,搬不动,我过去轻松的抱起一袋大米放到外面桌子上,然后又抱起一袋大米放到桌子上,又把那袋沙子搬到外面。母亲喜悦的说:“闺女呀,原来你说你的病全好了,我还不信呢,看你这劲头,现在我真的信了。”从此母亲逢人就说:“我闺女的病好了,她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啊!”

九九年七月至今,我经历了许多的苦难,但都没有改变我的信念。我的生命是大法给的,是师父给的,师恩难报!作为弟子,唯有助师正法,兑现誓约,完成史前大愿为己任。愿天下众生都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