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石嘴山市石春荣自述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叫石春荣,女,是宁夏石嘴山市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一年五月三十日在家中被绑架,家中的电脑等物品被抄家后劫掠走了。当夜警察又把我绑架到河滨派出所,把我铐在老虎凳上整整一夜,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放开,又将我铐在铁椅子上。下午五点把我关押到了石嘴山市第一看守所。

看守所的所有关押人员都要干奴工,劳动量特别大,晚上执勤都得干。我干了一段时间奴工手臂严重麻木,我反复找看守反映情况。看守所的人带我到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确诊我“神经元受损”给我办了取保候审。当时我天真地以为看守所因为我病症严重给我办的。八月三日我回到家中才知道,家人通过一个派出所所长花了两万七千多块钱,背上了外债给我办的取保候审。

取保候审回家后,家人以为花钱就能让我免于迫害,再次找到之前那个派出所所长。所长说:有个同学在法院是法庭庭长,正好接手我这个案子,让拿三万元钱给我办成“监外执行”。家人听信了,给了三万。过了一段时间,这个所长说事情不好办,中院不批,需要再拿一万买通中院的人,家人就又给了一万。

几个月后,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七日,我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关押到了银川女子监狱。

我被关押到女子监狱的那天,在监狱门口,武警把我的头用黑色的袋子套上,由两名警察扯着我拐来拐去上到了女子监狱三楼的一间屋子,是专门为迫害法轮功学员设立的。这件小黑屋门窗都封得严严实实;墙上挂满污蔑大法、污蔑师父的横幅;屋里放了七张床、一台电视、一个小桌子;我的床在中间,四周被六张床包围着;黑屋子的旁边是狱警的办公室;每天有六个包夹、四个狱警昼夜轮流监视我;我每天二十四小时的言行举止她们都会做详细记录:几点上床、翻了几次身、几点睡着等等。六个包夹分两组每组三人,白天一组、晚上一组;早上6点20分起床,洗漱、搞卫生、吃早饭之后,8点打开电视开始放攻击大法、污蔑师父的光盘,包夹守在那里强行逼迫我看。我拒不配合,并找狱警要求将我关到禁闭室。但狱警不批准!狱警和包夹开始对我软硬兼施,伪善地关心体贴我。

长时间对我的洗脑,让我的精神几乎崩溃,渐渐地迷糊了。她们让我写“五书”,我说我不会写。包夹就帮我写,写好以后狱警又给修改。写好了逼迫我在批斗大会上念。开批斗会时,我在狱警和包夹的逼迫下读着攻击师父、攻击大法的文章,想起师父的慈悲、看着无知的狱警,我当时心如刀绞、泣不成声。在那个邪恶聚集的地方我没有勇气告诉她们真相,她们也不会听的,但我内心的悔恨无法用语言表达。我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大法。

我在黑屋里被关了八十三天后,她们将我转到了三监区。那时监狱新关押了另一名法轮功学员,包夹我的六个犯人又去包夹迫害那个同修了。

我到三监区,又给我安排了四个坏的已经出名的包夹。有一次,她们用手指着我嘴用脏话骂师父,然后逼着我也骂,我不理她们。她们就到狱警那里诬告我。狱警找我说:她们让你骂(师父的名字)你为什么不骂?这几个包夹处处刁难、折磨我、用各种招数整治我。监区长丁冬红特别邪恶,多次将我叫到她办公室辱骂我、辱骂师父、攻击大法。

监狱也有一些狱警和犯人比较善良,默默地给了我一些帮助,只是她们不敢公开同情我。

从宁夏银川女子监狱这个黑窝回家后,我为自己走过的弯路而懊悔不已,我要重新修炼


https://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31/宁夏石嘴山市石春荣自述遭受的迫害-3025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