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遭劳教所、精神病院迫害 王雪梅又被绑架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辽宁丹东市法轮功学员王雪梅听说元宝区法院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辛桂琴,就赶去旁听。入庭“安检”时,警察从她挎包里翻出两本《明慧周刊》,当即将她绑架。

王雪梅现被非法关押在丹东看守所。丹东国保支队与元宝区六道口派出所警察目前正合谋伪造事实,对王雪梅进行司法迫害。

王雪梅今年五十三岁,家住丹东振兴区桃源街,原丹东妇女儿童医院职工。她在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十五年中,遭受绑架、关押、劳教、酷刑、强送精神病院、开除工作等各种迫害。以下简述王雪梅遭迫害经历。

一、两次非法关押、关精神病院、开除工作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开始疯狂打击法轮功。王雪梅与妹妹王雪洁进京上访,在北京不但找不到说理的地方,还处处被盘查抓捕,二人被迫坐在天安门广场炼功,抗议中共对修炼“真善忍”的善良群体的非法迫害,遭群警绑架。在押回丹东的途中,王雪梅姐妹抗议绑架、劫持,与其他四名丹东法轮功学员一起跳车,摔成了重伤。被送回本单位丹东妇女儿童医院治疗后,医院邪党支部书记范力勾结丹东市“610”对王雪梅实施各种非法手段迫害,以王雪梅的名义,颠倒黑白,伪造事实污蔑法轮功,利用丹东各新闻媒体,并将其捏造的欺世谎言大肆宣传,毒害广大世人。

王雪梅身体康复后,从丹东市政法委、“610办公室”、丹东市公安局、丹东公安一处,到丹东振兴区政法委、公安分局、当地派出所、街道等各级部门,层层监视监控王雪梅,给王雪梅制造精神恐怖,王雪梅失去了人身自由和正常生活,没有了一点公民的正当权利。同年十一月十五日,王雪梅被迫二次进京上访,再次遭绑架。在丹东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四十天后,所在单位与上述部门联合非法构陷,将精神正常的王雪梅强行关进丹东蛤蟆塘精神病院,当作精神病患者对待,对王雪梅人身攻击,进行精神折磨,药物摧残,时间长达六十四天。接着又非法开除她的工作。

二、丹东公安一处对王雪梅的各种酷刑折磨

在江泽民“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杀”的灭绝政策下,中共的“国保”在迫害法轮功中所表现的残暴与邪恶,远远超过德国纳粹的盖世太保。丹东国保支队警察在丹东市政法委、“610”、公安局的直接指挥下,极尽邪恶之所能,对法轮功学员使用各种令人发指的酷刑手段。以下列举几例。

四天三夜轮班逼供不让睡觉、关铁笼子

工作被开除后,王雪梅为了维持生活,赡养母亲,被迫到丹东一家宾馆去打工。当地派出所不断地去王雪梅家骚扰她母亲,因母亲反复被惊吓而卧床不起。二零零一年三月,老人在悲愤中含冤离世。母亲离世不到一个月,丹东公安一处警察曹玉家(迫害法轮功专案组组长)带领多名警察闯入王雪梅打工的这家宾馆,将宾馆里所有的服务人员全部绑架。王雪梅被绑架、抄家、录像,拉到丹东广济派出所,八个警察、两个人一组,昼夜二十四小时,连续四天三夜轮班对王雪梅非法逼供。逼供无获,最后一夜将王雪梅关进了铁笼子。后转丹东看守所关押迫害一个月。回家后,丹东公安一处专门派人二十四小时非法监视监控王雪梅。

中共酷刑演示:关铁笼子,不准睡觉
中共酷刑演示:关铁笼子,不准睡觉

双臂抻直吊铐在铁架子上两天两夜,且不给饭吃

二零零二年九月,王雪梅被丹东国保支队警察沙月霞、霍闻山(音)等人绑架到丹东市内六道派出所后院上吊铐,沙月霞指挥警察霍闻山用手铐把王雪梅的双手铐在一个铁架子的单杠上,脚尖点地,人被吊起来。瞬间,手铐勒进手腕的肉里,刻到腕骨上。王雪梅疼的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警察霍闻山怕夜深人静被世人听到,才给手铐打开。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次日,警察沙月霞、曹玉家、于德庆三人来到派出所,沙月霞告诉霍闻山等三名警察:“再喊,就把她嘴堵上。”按照她的命令,三名警察当即将王雪梅再次铐到铁架子单杠上,直到晚上,警察怕周围居民听见王雪梅的惨叫声,在煤堆里扒拉出一块脏抹布塞到王雪梅嘴里。王雪梅被吊铐两天两夜,且不给饭吃。

吊铐在窗棂上一天,电刑折磨四天四夜

第三天,警察将她关进一个工厂的办公室里,将其双手吊铐在铁窗的窗棂上,因为窗户高,王雪梅必须在地上站着,挺不住,她就坐到了一张办公桌子上,警察将她拽到地上用脚踢。

手铐在暖气管子上一夜:当天晚上,警察又将她拉回六道沟派出所,将她双手铐在离地面只有三寸高的暖气管子上,王雪梅被迫在水泥地上坐了一夜。天亮的时候,她的下肢已经没有了知觉,下肢不灵。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酷刑演示:铐在暖气管上

天亮以后,沙月霞又令三名警察将王雪梅拉到一个居民区的空房里,面积只有二十多平米,房内只有一对木质桌椅,水泥地上放着三根电棍。王雪梅被抬进来,扔到水泥地上,三名警察人手一根电棍,一齐电击王雪梅全身。王雪梅就这样躺在水泥地上,被警察电刑折磨了四天四夜。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中共酷刑示意图:多根电棍电击

被铐圈椅十二日夜 两次休克被抢救

四天后,王雪梅被抬到丹东看守二楼审讯室,被强迫坐到一个圈椅子上,双手被铐在椅子把手上,始终一个姿势坐着,一坐十几天。每天二十四小时,安排四组,一共八个警察,轮流对王雪梅非法逼供,连续进行了十二天,王雪梅绝食十二天,没喝一口水,没吃一口东西。

十二天后,警察请示沙月霞怎么办,沙月霞下令将王雪梅关到看守所监室里,此后,王雪梅吃了就吐,王雪梅全身瘫痪,自己翻不了身,心跳每分钟一百三十次,两次被送进医院抢救。

三、在劳教所遭酷刑折磨

在王雪梅在全身瘫痪、生命危急的情况下,沙月霞等于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左右,将她劫持到马三家劳教所迫害三年。

丹东公安一处警察仍不放过王雪梅,勾结马三家教养院对王雪梅实施各种酷刑,强迫她“转化”:

1、罚站。将王雪梅弄到毒气很大的料库里,强迫王雪梅连续五天五夜站在仅七十公分见方的地板砖上,不许动地方。王雪梅被毒气熏的中毒,满脸是潮红色的湿疹,脸肿得都超出她的双下颌,双眼肿成一条缝儿,两腿肿得不能弯曲。

2、熬鹰。二零零三年五月开始,昼夜二十四小时不让睡觉,连续两、三个月。

3、野蛮灌食。二零零四年五月十九日,王雪梅被调出监舍,安排几个犯人围着灌输中共的歪理邪说和欺世谎言,继续洗脑,给强迫王雪梅放弃修炼,王雪梅因此绝食抗议,遭警察野蛮灌食。

4、铐刑。二零零五年四月一日,马三家教养院重新组合,王雪梅被转押教养院的二大队,因拒奴役,被警察用手铐铐在铁床头,连续三天三夜不许睡觉。后被关进三角屋双手被铐在铁架子上,连续五天五夜,正当月经期,经血浸透裤子流到鞋壳里。五天后被允许换裤子,警察董淑霞找茬儿,以换裤子用的时间长了、超过她规定的时间为由,将王雪梅再次铐到铁架上之后,饭也不给吃了。几日后,王雪梅又被关到警察的厕所里,手被铐在厕所里的暖气管子上,人站不起、蹲不下,连续二十多天不让合眼、不让洗漱。每顿饭只给一个小的玉米面饼子,没有汤、菜,长时间不让上厕所,上厕所还要限定时间。

四、再次遭绑架 警察再欲进行司法迫害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上午,元宝区法院公开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辛桂琴。法轮功学员参加旁听,均被强迫出示身份证、接受登记、被非法搜身翻包等。王雪梅因包里有两本法轮功学习资料《明慧周刊》,当场被元宝区六道口派出所警察姜成革等人绑架。丹东国保支队警察杜国军随后带领姜成革等人,非法抄了王雪梅的家。家中所有法轮大法书籍、打印机、电脑等个人私有财产,被杜国军一伙抢劫一空。

警察杜国军、姜成革非法抄家时,王雪梅女儿在她母亲家,也被绑架到六道口派出所审讯。警察杜国军索要五千元才肯放人。王雪梅女儿刚成家,母亲被开除工作,还要照顾母亲,经济很困难。最后好歹商量,收了两千元作罢。

十一月二十五日,王雪梅家人到六道口派出所,要求将母亲放回家,姜成革与另一位副所长回答:我们没有这个权力,都是市里(指国保支队)干的,他们说了算。以此为由,拒绝放人。三天后,警察姜成革打电话,叫王雪梅的女儿到派出所去,讲讲她母亲王雪梅这两年都在干什么。

这显然是个花招儿。因为这两年王雪梅和妹妹王雪洁被关在马三家劳教所,直到二零一三年八月十三日,马三家劳教所被解体,才被释放回家。回家后,丹东国保支队、振兴区公安分局和当地派出所、社区人员,层层跟踪监视、监控王雪梅。而且,王雪梅遭受的残酷迫害,在明慧网上被法轮功学员连续揭露曝光,杜国军等人每天都看明慧网,王雪梅的情况,他们比谁都清楚,为何打电话叫她女儿去告诉他们,他们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古人云:“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善恶若无报,乾坤必有私。”丹东国保支队与元宝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六道口派出所,以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你们动什么念头,做好事,还是做坏事,天地神灵尽皆知,都给你记着,善恶报应,疏而不漏。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