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丕云被马三家监狱迫害致死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四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 辽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李丕云二零一三年底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秘密劫持到马三家监狱,遭更严重迫害,于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五岁。一位公认的好人,历经一年半的非法关押折磨,被活活迫害致死。

李丕云
李丕云
李丕云
李丕云

直到逝世前一个月,警方看李丕云身体生理指标均已临近死亡指标,就急忙给办了保外就医的手续,以推卸责任。此前李丕云在沈阳医院治疗期间,也一直有警察二十四小时监视。

做好人遭劫持判刑

李丕云退休前是沈阳市红梅味精厂的职工,为人坦诚,善待他人,工作勤勤恳恳,特别是修大法后,更是脏活累活抢着干。他的工友工伤入院,他去护理,无论白天黑夜,端屎接尿,照顾的如同手足兄弟,医护人员和不了解的人都以为是亲属,同时他还照顾邻床的病患。别人说你怎么这么好?他说: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是师父叫我这样做的。他把公共的事当作自己的事:小区没有物业管理,没人打扫卫生,楼道他从一楼扫到六楼;下水道堵了,他动手去通,粪便水他也不嫌脏。

李丕云开过一个小商店,家人说他傻,挣钱都不会。同样的东西,别人卖十元,可他卖五元。他说:“宁可自己少挣点,不能让顾客吃亏。我们是修炼人,和常人不能一样。”他以质论价,没一点虚假,厂家都愿意与他打交道;他待继子如亲生。就在他被迫害前一个多月,他把和老伴住的大房子腾出来给儿子结婚用,自己租房子住;他孝敬双腿截肢的老岳父,除给做上可口的饭菜,还经常用车推他散步。不知情的人还以为他是老人的儿子呢;不管住在哪儿,冬天扫雪他都主动去扫,也不管谁家的。经常是累得满头大汗。

在公交车上,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太太曾是李丕云的邻居,当得知他被抓,被关看守所时,立即泪流满面,愤怒的说:“老李这人那么好,一说话就笑了,那么有礼貌,怎么警察光抓好人,共产党太坏了!”

二零一三年六月六日,李丕云在沈阳桃仙国际机场登机安检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因他佩戴了法轮章),被沈阳东陵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非法抄家,并劫持到东陵区看守所。

李丕云抵制所谓的“转化”,坚持大法修炼,遭受一年多非法关押后,二零一三年底被东陵区法院非法判刑三年。他不服判决坚持上诉,后被警方秘密强制执行。

在马三家监狱遭迫害

二零一四年李丕云家属去看守所看人时,警方说人不在了,不知道送哪了。家属就开车四处打听,最后得知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但拒绝探视。

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李丕云惨遭更严重迫害。后来通知家属去本溪,此时李丕云正在本溪中心医院抢救。

李丕云本是高大的身躯,萎缩在床上一团,人瘦的皮包骨,呼吸困难,不能坐起,双下肢浮肿,心力已衰竭,胸内积满了水,院方给抽出相当于十多饮料瓶的液体。看到这情景,家人惊呆了,就四十多天人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一个月前,家人在看守所见过一面,那时李丕云虽然经过一年多关押迫害,头发已全白,可行动自如,头脑清楚。

李丕云在马三家监狱“入监队”,遭到非人迫害,强制转化,两次遭到暴打,并长时间不让睡觉。他被迫害的奄奄一息,可狱方还是惨无人道的将他押到本溪监狱。

当专家看他的CT片子时感到很惊奇,这人怎么还能活着?从片子上看,他整个肺子几乎都是黑的,仅有一个小边是白的,整个肺子都充满了水。后来得知李丕云是炼法轮功的,才有这超常的现象。就是这样一位卧床不起、生命垂危的老人,警方还一直给他双脚戴着沉重的铁镣子。李丕云被诊断为肺癌晚期,监狱还是不放人,抢救后又送回本溪监狱医院。警方说别的犯人行,唯有法轮功不行(指放人)。家人劝说,你不要太犟了,就说不炼了,咱们先回家。

后来李丕云再度病危。警方为推卸责任,不付医疗费叫家属拿钱回沈阳医院治。家人为了给亲人治病,花了近十万元。二零一四年十月三十一日李丕云在医院不幸离世。他因为修大法做好人、做好事,不放弃修炼法轮大法的信仰,而被邪党夺去了宝贵生命。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正告那些不明真相的恶人,不要步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李东生等迫害法轮功的邪恶之徒后尘,赶快觉醒,停止犯罪,善恶终将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