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监狱用饿饭折磨曲滨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五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目前,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妻子,正急迫要求沈阳监狱:停止让曲滨挨饿!

曲滨:“给吃的东西有限,不让吃饱,故意的”

曲滨
曲滨

大连法轮功学员曲滨、佘钺等人被非法送入沈阳第一监狱已经两个多月了,当时他们的家人还不知道他们已经被送往沈阳第一监狱,九月十九日,曲滨的妻子去姚家看守所存衣服,看守所收了。当她看到有往外转人的时候,就问看守所的人,看守所的人说“有没有重名的?”这才说“转辽南第一监狱了”,这样,曲滨的妻子才把衣服拿回来。随即打电话给辽南第一监狱,答复是“不知道”。经过曲滨妻子想方设法的打听,得知曲滨已被转走,但家属没得到任何通知。

九月二十九日,家属们去沈阳探视,但监狱不许会见,不许存衣服,不许存钱。家属只能失望而返。

二零一四年十月二十二日,曲滨家人去探望,看到曲滨走路是扶着墙走,很艰难,头发被剃光,指甲有一厘米多长,没有剪。极端缺乏营养,面黄肌瘦。曲滨告诉妻子:“感觉就是饿,给吃的东西有限,不让吃饱,故意的。”他的妻子才知道是狱方故意不让吃饱饭。她要给曲滨存钱,一个叫金旭的狱警说没有卡,不能存,办卡也得半个多月能办下来。回来后,曲滨的父亲经常给监狱打电话,询问办卡和存钱的事,监狱方面不接电话。接了也是推诿,说等通知。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了,还没办下来。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九日,曲滨的妻子到沈阳第一监狱十九监区探望丈夫,狱警说:“曲滨违反监狱规定,不让见。”曲滨妻子问是什么规定,狱警说不出什么规定,让她去找领导。曲滨妻子就到旁边的楼找领导。

在一楼,门卫帮她打通主任的电话,一个姓赵的主任出来答复:“曲滨不听管教的,不让见。”曲滨妻子见丈夫心切,就跟着这个主任要求见领导的时候,他突然暴跳如雷,大声吼叫:“你回去!”这突然的变故,把曲滨的妻子吓一跳,同时也为曲滨捏把汗:原来丈夫就是在这样的“主任”管理的监狱中,可想而知,丈夫的境遇有多艰难。

曲滨的妻子自己孤单一人照顾着上初中的儿子,还要工作,养家糊口,从大连到沈阳,去一趟真不容易,结果失望、难过的回来,坐在回大连的火车上,想着这十四年与曲滨结婚以后家庭所遭遇的一切,禁不住泪流满面:她的儿子刚出生,还在坐月子期间,曲滨被警察抓走、非法劳教。

曲滨屡遭迫害经历

在中共江泽民团伙迫害法轮功十五年来,年仅四十岁的曲滨,历经魔难,遭受了种种酷刑迫害。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曲滨在大连教养院遭受吊铐,电棍电击等各种迫害,满身长满疥疮。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大连教养院警察王军、姓朱的等领着四个犯人(用减刑利诱犯人)象疯了一 样把曲滨、曲飞、常城衣服扒光,用胶皮棍一顿乱打,高压电棍猛电,好几个电棍同时电一人,电脚心、腿弯、腋窝、脸两颊、嘴、生殖器……残忍至极。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酷刑演示:吊铐电击

二零零三年一月十一号,大连中山区公安分局到曲滨的原单位大连某印刷厂绑架曲滨,关押在大连市姚家看守所六区11号。为给迫害制造借口,中山区公安分局曾三次提审曲滨,每次都使用极其卑劣、残酷手段,对曲滨进行恶毒折磨。曲滨身体极度虚弱,眼睛被警察打坏。曲滨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一二年七月六日,七十九名大连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绑架。据称主要针对帮助居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接收器的法轮功学员。当天早八点,曲滨在单位金州东方渔港酒店旁的车站等车,被大连青泥洼派出所警察绑架。曲滨以绝食抗议绑架,看守所在强行灌食的过程中将食管插到曲滨的气管里并灌入食物,曲滨虽然极力将食物呕吐出来,但身体依然受损,瞳孔放大,危在旦夕,看守所这才不得不放人。

二零一三年八月二日,曲滨被大连国保大队曹迅兵等人再次绑架并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七天后由于身体问题人被放回。

二零一三年八月三十日,曲滨再遭绑架,因生命出现危险,于年底被放回家。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五日,曲滨在金州被绑架,接着被非法判刑六年。

现在在沈阳监狱中,这个因为信仰“真善忍”的好人,竟遭“饿饭”折磨。这就是中共监狱的所谓“人性”化管理。目前,曲滨妻子正急迫要求沈阳监狱:停止让曲滨挨饿!

监狱管理局:
电话:024-31967126
局长单成繁024-3196710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4/12/5/沈阳监狱用饿饭折磨曲滨-301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