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社会各阶层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修炼法轮功的人遍布社会的各个阶层。而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是全方位的,自然涉及到各个阶层的法轮功学员。我们通过法轮大法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至十八日所报道的迫害案例,看看中共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工程师、税务官、经理、孝子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十四日的报道“工程师、税务官、经理、医生等人的遭遇”,讲述的是河北省石家庄桥西区公检法,十多年来诬判了三十余名法轮功学员,使众多家庭和个人遭到巨大伤害,甚至失去生命。文中列举的人士有:

中国电子科技集团第十三研究所高级工程师,曾担任设备处和物资处处长等职务的宋爱昌,在一九九八年南方发大水时,宋爱昌把出国回来单位给他的一千六百余元补助全部捐给了灾区。后来他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承受不白之冤期间,还将自己有限的生活费捐给汶川地震受难的同胞。可是就是这样的好人,也被非法冤判了三年。

石家庄市栾城县国税局干部闫瑞敏,修炼法轮功后,别人给她送来的购物卡,她都一一拒绝。一个纳税人的发票出了问题,晚上到闫瑞敏家送礼,闫瑞敏就指着会客室墙上挂的“德”字说:“我炼法轮功,讲真善忍,你看我家墙上写的‘德’字,人要重德呀!我收了你的礼,会失去德。只要不违反国家政策,我会在政策范围之内照顾你。”那人听了这话,知道闫瑞敏真的不会收礼,笑着把礼品拿走了。这样的好人,二零一四年十一月五日上午也遭到了非法审判。

原石家庄火车站货运站副经理牛敏刚,修炼前是个没人敢惹的“刺头”,修炼后变的温和,对工作兢兢业业,洁身自好,不贪不占。完全变好了的人却被石家庄市桥西区法院秘密判刑十二年。

石家庄市桥西城角街六十岁的陈田奎是个被公认的孝子。他岳父晚年瘫痪在床两年多,吃喝拉撒离不了人。陈田奎一直悉心照顾,除了照料日常生活外,还经常骑三轮车带老人去公园遛弯,使老人精神上得到许多慰藉。村里人对陈田奎都是赞赏有加。

以维修家电为生的杨会州,因被怀疑与做法轮功真相台历有关,于去年十一月在家中遭到绑架,至今仍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

医护人员遭迫害两例

十五日有两篇报道“律师责问:为何选择在健身房开庭?”、“请好心的人们帮帮我,救救我女儿”,说的分别是河北省保定满城县贤台乡卫生院原医护人员孔红云,与大连妇产医院护士刘新颖。

孔红云以开诊所维生,因坚持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判过三年刑,去年底被绑架后遭毒打,今年一月四日,又被绑架,并遭到两次非法审判。

刘新颖因二零一三年六月帮助十三名法轮功学员的家属接送北京律师为自己的亲人做无罪辩护,遭到大连政法委、610的疯狂报复,于二零一四年三月二十一日又遭绑架。九月二十九日,中山区法院非法审判她。

一级警官、少校

十五日还有一篇报道“前优秀警官被甘肃白银市检察院非法批捕”,说的是曾任职于甘肃会宁县公安局的一级警官陈仲轩,在流离失所三年再次被绑架,并被批捕的事。

十六日的报道“少校入冤狱两年 老父探视只得三分钟”,讲的是原兰州军区通讯部队少校军官王有江,曾于二零零一年一月被中共非法判刑十年,非法关押在兰州监狱第五监区。二零一二年六月底,王有江再次被绑架,二零一三年九月被兰州市城关法院非法判刑六年,又被关押进兰州监狱第五监区。

名人、农民、木工一同被绑架

同一天的报道“重庆书法界名人面临非法庭审”中讲,重庆大足区三驱镇石桌小学教师陈清彬,是书法界名人,被日本书法界列入“瘦金体”名人录,他还受聘为大足区昌州书画院副院长,是受家长、学生爱戴的优秀教育工作者。曾被中共两次非法关押,第一次被劫持到西山坪非法劳教一年,第二次被绑架到重庆“610”洗脑班洗脑迫害。这次是第三次被非法关押。

同时被绑架的还有一个农民李良端,和一个木工吕清明。

医生、教师、老人、普通妇女

十七日的报道“六律师联名控告河北三河市警察石连东”中说到,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二日下午,法轮功学员康景泰、马维山、文杰、王占青被警察抓走。康景泰是三河市中医院内科医生,王占青是三河市第三中学的美术教师,文杰是齐齐哈尔市民族中学教师,马维山是一个七十四岁的老人。这四人均遭受不同成度的迫害。

十六日的报道“沈阳市法库县恶警、恶人对我的迫害”中说:沈阳市法库县法轮功学员王慧丽,是一个在澡堂给人搓澡的普通妇女。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三日团结派出所的三名警察,竟然跑到浴池去抓她。

被逼离婚的军区人员家属

这一天的报道“两次被非法劳教 新疆老太太面临非法庭审”,讲的是六十三岁的法轮功女学员孙莉,原是新疆军区人员家属,多次被绑架、关押、强行洗脑,两次被非法劳教,并被逼离婚,新疆军区还逼迫她搬出军区住房。二零一四年六月七日再次被大湾南路派出所警察绑架,这次要对她非法审判。

修车人、面包店老板

十七日的报道“河北邯郸法院四次开庭陷害王志武”中说,邯郸市六十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志武靠在街头摆摊修理自行车维持生活,只因修炼法轮功,警察拼凑证据,开了四次庭,硬是将他枉判三年。

十八日文章“广东潮州市中级法院维持对林家存的判刑迫害”,揭露的是广东潮州市湘桥区法院非法判刑林家存三年的事。林家存与妻子共同经营一家西式面包店,在当地口碑很好。

七十四岁的打工老太

十八日的文章“石家庄市梁老太贴‘真善忍好’被绑架”,说的是河北省石家庄市新华区南高基的梁秀英老太太,今年都七十四岁了。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好了,不仅不用家人照顾,种地、种菜、家务等什么活都能干,农闲时还去打工。这些年来她一直给附近厂子做饭、搞卫生。打工时,该干的干,不该干的她也干,墙角液化气上的油泥,锅底的黑油灰,哪都弄的干干净净,深受老板和员工们的好评。梁老太的老伴有时病了,她就辞掉工作回家照顾;老伴康复了,她就再去打工。这样的老人上哪找去,可是就因为她张贴了几张写着“真善忍好”的粘贴,就被绑架了。

残疾人

十八日还有一篇报道“福建残疾妇女邱姗媚被非法判刑”,讲的是福建平潭县修炼法轮功的残疾人邱姗媚被迫害的事。邱姗媚原是江西省上饶市德兴市人,天生脚有残疾,做了很多次手术也没好,一只脚一直是脚尖点地拖着走路。一到变天的时候,全身酸痛,非常痛苦。她小时候被拐卖到福建平潭县。修炼法轮功后,身体变好了,生活也比较幸福。可是仅仅因为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就被绑架,还被非法判了刑。

我们列举的只是这五天里一些具有不同职业的被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案例。从中我们不难看出,这些被迫害者都是一些最普通的人,他们有的是搓澡工,有的是修车人,有的是个小老板,有的是工人,有的是农民,有的是教师,有的是医生,有的是护士,有的是工程师,有的是警察,有的是军人,有的七十多岁了还在打工,有的还是身有残疾的人。这些最普通的善良人不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吗?迫害这样的好人于心何忍?可是中共就这样冒天下之大不韪,非常邪恶的迫害了他们十五年。

我们换一个角度看,中共对这些好人的迫害,必然触及和他们同属一个阶层及其他社会阶层的人。象一个残疾人还要将她判刑;一个搓澡工,或者在街上摆摊修个自行车,不就是个自食其力的劳动者吗?就是一些有着一技之长,在社会上有成就的法轮功学员,他们哪个不是非常本份的好人!中共迫害这样的好人能得人心吗?人们常讲人心向背的道理。失去了人心,中共不是在迫害好人时把自己迫害倒了吗?

中共对社会各阶层好人的迫害,迫害的越深越广越没有底线,当人们明白真相时,它被解体的命运就是越不可逆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