拘留所关不住大法弟子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六日】今年二月份,我和甲同修去农村集市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世人恶意举报,被当地派出所便衣绑架。

到了派出所我就给警察讲真相,一个警察说:“你愿炼,你在家偷着炼,不就行了,出来干这个干啥?人家国家又不允许。”我说:“共产(邪)党不叫做好人,我就不做好人了?现在天灾人祸这么多,你不是看不到,再说,我在家炼,你能听到真相吗?兄弟,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些好人,都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我真心把你们都当作我的亲人。”

这时,他笑嘻嘻的说:“啊,人家共产党还给你地种。”我说:“谁的地,共产党的吗?中华五千年的文化传统是神传给人的,共产党才执政几年?!”

他又说:“共产党每月还给钱。”我说:“你们不交给共产党钱,共产党给你父母钱吗?”他不说了,我又给他讲“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他说,俺没看见。我说,你真在撒谎。他又笑了笑。

我又给他讲济公抢亲的故事,他说:“人家济公是修佛的!”我说:“是啊!济公既然是修佛的,那他还要人间的七情六欲吗?济公那还只是救一个村庄的人,法轮大法是救全世界的人!”

这时,来了一个秃头顶的男的,气势汹汹的说:“搜身!”我说:“我早就放下生死了!你共产党执法犯法。”有两个人就开始动手,我就自己掏出真相币、手机(我真后悔随身带了手机)。

他们给真相材料拍完照,就都去吃饭了,吃完饭回来,抓我的警察说:“嫂子,吃饭吧!”我说:“谢谢,不饿。”又来了个警察说:“嫂子,你到这屋来吧!”

我来到那屋,就给他讲真相,他说:“嫂子,俺知道共产党坏,谁都知道,可俺干这一行,也没办法。”我想,他是来得救的,就说:“兄弟,你们警察干好你们的本职工作,你们的本职工作是管小偷小摸,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的人,大法弟子不在这范围之内。”

这时,又進来个警察,要给我录口供,让我坐在犯人椅子上,我不坐,对他说:“这是犯人坐的。”他说:“俺没说你是犯人。”另一个人说:“不行,你就得坐这里。”我说:“我有人权。”他就去拉我,我说:“你别动手!”我就坐到靠墙的椅子上。他说:“那么我给你向前拉拉椅子,问你话你能听得见。”我说:“我不聋不瞎,该回答的我就回答,不该回答的我有人权。”

问:你叫啥名?
答:大法弟子!
问:啊,我知道你是大法弟子,我说你叫啥名?(他认为我没听懂)
答:我就叫大法弟子!(他微微笑了笑)
问:你炼功炼了几年了?
答:八、九年了。
问:你没炼功的时候,叫啥名?
答:我以前那个名,我不要了,我现在就叫大法弟子!(他又笑了笑)
问:家是哪里的?
答:原始上的!

那两个警察都笑了,又问书、光盘、真相币,其实他们也知道问不出什么来。

在那里,只要有空,我就背《论语》,他们问不出来啥,就让我去另一个屋。一会儿,進来三个人,其中有秃头(副所长),他气汹汹的让我摁手印,我不摁,说:“我没犯法,我不是犯人,我是大法弟子。共产党知法犯法!”秃头说:给我抓住她手。

这时三个警察就摁住我双手,有个警察抓住我左手让我摁,我死死握紧拳头。眼看着就扒开我的大拇指了,这时,我也不知道从哪来的那股劲,两只胳膊一挣,“唰”的一下就把他三个人挣开了。我站起来,使上全身的力量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时他们四个警察都惊呆了,过了一会,有一人说:使劲喊,喊破屋顶。

我手指着秃头,还是大声喊:“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这时,秃头给另一个警察说,看着她点,别让她往桌子角上碰。能看出他们真的害怕了。

我开始背《论语》、《真修》、《洪吟》。神奇的是,我穿着鞋,坐在地上,双盘打坐(我很长时间一坐下双盘都达不到),也不疼,也不觉得凉,还很舒服。我立掌发正念,求师父,让他们下班,我也得赶快走,这不是我呆的地方。

一会儿,另一个人说:我得早点走,我家有点事。我能感觉到我这个举动,使他们坐立不安。我还是坐那双盘,立掌对他说:希望你一生平安。他小声对我说:我就愿听你这话。我又说:你光愿听还不行,你不能参与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这对你和家人都有个好未来。他没吱声,但我能感觉到,他已经有了善念。

天渐渐黑了,秃头喊着我的名字说让我出来走(另一个同修也被非法抓来了)。我出来一看,和我一块来的甲同修在哭。我对同修说:哭什么?咱没有错,怕啥?!

在派出所的大院子里,我高声喊正法口诀。这时,我看到来营救的几位同修都在门外着急的看着,也不知我女儿(同修)怎么進的院子,她大声质问警察:我妈犯了什么罪?你们是迫害好人!

警察就把我和甲同修强行拉上了两辆黑色轿车,有两个警察坐在我两边,我就赶快给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说:大姨,俺知道共产党坏,谁都知道,他叫你上车,你就上呗,你何必吃这亏呢!另一个动了我腿一下说,别说了,来人了。这时秃头上了车说:给她铐上!我身边坐着的警察拿着手铐说:不用吧!

晚上大约九点钟,我们被送進了某拘留所。因我晕车,下了车,站不住。秃头说:给我拖。把我放在沙发上,拘留所的一个警察说:在家炼不就行了,出来干啥?又问晕车吗?同修说:是,你看她脸都黄了。秃头气汹汹的骂我,说我装。同修说:她这是装吗?她都这样了。我和同修一宿都没睡,不停的发正念、背法。

第二天晚上,来了两个女警察,其中一个说:你们老师的书,我都看过,你们知道你们老师有多少钱吗?这时我理直气壮的说:你打住,我师父没花我一分钱!她又说:啊,没花你一分钱,你知道你们老师在国外吃的、住的……我理直气壮的指着她说:你打住,那是我师父的威德,你知道我师父救了多少人命吗?我的生命就是我师父给我的。这时,她笑了笑不吱声了。

又一个女警察说:你这个姐姐,我听着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也挺好。我不明白北京“自焚”是怎么回事?当时我心里真高兴,警察来得救的!我说:你问的太好了。我就给她俩讲了全部的细节,她俩听完后,笑了笑说:好了,不早了,你们休息吧!

我和同修说,我们在这算干啥的,不行,我们得想办法走,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求师父加持正念。我们就不断的发正念。同修开了天目,看到处都是低灵烂鬼,看到恶警迫害大法弟子的酷刑,告诉我加持正念,我就发正念求师父:如果这里的警察有缘得救,就叫他们赶快来听真相,如果没有,我们赶快走,这不是我们呆的地方,求师父给弟子加持正念。同修也求师父。

到了下半夜,同修就出现了症状:喘粗气、脸憋的发紫、眼珠上翻,浑身哆嗦。我也出现心脏病的症状。我按了呼叫铃,一会来了两个女警察,看了后说:俺也没办法,要不就得等着上班,所长来了再说。

又过了一会,所长来了,看了看说,我们得向上级汇报,又走了。同修说:再叫!那个所长又来了,很不耐烦。同修的症状越来越严重,我又摁了门铃,所长接着来了。我一看守所长有点害怕了,我告诉他,她这个病医院都说治不好,可炼了这些年的法轮功,一回也没犯。今天,你们非法把我们弄到这里来,她要出了人命,你们承担的了吗?我又说:我心脏不好,我胸闷的慌。所长问了我们家里的联系电话。

我知道师父要救我们出去。我趁机给在场的警察讲真相:“现在这个社会,好人受欺,坏人行恶,这不就是惩善扬恶吗?我们按真善忍做好人,却把我们非法关到这里来,共产党执法犯法。我炼法轮功以前,村里人都说我厉害,骂东家打西家,炼功后,村里人都说我脱胎换骨了,整个变了一个人。”

我告诉她们,我是农村种地的,不管耕地还是收麦子,我们地邻总是少说亩数,目地是少花钱。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不能这样做,我师父也不允许我这样做。大法是严肃的,我必须得按真善忍做人。我又给女警察讲我女儿炼功后不贪便宜的事。有一次发工资,老板算错了,多给我女儿100元,我女儿立即退还给老板。老板说:某某,你真有素质,你太好了。女警察一直冲我笑,我说:我女儿从来不穿袒胸露怀的衣服,不搽胭脂不抹粉,坐公交车,只要有老人或抱小孩的,赶快给人家让座。我又说:“江泽民为什么只口头传达文件?”我话刚一落,女警察就说:“你刚才说的这些话,我很佩服你,你别说这个,咱也管不了。”说完笑着就走了。

又过了一会,女警察又来了说:“收拾收拾,下边给你们办着手续。”中午时分,家人来接我们。当我们上车要离开的时候,那个女警察叫着我的名字说:某某,我真为你有这么个女儿感到高兴。

在师尊的看护下,我和同修正念走出黑窝,回到了各自的家。我们离开黑窝还没到家,病业假相消失,身体恢复正常。从出事到我们正念闯出,我们在邪恶黑窝里正邪大战两天两夜,在师父的加持呵护下,最终正义战胜了邪恶!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