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正念威力之所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为避免再次迫害,二零零一年我只身一人回到家乡。从亲戚同修那里得到大法书,师尊的新经文以及明慧网关于发正念的通知。从此,我按照明慧的要求、时间、内容、要领发正念。

我的天目在我炼功初期就开了,是我没守住心性,带着显示心、欢喜心到处跟人说,跟谁(包括常人)都说,渐渐天目就关掉了。有很长一段时间什么都看不见了。后来又能在打坐、发正念时看见了,但不是总能看见,有时看见,有时看不见,发正念时看到的时候多,也真切,让我一次次见证了发正念的威力、它不仅有镇邪、灭乱、铲除邪恶之神威,还有救度、再生之伟力,同时又见证了正法進程中邪恶由猖獗到被消亡过程。

一、刚一立掌,邪恶扛着兵器排着阵势,铺天盖地的来了。

在发正念初期,有一天我贴不干胶回来,正好是中午十二点发正念时间,我坐在床上,刚一立掌,就看见前面黑压压一片铺天盖地都是头戴帽盔身穿铠甲(古代军士打扮)扛着长缨枪一个挨一个整整齐齐排着队,摆着阵势就来了。

二、一念正法口诀,邪恶拖着长缨枪,调头就跑,溃不成军。

在发正念相当一段时间后,具体时间记不清了。邪恶又重整旗鼓,我又看见了上面那一幕。可是当我念动正法口诀时,就看到刚才还是一副军姿齐整势不可挡阵势,一瞬间就倒拖着长缨枪调头往回跑,漫山遍野,溃不成军。

三、发正念后,战场上尸横遍野,军旗烧成碎片儿,几块焦土上还冒着一绺绺青烟。

大约是二零零六年左右,有一次发正念快要结束时,我突然看到:在一个空旷的山麓坡面往下到处都是横躺竖卧穿着古代军衣、战袍的尸体,有的袍、衣凌乱、破损。左边依稀可见是一面军旗烧成碎片,目光所及之处一片焦土,尸横遍野。不远处,几块焦土上还冒着一绺绺青烟。那情景酷似经过一场恶战的古战场。刚才还是千军万马,顷刻之间,化为乌有。

以上三次发正念所见,都是在全球大法弟子统一时间发正念时看到的。我记得这在师尊后来的讲法经文中也都讲了,可见发正念的威力是真实不虚的。

四、万物复苏,郁郁葱葱,发正念有再生之伟力。

我发正念状态好、念力特别集中时,经常看到:1、一片片干裂的黄土上面什么都没有。发正念不多时,就看见干裂黄土都变成湿润的棋盘格,每个小方格里都长出碧绿的小苗(有时是菜苗、有时是庄稼苗,有时是小草)顷刻之间长大,茁壮、茂密、郁郁葱葱,一眼望不到边。2、也有一些是荒山野岭,满眼都是密集的歪倒枯黄的蒿草。发正念不一会儿,就看见从枯黄蒿草的根部长出绿莹莹的小草,顷刻之间翠绿一片,紧接着各种高矮大小的树木出现了,整个山岭生机盎然。

五、发正念有救度之功德

最近几次发正念,都看见自己双盘腿在虚空中飘游,偶尔看见几个邪恶,只要“灭”字一出,瞬间就没了。前几天我发正念,我又看见自己双盘腿在虚空中飘移,不过这次离地面很近,看见旷野里有几座新坟,离我最近的两座坟靠西边还未填满。就看见一个人顺着坑沿身体直立下去,不见了。另一个也是这种情形。我想我得救他们,拉他出来。这样一想,也没动手,就把他俩分别从两个坟墓里拉出来了。

六、发正念威力无穷,只要念正,在法上,可以说无所不能。

就拿去年来说,我和一位妇女(四、五十岁的样子)讲真相分手后,又去发了几张神韵光盘。回到家,突然感到极度不安,很害怕。回忆白天的情景,觉的那女的有几点很可疑,就发正念。心平稳了,过一会不安和害怕又翻上来,就又发正念。这样反反复复的一晚上。第二天早起后,心里还是不踏实。

发完正念,我上明慧网才知道:我家小区和周边的几个社区都出现大量的法轮功真相传单和不干胶,北京市派来很多警察和线人,已有同修被跟踪、绑架。提醒当地同修注意安全。我才恍然大悟。回想我和那妇女谈的很投机,就没太提防她。她问了我、老伴、儿女的情况,我大概的说了说,问我家住哪,只说了大区域名。我边走边和她讲真相,在一栋楼前她站住了,她说她家就在上面,家里还有八十岁的老妈等她做饭。她问我坐哪路车回去,我说往西不远就是××地铁站,我坐地铁回去。我又嘱咐她几句,她都一一答应。我朝地铁走了大约五百米左右,突然想起包里还有几张神韵光盘,发完再回去。于是掉头往回走,看见前面二百米左右有一个穿红羽绒上衣女人,我快步追上去,打算送她一盘。再有一步就和她并肩了,我突然发现这不是刚才那个妇女吗,她着急回家给她妈做饭,怎么会在我前边。她低着头,慢吞吞的走着。我想该说的都说了,就没打扰她,便左转身迅速穿过两个路口往北去了。没想到这好心的无意识动作却让我甩掉了她的跟踪(因为要坐地铁,我在前面走,她在后边跟踪,我不知道;又因要发光盘,我掉头往回走,她怕我发现她跟踪,所以也掉头往回走,就变成我在后边走,她在前面走。我当时有点纳闷,但没多想。若不是师父保护,后果不堪设想。

看我一点没察觉,师父又点化我,我才想起发正念。我和她说话时,她两次掏出手机摆弄、看。我想她可能给我录像录音了。于是我发正念加上一句:把自己的形像声音都抹去。结果就看见一张黑白底板,上面有我和那女的肖像,很清楚,并排、全身。我发一念:把我的形像连同声音一块抹去。立刻就没了,只剩那女的一人全身像。我知道安全了,邪恶已无据可查了。

那几天,小区每栋楼门口或是楼旁边,都有手拿手机的陌生男子鬼鬼祟祟的看手机,偷偷观察進出居民,象似找人,别的小区也出现这种情况。老伴问他们干嘛,他们说拍张贴楼门口的小广告,罚款。显然是撒谎,小广告就那几张,用的着一连几天的整天拍?

“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我们的一切都是师尊给的,是师尊与大法的威德与威力显现。大法弟子只是助师正法,证实法而已。没有师尊与大法,我们什么都不是,别说除恶,救人,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更别说当大法弟子了。

以上是自己所在层次看到的,不一定都是真相,写出来与同修共勉,以便今后更重视发正念,更好发正念,铲除邪恶余孽,多救人。不在法上的地方望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