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师父佛恩 弟子走回来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我小的时候就相信有另外的空間,就相信神佛。遇到要撞车了或要被海水冲走了,我就赶紧求神佛救我,每次都会化险为夷。我几乎不骂人也不骗人。我常常望着天空,想着怎么能到天上去,一直问人为什么活着,我去书里拼命的找,也没有找到答案,问有学问的人,他们也回答不了。

十六岁时,还遇到了一个非常高的气功师,教道家性命双修功法,讲究打坐和心性修炼。那时候,师妹的天目能看到我身上的婴孩,两只手已经炼出了宝物、法器。后来我看到了报纸登的法轮功的信息,看着“法轮功”这三个字感到非常亲切熟悉。上面介绍了法轮大法的师父在传功,是性命双修的功法,能达到非常高的层次。我想太好了,我要炼这个。我想去北京找师父学功,但那时候,从南方去北京的车票很贵,就不了了之了。二十岁那年,我来到了英國。

在中共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前,我在唐人街书店找到了《转法轮》这本书,两天看完了这本书,我哭的稀里哗啦,明白了人来在世上要返本归真,心里开心极了,我知道这就是我要寻找的真正大法。我从此开始真正修炼了。

修炼之初,师父就把我的天目打开了,我能见到师父的法身。师父的法身通常是穿着西装来看我,给我讲法解答问题,如果是让我悟的问题,师父就不回答,只是看着我笑。师父有时穿着袈裟来给我灌顶,有时带我到另外空间。

师父非常疼爱我。有一次,师父把我带到天上,让我看到了自己原来的形像,那是一位圣洁的白衣女神在打坐。这时师父来了,问我要不要一起下到人间去,我只想了几秒钟就说愿意。师父后来说我层层层层的转生几千次吃了无数无数的苦,才来到人间,叫我修炼一定要坚持到最后。

得法后的六、七年,我很精進,经常去唐人街讲真相,到大使馆前静坐。那时候师父的法身看着我都是笑眯眯的,但是我并没有珍惜这一切,变得不太精進了,后来逐渐离法越来越远。

结婚成家后,整天忙碌于太太、孩子和外卖店的生意。这样一晃虚度了七、八年。在这七、八年当中,师父还是一直鼓励我,没有放弃我。有一次,我过病业关,三天三夜躺在床上,我求着师父帮我,师父来了,把一团黑黑的业力从我心脏拿出来放到了自己身上,我没有做好,师父还在为我承担业力。第二天我感觉身体轻飘飘的。

由于我没有做好,师父常常叹气,用严厉的表情看着我,还大声的训我。由于我没学好法,就没有正念,这样就被魔和旧势力钻了空子,它们想毁掉我。有一次,魔把我带到它们的老窝,想把我灭掉,我拼命抵抗发正念,但是打不过它们。我发出去的功它们轻而易举就把功挡住,当我差不多被它们杀死那一刻,我拼命的求师父,我求了很多次师父才来,师父轻轻一挥手把魔灭掉了,然后师父理都不理我就走了,我一个人一动都不敢动的站在地上。

今年八月份,同修告诉我英国法会的消息,我有幸参加了,听了同修的交流对我触动很大,我多希望能象他们那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啊。我的愿望越来越强烈。

我回家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学师父各地讲法和经文,在心性上,在法的理解上提高很多,心里很着急,天天都想出去洪法,真希望能把丢失的时间都补回来。我跟师父说,我很想多出去洪法,我求师父帮助我。

但是旧势力要阻挡我,考验我。我走出去遇到了很大的阻力。

第一次走出去参加洪法讲真相活动,太太就强烈反对。那天她说我出去,她就离婚,她又哭又闹,还说了很多难听的话,我明白是我这些年没有做好,旧势力利用她来考验我。我当时心里很坚定,什么我都可以放弃,但是不能没有大法,我一定要走出去,要突破这一关,哪怕出去发一张传单,对我来说都是意义重大。

洪法点离我家有一小时的车程,那天路上突然塞车很厉害,我又走错了路,我知道这一切都是对我的考验,洪法点的同修一直在鼓励我,说他们会一直等我。

我带着五岁的孩子几小时后终于到达了,我感到非常幸福。我的太太离家出走三天后,又回来了。只要我的心放下,一切都不会失去的。

我做了只有一点点,师父就把我的功演化了很大。走出来后的那天晚上,师父让我看到了我的境界,高到我都不敢相信。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给的,只要我们做的好,师父会给我们最好的。从那时候起,我头上各种功的形式就一直不停在动。功每天都象火箭一样的往上冲。

从八月末开始这段时间,我如饥似渴的学法之后,现在我脑子里面装的都是法,常人的思想很难打進来,脑子就象被抑制住一样,除了大法,大部份时间是空的。

参加英国法会后的一个多星期,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参与了RTC电话劝退党项目。我开始早早起来往中国打电话劝三退。往往通话后,对方能感受到我的善心,有的人很高兴的表示感谢。

那段时间,我的店里刚雇了一个新人上班,面试的时候,他说什么都会做,可是第一天上班就手忙脚乱,根本无法配合。我本想辞退他,可又一想,我现在可不能叫他走啊,他可是到我这里来听真相的。他可能是他的那个世界无数众生的代表。我可不能放弃师父给我讲真相的机会。我跟他讲了真相,帮他退了团队。之后他非常开心,对我说,原来法轮功这么好。还有一个人,他上班天天迟到,有时迟到一个小时,我心里有点不高兴。我认真的向内找,找出我不高兴的心是什么,是我没有为对方着想啊,他一定是累了或有其它原因,人都不容易啊,他很苦啊。我一下子就把这个心放掉了。以后他上班再迟到,我会非常高兴的帮他把厨房要准备的材料做好。

在日常的工作生活中,我感到每天都在提高。我发现自己对什么执着的时候,往往两次就全部放下了。我的心态非常好,感到自己的慈悲心出来了。我看不到别人的缺点。感到师父把自己的容量扩大了许多。每次我不开心的时候,又是我开心的时候,因为我知道我要去掉它。我知道所有让我不开心的心,都是不好的心,一定要去掉。不管别人怎么对我不好,我都是想他们的优点,而不是他们的缺点。在慈悲的状态下,所有不好的心都很难动的了我。

我心里很着急,一直想着走出去参与神韵的推广。但我第二次的走出去遇到了更大的阻碍。

十一月份一个星期三的下午,我跟太太说:“明天我要去伯明翰推广神韵。”看到她的脸一沉,我知道今晚我又要过关了。

当我下班上楼时,她非常愤怒的说:“我们离婚吧。你再这样下去我会疯掉了,天天就是法轮功,法轮功,还天天早上打电话,什么退党,什么救人,如果你要救人的话,我求你先救我吧,我们离婚吧,以后你爱炼你的法轮功你就去炼吧。天天在家里炼,我都不管,你为什么还要出去。”她一边说,一边哭。但我非常平静,对她充满了包容和慈悲。我耐心的祥和的跟她说:“现在中共还在迫害法轮功,我们师父说过,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要走出去,洪法救人。”

她问我:“明天是不是一定要去?”我说是的。她说:“那好,明天我就去办签证回国,家里财产一人一半,孩子一人一个。”她闹到凌晨一、两点钟。然后她给国内的父母打电话,跟她爸爸说我们要离婚,说这次她铁了心一定要离。这时我的岳父岳母要我听电话,叫我明天不要再去,说法轮功如何如何不好。我的心一点都没有动,一直跟他们讲真相。我明白平时想跟他们讲都没有机会,这次正好是个机会。我讲大法的美好,说到后来他们都沉默了。接下来,我的太太又给我国内的妈妈打电话,告诉她我们要离婚。当时我妈对我大发雷霆,要我不要再炼法轮功。她说:“法轮功有什么好?”我说:“自从我第一天炼了法轮功之后到现在,我再也没有说过粗话和骂过人(我妈是个虔诚的基督徒,但会经常骂我爸),”然后我跟她讲了真相。那晚我太太一直闹到凌晨三、四点钟,当时我的心一丝都没有动过,我脑子里想着师父一句话:“一个不动能制万动!”[1]我当时感觉自己出去救人,是对他们最大的善,如果我被他们挡住了,他们对大法就犯了罪。我感到自己真是金刚不动。

我突然想起太太刚才说的一句话:“如果你要救人的话,我求你先救我吧。”我明白是她生命的真我在呼唤。她是一个生命,我也要救她啊! 她也要同化大法!我要把她当作众生一样讲真相救她。我怎么忽略我身边最亲近的人啊!我同时打出强大的功能消灭一切阻止她、干扰她听真相的邪恶生命。我发正念对旧势力说:“我是师父的弟子,我和师父不承认你们的安排和所谓的考验,除了我的师父无论是谁都动不了我,因为我要去救人,我是去做一件最神圣的事。从今以后,我不许你们再干扰我出去救人,法慈悲于你们,但威严同在。”

早上八点钟,我照常把孩子送到学校。九点回家后,我静静的对太太说:“我走了,三点钟,我就回来接孩子下课。”她没有理我,忙着收拾东西要走。

在我开车去伯明翰的路上,我妈又叫我国内的朋友打电话过来,朋友劝我以家庭为重。说我为了法轮功把我们两家搞的天翻地覆。我也正好跟朋友讲了大法的真相。当时我想,人世间的一切我早已不留恋了,常人的一切情我已放下,父母,妻儿,常人的情根本动不了我,为了大法我的生命都可以不要,何况常人中的一切。我心静如止水,充满了善和慈悲。出门的时候,我还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天地万物人世间所有的一切在我的眼里,都变的那么美,那么善。石头,墙,垃圾桶一个个都那么的美,那么的善,感觉它们都对着我笑,天地间一切万物我都看不到他们的缺点,只有美和善。

我那天非常坚定的突破了家庭关,走了出去。师父把我做的这么一点点又延伸了很大很高。

在发传单的时候,太太打来了电话。她的声音变的非常温柔,结婚这么久我都没有用过这个词形容她。她一下子变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说签证没办成。她还说以后也想出去帮我发神韵传单,说以后我教孩子炼功她也不管了。我知道在她空间场控制她的一切邪恶生命已经被解体。

我感到师父洪恩浩荡,就要我们修炼这颗坚定的心,师父就能帮我们化解一切。

回到家,晚上上班的时候,我感到头上的功强烈的在动着,从头顶冲向前额。我感到那种力量就像一下子要冲出我的身体最表层的皮肤,我感到“天清体透”[2],我只能找到“清”这个字来形容自己的身体。突然眼睛看物体能射出强大的亮度,所有的生命和物体在我的视线下变得很立体,离我十几米远的工人们,我能清清楚楚看清他们的毛细孔,能看清他们微观下生命的本性是善良的,所有的生命和物体我都能放大的去看。我心里有点不知所措,我跟师父说:“师父啊,我不要这种感觉,我不想感受到常人中的一切思想。”过了一会儿,师父帮我恢复到先前的状态。

那天我对着师父的法像说:“师父,弟子今天关过的怎么样?” 师父的眼睛已经笑弯了。

慈悲而伟大的师父啊,从一开始修炼到现在,弟子时时刻刻都能感到您对我的疼爱,弟子无法报答洪大的师恩,唯有在我余下的生命里,做得更好。

同修们啊,我们都是吃了无数无数的苦才来到人间啊,让我们一起兑现史前的誓言,一起精進,一起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谢谢慈悲的师父!谢谢同修对我一直的鼓励!

由于层次有限,以上交流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劫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