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七旬老太遭两次判刑、一次劳教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九日】(明慧网通讯员重庆报道)重庆荣昌县现年六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李雨亭,一九九八年底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严格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老人说:“在修炼法轮大法之前,我是一个争强好胜、得理不饶人的女人。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身心受益,在社会上、在家庭里我都以宽容的心态对待他人,与别人发生矛盾我都找自己的不对。”

然而,这么好的功法,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却遭到了中共江氏集团的残酷迫害。只因不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十五年来,李雨亭老人遭受中共当局严重迫害八次,累计被非法关押的时间达八、九年,其中有两次被非法判刑、一次劳教、一次劫持到洗脑班迫害、多次被绑架、非法拘禁、抄家,监视、监控、跟踪、蹲坑,至今还在被监视,不准离开荣昌,企图进一步迫害。

在这十多年中,李雨亭老人遭到中共无端非人的折磨和残酷的迫害,身心备受摧残。下面是老人自述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多次遭绑架、非法关押

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在成都习画期间,我和成都的同修到成都市市政府,我和去那里讲法轮功真相的同修全部都被送到奥运场,强制听邪恶的广播播放对师父和大法的诽谤,当晚被放回家。

二零零零年五月二十日,在成都武侯祠与同修参加交流会遭绑架,被劫持到成都武侯祠拘留所迫害十五天,还被铐在铁柱上罚站。

二零零零年六月十九日,因遭迫害无家可归,流落到广汉找同修被绑架。然后被重庆荣昌公安一科副科长杨恩培和荣昌昌元镇综治办郭方宏两人,劫持到荣昌看守所遭迫害一月。

二、被跟踪绑架折磨并非法判刑三年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二日,在荣昌宝城寺村同修家,我和同修正准备出去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被跟踪的荣昌国保警察雷天明、杨恩培绑架,他们把我劫持到荣昌安富镇的一个招待所里对我进行残酷折磨,几天几夜不准我睡觉,轮番审问。

又在荣昌看守所被拘禁一年多,看守所的恶警打骂我,有一次给我铐上脚镣好几天,我整个脚都肿起来了,和我同时被拘禁在里面的女儿看到我遭受如此的痛苦和迫害,哭着求看守所的恶警解开铐在我脚上的脚镣。还在寒冷又下着雨的冬天,中共邪恶之徒把我母女和另外几名法轮功学员,还有其他在押的犯罪人员一起,被劫持在车上游街示众侮辱,还把我们劫持到荣昌的莲花广场开公捕大会。然后荣昌“610”(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邪恶和荣昌邪党法院,非法诬判我三年,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迫害。

参与迫害的恶徒有法官毛义权(任审判长),检察院公诉人邓成文。恶法官毛义权(荣昌邪党法院刑庭庭长)积极追随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学员,已遭恶报肾脏癌死亡,年仅四十多岁。

三、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

二零零四年八月十三日,我和修炼法轮功的女儿在前夫卖家具的楼上帮忙,被荣昌国保警察雷天明和街道、社区的恶人,强行抬过对街按到车里,劫持到荣昌石河洗脑班迫害十二天。

由于我和女儿都被绑架到洗脑班迫害,女儿的爸爸当时一个人忙生意,在忙乱中摔断了股骨头,至今还是残疾的。

四、第六次被绑架并诬判三年半

中共邪党用金钱诱惑、收买不明真相的世人。我和女儿同修、另外两位同修被不明真相的恶人诬告,在荣昌的玉屏街的副食店帮忙时,被荣昌国保雷天明、杨恩培等人绑架、抄家,抄去我们的电脑和其他私人物品,劫持到荣昌看守所迫害。

在看守所,我们绝食反迫害一个多星期。我和女儿分别被荣昌法院诬判三年零六个月和三年,参与迫害我的恶法官毛义权,是第二次参与对我的迫害了,我也是第二次被法院诬判迫害了。被劫持到重庆永川监狱,在邪恶的黑窝里,每天强制劳动十多个小时。

五、遭劳教迫害两年

二零零九年十二月十四日,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被绑架,被劫持到重庆女子劳教所迫害两年,每天包糖数十斤,完不成任务就受体罚、面壁或打坐。跟恶警一提宪法、法律,就遭受体罚十几个小时,站军姿。

六、绑架、抄家、监控还在继续

二零一四年九月六日,因贴法轮功真相粘贴遭绑架、抄家,被荣昌国保雷天明劫持到荣昌拘留所迫害,邪恶原定拘禁十五天,由于在邪恶的黑窝里遭受迫害,血压高达二百多,邪恶怕承担责任,结果十天就把我送回了家。

但荣昌“610”(凌驾于公检法之上、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的邪恶并不死心,企图对我进行进一步的迫害。十月十七日,荣昌国保雷天明伙同居委会人员,骗我到荣昌检察院去,企图要判刑,检察院问我,我不回答他们,他们又翻出荣昌国保雷天明的询问记录,我也拒绝回答和签字,然后他们叫我回去了,但他们至今还在监视、监听、监控和跟踪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