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李金焕自述被绑架劳教的遭遇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日】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李金焕于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九日被绑架,五月十九日被劫持入大板桥女子劳教所,遭洗脑迫害,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一日走出黑狱。以下是她的自述。

我是云南昆明法轮功学员李金焕。一九九九年四月修炼法轮功。一九九九年法轮功遭迫害,我们单位法轮功学员被叫去表态,大家都不愿意放弃。

二零零八年,我们因做法轮功真相资料被集体绑架。四月十九日,公安人员马斌带着十几人抄了我的家,搜走了师父法像、两台电脑、一台打印机、真相资料等。我被带到马村派出所,又到工人医院全面检查身体几个小时。警察又把我送到五华区看守所,又抽血化验。结果是血压二百四十;血糖二十四点七。马斌硬要看守所收下我。


示意图:手铐脚镣

二十四日早,警察让我戴上脚镣、手铐又到工人医院,让我在整个医院游走示众。我指责他们违法,他们说,这是上面的要求。晚上,他们强行让我打针。到凌晨四点,我突然头昏,天旋地转,眼睛看不见,全身大汗,十分寒冷。我大叫,眼睛看不见了。医生说,是血压升不起来了。

第二天,我被送到昆明第一监狱医院,仍被强行戴着脚镣手铐打吊针。我家里送来的衣物等生活日用品,他们只告诉我,但不给我,一个月过去了还没见到,要逼我说出一老法轮功学员的下落才给。我不说,五月十七日恶警冯军和一姓赵的把我送到大板桥女子劳教所。劳教所一看我是高血压就拒收了;五月十八日又送进去,仍然是高血压、高血糖又拒收;五月十九日,冯军把我弄到一个乡村医院给我打针,又送劳教所,他们找到所领导商量,无论如何收下了我。

一进劳教所,警察每天让我们看诽谤大法和师父的光碟,又找我们谈心、拉家常,追问其他法轮功学员的下落,软硬兼施。我们不配合,就让我们做奴工,一天十二小时,还常常找借口多罚我们,想把我们的物质身体拖垮。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日、十四日,我单位领导来对我做所谓的帮教转化,逼我放弃,我不配合,晚上把我叫到办公室拍桌子大骂;十九日又叫去逼问法轮功学员下落和我家人谁炼法轮功等,我拒绝了一切非法的审问。二十一日,我终于走出了黑狱。

经历了这次迫害,让我更加看清了邪党的罪恶,更加坚信师父和法轮大法。我希望还在对邪党抱希望的公检法人员能清醒认识,大是大非面前尽早做好选择,为自己,也为家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