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炼大法的才会这么做””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一日】

“师父看我们来了”

回想当年初见师尊,觉得好象在哪里见过,特亲切。师尊在石家庄最后一天讲课后,和大家挥手告别,我看到师父双掌发出的红光,非常通透,象水晶一样,当时泪水就涌了出来,那个激动啊。

后来买票去广州跟班。没想到广州很多人买不上票,我就把预定的票给了本单位的一名新学员。开课了,我坐在礼堂外面又落泪了,有个学员把收音机顶在头上,没票的学员就围在他的身边听师父讲法,第三天经过协调,没票的学员到分会场,看师父讲法的同步录像。一天课堂休息时,分会场响起热烈掌声,有人喊:“师父看我们来了!”我回头看到学员们把师父围在中间。师父对我们讲(大概意思):来的学员很多,主办方为了安全起见,不能让所有学员都進主会场,在哪儿听课都一样,什么也落不下。

师父要走时,一个学员说:“老师我想跟您握握手可以吗?”就这样我们在场的学员一个个把手伸过去,和师父握手。师尊走后,我的泪水又涌了出来,止不住。

三十年顽疾痊愈

我因多种过敏原引发的哮喘,皮炎,久治不愈,而悲观厌世,当时是抱着治病健身的目地走入传法场的。那时我一边炼功一边打针、吃药,针剂里是培养的疫苗,只能在冰箱中冷藏,每瓶可打十次。不知为什么,剩下的半瓶给冻了作废了,后我又专程去医院开了两瓶,拿回来用了两次又全冻了。连大夫都说:“药都放在一起了,别人的都没事,怎么就你的冻了呢?”当时我不得其解,一个同修说:“还打呢?你怎么还不悟呢?”我这才恍然大悟,不打针吃药了。一周后,缠绕我三十年的顽疾痊愈了,从此我告别了药罐子。

“““只有炼大法的才会这么做”””

我开始用法对照自己。我手中掌管审批,报销一定额度的费用,学法后更加注意,不借此谋私,该自费的一律自费,也不以此向单位领导送礼,知道别人用公款给领导购物也不以为然。当然也没有领导要我报销一些不该发生的费用,那时不象现在,也就是几百元,他们到其它部门去报,有时外出检查遇到外面吃饭,我抢着结账并不报销,遭到个别人的白眼。

大约在九六年,单位领导给我们部门主管多发奖金,办公室其他人员没有,我每次都拿出一部份给其余人,并叮嘱不是所有部门都有,不要和别人讲。后消息漏出去了,有的部门主管背后议论说我傻了,给钱都不要了。直到我退休几年了,同部门的人员相聚时还说:“““只有炼大法的才会这么做””。”并说受了我影响,对名利看淡反而愉快了。

过情关

女儿婚后不到一年,得知姑爷出轨,我心中很是不平,他的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结婚时我开出的条件是正直对我女儿好就行,现在出了这样的事,心里就翻腾了,想着怎样把他搞臭吧,心疼女儿睡不着,就想叫他们离婚吧。后一想,大法弟子不能这样做,我老这么想不是动了情吗?儿女有儿女的姻缘,有她自己的业力,前世两人之间的事,别人又怎么能知道呢,顺其自然,不要起什么作用吧。能不分是最好的。

后来姑爷三番五次找女儿表态,承认过错,女儿也愿意给他机会,和我探讨“也许我上辈子欠他的”。但丈夫态度坚决,咽不下这口气,我就做他的工作,又和姑爷做了两次长谈。谈到如今人类道德的下滑,谈到师父讲的业力转化,和这种人在神佛眼中是最坏的等等。以及出事后我的思想转变过程,如不学大法,不会原谅他,也不会让他進我的家门,他听后表示理解,并说谢谢妈,我说不要谢我,要谢就谢大法吧。

事情过去了,心里还是别扭,不再象以前那样关爱他了,在和同修切磋时,同修指出:“什么时候了,还看着别扭,你要把他看成要救度的一个众生,你要把他救了那才是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啊!师尊都不抛弃我们:“不计一切众生过往之过,只见众生在正法中对大法的态度。”[1]姑爷已经做了三退,是该救度的,他做错了是在害自己,我不该帮他吗?心生芥蒂也太不应该了。现在再见到姑爷也好多了,在饮食和生活上也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而他对家庭也负责了,对我也表示大力支持。

几年了,我经常做着考试答卷类似的梦,不是没复习到,就是没答完,要不就是车开了,我拼命的追。如今看来,这不是在告诫自己不精進、不抓紧时间就不及格吗?今后我要脚踏实地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跟师父回家。

注:
[1]李洪志师父经文:《精進要旨三》〈向世间转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