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面对死亡的“天之骄子”走向光明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二日】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的大学生人们称之为“天之骄子”,那时刚经过文化大革命,大学生少,毕业分配单位一般都较好。我就是那时的大学生,父母单位的第一个大学生,亲戚、同学、父母的同事、邻居……都很羡慕。

可是就在大学快要毕业时,身体出了问题,感到肚子很大,经医院检查——腹水!

我当时不懂腹水意味着什么,只是从医生的眼光中觉得可能病情很严重。检查肝功能又基本正常,当时是在南京,医生看我是江西来的,怀疑是血吸虫,去检查,又排除了。查不出病因,南京各大医院:鼓楼医院、省人民医院、海军医院、陆军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血防站等,开始都查不出病因,当年,全江苏省就南京军区总医院有一台CT,也没检查出什么。

住了两次医院,后来做肝穿刺检查,才查出是乙肝引起的腹水。

病因查出来了,能否对症下药,问医生,说根治不了,要等待医学发展。我问能活多久,说靠“代偿机能”也许能活十几年。医生也只有同情、惋惜。

当时的心情:怎么得了这种病呢,是不是在街上吃东西染上了病菌?这个大学读得有什么意思呢?要知道会得这个病,我宁愿不读这个大学,在乡下种田种地我也情愿,唉!想想父母,他们要知道了有多难过啊!

临近毕业分配,我这样的人,哪个单位敢要。后来也不知怎么把我分到了一所学校当教师。

回到家乡,我去看了中医,医生也十分同情、怜悯,情况有了好转。以后会怎样,心里没底。第一个月工资就抓药。

在这以后的时间里,身体虚弱是明显的,动不动就感冒。后来又感觉消化不好,医生说是脾虚。在单位组织的一次体检时,查出乙肝复发。

以后寻求气功、太极锻练以保命,但是总感觉没有根本解决问题,还是要看医生。

直到一九九六年,我追寻到法轮大法,明白了人生的意义,知道了人为什么有病痛、魔难。

第一次看伟大的师尊讲法录像,第四天开始感到身体神奇变化,身体从此一天比一天有劲,我摆脱了一切病痛。

中共邪党发动迫害法轮功后,我被非法关在狱中迫害六年,因为我基本上能坚持学大法、炼功,虽然遭受残酷迫害,身体一直很好。犯人间议论说,这个法轮功天天吃萝卜白菜,气色越来越好。我跟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大骂中共邪党坏,比他们要坏的多。在狱中后两年,我每天都学法炼功。出来后到单位见到同事、同学,他们都很吃惊,六年,他们说他们都老了,我怎么还跟原来一样,有的说比原来还年轻。我说我在狱中天天炼功。

我深知,我的身体好是坚定对大法的信仰、坚持修炼的体现(是啊,在那种环境下修炼,警察开始是会干涉,但不管是谁,只要参与干涉,都会不同程度遭恶报,后来也就没干涉了)。

回首当年,医生说我只能活十多年,现在二十六、七年都过去了,修炼大法以来,我从未病过,有时陪老人去看病,觉得医院已很陌生,它好象不在我所处的世界。

现在我比同龄人显得年轻很多,有的人说我看上去象三十几岁、也有的说象二十七、八岁,其实我都近五十了。跟比我小十多岁的小妹站在一起,她的同事以为我是弟弟。

修大法我走向了光明

当时毕业后当教师,虽然身体不好,但是还是迷于追求利益。比如:我会让景德镇的学生帮我买瓷器、让樟树的学生买四特酒、吉安的买樟木箱、铜鼓、靖安、修水的买香菇、笋干……说是买,有时是半买半送或全送。还有其它的利益之争。学了大法知道了这都是在造业,在给自己增加病痛魔难,和大法要求的净化身体、做好人是背道而驰。我很容易的就放弃了这些。

记得一次我们几位老师带学生在外地实习,学生可能看到了我在某些方面与其他老师的不同,他们之间在传说我现在学了法轮功,视名利如粪土。有的学生学给我听。是啊,我变了一个人,面对学生,我清楚我的职责,对学生的错误我很能宽容,开导,毫不计较。

同事间几乎没有了矛盾,有的同事说:“楼上楼下你碰到谁都能乐呵呵的打招呼,我们做不到。”是啊,没有了名利的追求,只想做好本职工作,对任何人都不构成威胁,反过来大家对我也很友好。偶尔有误解,我都能平静化解,以德报怨,过后对方都很感动、歉意,反而增加了敬重。我还被评为学校优秀教师。

被邪党迫害后,单位迫于邪党的压力,使我失去了工作,但很多同事还是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是啊,乌云就要散了。

万分感谢我们伟大的李洪志师尊!是您将我从迷失中救度,指引我走向光明!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