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魔难归正途

——记一次找回昔日同修的经历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四日】二零一一年十二月,A同修从洗脑班回来后,随即就在明慧网上严正声明,表示从新修炼。但由于他在洗脑班遭受了五个月时间的“转化教育”,并且写过所谓“五书”,所以整个身心与之前的状态比较简直判若两人。第一次与我单独在一起时,他有发自心底的痛哭,里面包含着许多的悔恨……

A同修修大法已快二十年了,他明白大法对生命的份量,看到他如今的状况,我也很着急。在我与他的一次长谈中,他表示必须要回到大法中来,生命才会有希望。从谈话中我看到,大法法理他都明白,就是感到他与大法之间有很厚阻隔,所以整个人的状态不对劲。每天以泪洗面,他在悔恨中不时会用头撞墙,不吃不喝,惩罚自己,也不与常人交流,哪怕是自己的家人。而且那时他不敢抬头看师父法像,有时整个人好像都崩溃了一样,呆呆的什么也不做,认为自己不配被师父救度,生命已没有希望。

我是于二零零四年因A同修而走入大法修炼的。因此那段时间我特别着急,我从心里知道我应该帮助他。听B同修说,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给他读《转法轮》,多陪他,用正念之场来帮助他。刚开始一段时间,他的主意识非常弱,极易被思想业和外来不相干的信息所干扰,对从新走回大法没有信心,表现出来就是刚学法时精力还能集中,不一会儿,就让我们不要管他了,说他是旧势力被安排来搅乱大法的等等。

面对这种情况,我想:A同修是我们与旧势力同时在往回抢的,师父让我有缘份能接触A同修,那我就有在他最困难时帮助他的使命,千万不可放弃,他是师父的大法弟子,我的同修。之后在一次睡梦中,师父让我看到了波光粼粼的一池碧水中,慢慢的显现出一个“杂”字。醒来后我悟到,是A同修思想中的杂念太多,就此我与他進行了一次交流,将梦境和我所悟到的情况告诉他,当时他也意识到自己的杂念太多。之后我针对他主意识非常弱、易动摇的现状,考虑到每次学法开头时他的障碍比较大,我们就给他先读一会儿法,之后我们再一同学法,一人一段的学。但即使这样,有时他仍会让我们别读了,说法的表面意思自己都学不懂,越学越后悔自己不争气,师尊是不会管他的了。

A同修的这种状态使我很苦恼,一次临睡前,我虔诚的请师尊开示,A同修的问题到底在哪里?梦境中,师尊在梦中给我一棵“桉树”,让我转送给A同修。醒来后我悟到,师尊是让我们安心的跟师尊走,师尊在看护着我们,同修A必须要坚定从新修炼大法的决心和信心,只有大法才是生命得救的根本保障。

之后再遇到A同修学《转法轮》有障碍时,我们就开始集体炼功,或开始读新经文。在一次学习新经文中,当学到“所有在这方面做错了的学员,从现在开始最好公开表示放下这污浊的包袱,走回到大法中来”时,从A同修认真而若有所思的默读中,我看到师尊的讲法打進了他的内心,从新回到大法修炼的信心已植根于他心中,但我也意识到,他还会有一个艰难的清洗自己的历程。

那时,针对A同修的这种情况,我一有空就用整段时间,一般每天不少于八~十小时的陪着他学法、炼功、交流,需要有十分的耐心和细致,让他感受到同修间的发自内心的关怀与帮助。

那段时间,A同修十分脆弱、敏感,非常容易被外来信息干扰。旧势力也抓住他的后悔心,要置他于死地,他时时表现出来理智不清的状态,做事易走极端,他一会儿说要辞掉工作,彻底否定旧势力(因其认为是六一零人员认可他“转化”后才允许他继续回单位上班的),一会儿说走错的路要从新走过,甚至要再到洗脑班当着邪恶人员的面否定所谓“五书”。针对A同修以上种种不合常理的表现,以及其情绪不断的起伏变化,我都坚信大法的力量。那段时间我常常会请年休假陪他学法,同时与他交流:否定旧势力并不需要辞退自己的工作,师尊是让我们符合常人状态修炼,你这种情况不应当靠家人来养活自己,这种做法会让世人感到修大法的人都这样走极端、这样不可理解,是在给大法抹黑。多次交流后,他放弃了辞职的想法。就这样经过了大概两个月时间,A同修的主意识渐渐清醒过来,身心状态也有所改善,逐渐摆脱了先前那种绝望的状况。

回顾帮助A同修的整个经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帮助他摆脱旧势力的纠缠与控制,不断与他集体学法,不断提醒他尽量不被任何表象所带动,从心底坚定的信师信法,才能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另外,整个过程要尽量做到宽容、体谅同修,用修炼者的善展现大法的威德,象扶助一个幼小的孩童一样,渐渐的帮助他从新站起来,重回大法修炼。

如今已过两年,A同修在师尊的呵护下,早已从新回到大法修炼中,在做三件事中精進。我知道,大陆还有很多同修还未从写“五书”和“被转化”的心灵枷锁中解脱出来,还未能从归大法。

希望以上的经历对找回昔日同修有所帮助,愿更多的昔日同修早日回到大法中来。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