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油田七旬老人颜伦君又遭骚扰、威胁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二零一四年一月十五日上午,中原油田第九社区康辉居民区的赵冬英(专门迫害法轮功)和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支队等五人,来到年过七旬的退休老人颜伦君家骚扰,赵冬英问:“你昨天到哪里去了?发什么东西?”并威胁老人:“你不够判刑,可以把你关进拘留所,让你和你家人过不好年。”

老人拒绝开门,大声严厉地告诉她:“我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犯法。”“你们听着,前中共政法委书记周永康是迫害法轮功的元凶,已经遭到恶报,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组织的总头目、公安部副部长已经落马,遭到恶报。”老人奉劝他们了解真相、停止迫害、保护法轮功学员,给自己留条后路。

康辉居民区居委会退休办的赵冬英(四十多岁,家住南江小区),多年来,每年的所谓敏感日,赵冬英就给老人的儿子打恐吓电话,声称要看好你父亲。同时上门骚扰老人,使老人全家都生活在恐怖之中。

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下午五时,颜伦君老人接到赵冬英打来的电话,说:“马上到居委会(退休办)来。”老人问赵什么事情,赵说站长找有事。老人到那里后,站长付永生(男,四十多岁)告诉老人:“有两人举报你,你要好好交代,你什么时间到过什么地方,发过什么东西?要说清楚,否则,我把你送到公安局。”付永生讲的举报人,就是被中原油田“六一零”、第九社区用钱收买的所谓的“老党员”、“老石油”的退休人员,这些人参与迫害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蹲坑,监控,跟踪等罪恶活动。据《中原石油报》<服务周刊>透露,这样的人员有四千多名,分布在油田各居民区,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赵冬英还把老人的儿子、儿媳同时叫到付永生办公室,旁听付永生对老人的非法审问。

面对赵冬英、付永生的逼问,老人正声道:我无论到过什么地方,做过什么事情都没有违法,都是合法的,迫害法轮功才是非法的!老人用修炼人的慈悲告诉付永生:法轮功学员都是好人,要善待法轮功学员。付永生非但不听劝告,反而于当晚十时命副站长田某某(女,四十多岁,长脸),强行让老人的儿媳打开老人的家门,非法闯入老人家,搜抢老人物品,把老人的衣柜、床都搜到,这是付永生、田某某无法无天的迫害善良的老人及其家人。颜伦君和家人,从下午五时到午夜十二点,遭赵冬英、付永生等非法关押在康辉居委会(退休办)七个小时,失去人身自由。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日,颜伦君老人在户外遭濮阳市公安局华龙区分局国保大队四个便衣恶警绑架,按倒在地,抢走老人的现金,自行车、手机等财物,把老人劫持到华龙区公安分局孟轲派出所值班室,值班室恶警(中等个子,三十岁左右,白脸)把老人铐在铁椅上,抢走老人带在手上的手表,用手掌猛力殴打老人的脸,对老人酷刑迫害。

老人遭绑架,在孟轲派出所所遭受的酷刑迫害的同时,华龙区公安分局的恶警,由中原油田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恶警桑虎领着非法闯入老人的家里,抢劫老人的东西。当时配合入室抢劫的还有第九社区专管“稳定办”的恶人叶仕荣、康辉居委会(退休办)的站长付永生和赵冬英等三个女职工。恶警抢劫电脑、手机等私人财物,付永生还对老人恶言相向。恶警还将老人的老伴王荣华控制住,赵冬英和另外二名女职工主动配合恶警搜王荣华的身,让王荣华双手举起,从上身搜到下身,从裤兜里搜出一个钱包交给恶警。钱包里装有手机、七百元现金,带钱的乘车卡,一串钥匙和三张带有法轮功真相的钱币。恶警问王荣华:这钱哪来的?王说:购物时找回来的零钱。

恶警随后把王荣华劫持到华龙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恶警除了抢走王荣华钱包(有一千多元)外,又勒索王荣华的儿子八千元现金后,才让王荣华回家。赵冬英还打电话给第九社区散布谣言:“公安在王荣华家搜出很多东西,王荣华家是个窝点。”加害于王荣华和老人颜伦君。赵冬英对老人的儿子说:王荣华家是个窝点,你爸不能与王荣华接触。老人的儿子听信了赵冬英的谣言,也怕丢掉饭碗,不让父亲与王荣华接触,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强行把老人关在家里一个月。抢走电话、钥匙等东西,然后把家门反锁,切断老人与外界的联系。

赵冬英还多次威胁老人:你必须跟王荣华离婚。就这样,颜伦君和王荣华离了婚,一个好端端的家庭被拆散了。

颜伦君老人遭濮阳市公安局华龙分局的恶警的殴打酷刑迫害,又遭赵冬英和儿子参与的迫害,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一天天消瘦,没有力气,走路不稳。有一日下午,跌倒在卫生间起不来,幸亏王荣华此时来看老人,王荣华借来工具把家门撬开,进了家把老人从卫生间抱起来。从那天以后,颜伦君老人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失禁。又有一天,老人从床上滚到地上,脑门碰到床头柜的尖角上,裂开一道口子,鲜血直流起来。当时老人呼叫正在下楼的一个男孩,男孩进门后将老人抱到床上。经中原油田职工总医院诊断,老人脑出血。

中原油田第九社区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

多年来,中原油田第九社区积极配合并亲自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多次带领六一零恶警对中原油田第九社区的法轮功学员进行抄家。下面曝光中原油田第九社区中共不法人员迫害法轮功学员郑晓丽的恶行。

中原油田总医院职工郑晓丽,家住第九社区某居民区,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后,按照“真善忍”做好人,视病人为亲人,先后多次获得优秀护士,优秀员工,优秀工会积极分子等称号。为人上郑晓丽胸怀大志、乐于助人、诚挚善良、不求回报、无私无我!无愧于白衣天使的称号!

自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血腥迫害后,只因坚持信仰说句真话:法轮功是被冤枉的。善良的她就被五次非法强行关进拘留所,致使她被传染上肺结核病。二零零五年六月,郑晓丽被非法劳教,在家保外就医。期间,单位二年多没有发给她一分钱生活费,迫使她买断工龄。濮阳市六一零和中原油田六一零经常去家里和郑晓丽开的小卖店里进行骚扰、威胁、恐吓,并企图绑架,都被郑晓丽正义抵制。

二零一二年六月二十六日,中原油田六一零主要成员张中华指使第九社区邪党书记梁新义、杨某某(第九社区邪党办主任)、叶仕荣(第九社区稳定办负责人)等人受诱骗郑晓丽去了解一下情况,说很快就回来,结果直接绑架上车并送到郑州洗脑班,关在郑州市西环路柿园北街,郑州晚晴老年病医院附近(郑上路与西环路交叉口向北三百米路西),失去人身自由。在洗脑班的一周内郑晓丽承受着极大的精神压力,被迫违心地写了所谓的“五书”。回家后,整个人身心不振,身体日渐消瘦。即使这样,张中华等邪恶之徒仍不放过,胁迫郑晓丽并给其家人和家人单位施加压力要其配合省六一零表态放弃信仰,期间张中华和叶仕荣多次到家里骚扰、威胁扬言要搜包,均被郑晓丽严词制止,并警告其行为违法。

二零一三年三月,郑州六一零还想对郑晓丽进行所谓的“回访”,给她施压,使她身心受到极大伤害。每天拉肚子二~三次,咳嗽不止,进食困难,走路困难,生活不能自理,身体急剧恶化。经过一年多的病痛折磨,小腿出现浮肿,于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三日晚含冤离世,年仅五十岁。郑晓丽的婆婆,白发人送黑发人。

更惨无人道的是,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为郑晓丽开的追悼会上,中原油田六一零主要人员陈可,第九社区六一零成员叶仕荣、梁振霞,第九社区设计院张站长等,以及公安、便衣邪恶之徒指使电视台摄像并监控前来参加追悼会的大法弟子(叶仕荣,梁振霞二人还偷偷的用自己的手机摄像),甚至背地里篡改已经写好的悼词,而且还迫使殡仪馆司仪念其篡改过的悼词,全然不顾郑晓丽家人失去亲人的痛苦。

善恶有报是不变的天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自己种下的恶果,是可怕的。希望她们立刻停止迫害,了解法轮功真相,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并揭发“六一零”、第九社区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人,给自己留条后路。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