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山见证的血和泪(2)

——辽宁凤城政法系统迫害法轮功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五日】(接上文

二、被迫害致死案例

在中共十四年的残酷迫害下,许多法轮功学员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无数的学员被非法抄家、骚扰、劳教、判刑、劫持洗脑班和精神病院,致伤、致残、甚至被迫害致死。

这些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中有教师、干部、工人,也有纯朴的农民、家庭妇女。有三十几岁正当壮年的年轻人,还有年近古稀的老年人。有的是在劫持后几天就被迫害致死;有的是在劳教所、监狱、看守所的长期酷刑折磨中死去;有的是在遭绑架、骚扰和恐吓中郁郁而终。本文仅录入直接被迫害致死的部份典型案例,由于篇幅所限,更多被间接迫害致死的案例未能在此一一例举。

(一)于凤华 - 坚信真理 至死不渝


于凤华

于凤华,女,家住凤城市爱民社区,原翰墨小学音乐教师。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修炼后身心健康,人显得特别年轻,五十几岁的人看上去象四十刚出头。在生活中,于凤华非常随和,亲戚朋友对她的评价是:一个善良的人;在工作中她用“真、善、忍”严格要求自己,同事对她的评价是:一个正直的人!

于凤华是凤城市最早的一批主动向世人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之一。二零零零年十月初,凤城市邓铁梅路派出所欲抓捕于凤华,几名恶警突然闯入她家中非法抄家,正在下班回家路上的于凤华得知消息后,被迫流亡至大连。

二零零一年一月,于凤华在大连旅顺挂“法轮大法好”的横幅时,被警察绑架。在此期间,凤城“六一零”曾经想将她押回来,以便在她口中得知一些制作资料的情况,但在辽宁省迫害法轮功最严重的大连市,那些想借着镇压法轮功往上爬的恶人并没有答应这个要求。

于凤华被绑架后,因不放弃信仰,坚决抵制邪恶,并绝食抗议,被大连某法院非法判刑八年,几个月后转入沈阳大北监狱。在沈阳大北监狱三年的残酷迫害中,于凤华始终坚持信仰,邪恶的任何手段都没能使她妥协。

二零零四年五月五日,大北监狱通知家属来接人,这时于凤华已经被折磨得奄奄一息。家属接人时,于凤华是被人用担架抬出来的,已不省人事,满头白发,骨瘦如柴。回家几天后,五月十日晚六时左右,五十七岁的于凤华含冤离开人世。

(二)金秀清被凤城公安局政保科一天内迫害致死


金秀清

金秀清(原名金姝),女,六十岁,凤城市丝绸厂退休工人。九九年的十月份,金秀清去北京上访,在凤城火车站就被劫持到拘留所。拘留期间因炼功,被狱警罚站、罚蹲、还戴上了脚链,脚腕磨出了鲜血。六十九天后,警察跟家属勒索了三千元 “保证金”,才将其放出。回家后,警察和社区还经常去她家骚扰,并监视她的行动。

二零零一年八月,只因贴了一张“法轮大法好”的传单,金秀清再次被凤城“六一零”不法人员绑架,被劳教二年。在拘留所被关押半年间,因身心受到严重摧残,使得她旧病复发,教养院拒收,退回凤城拘留所,后改判院外执行。同时,家人又被勒索去二千元钱,还停发了她的退休养老保险金,只能靠老伴一人的工资生活,家境十分困难。

二零零四年四月十九日她吃过晚饭,准备下楼散步的时候,又被凤城公安局国保大队关威、崔某强行绑架到拘留所,逼她放弃信仰,让她写什么“悔过书”。她义正词严的回答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错,她们想叫我往哪‘转化’!怎么悔过?”

每一次被关押在拘留所里,金秀清都会遭受极大的伤害,即使这样,她并没有忘记自己是法轮功学员,处处用善心对人。她看到被拘留的人都坐在冰冷的水泥台上,就将自己的棉衣裁开,为她们缝制褥垫,同屋的人都说:“这学法轮功的人真好。”连明白的狱警都说:“这老太太确实是个好人哪!”拘留所的人都叫她“法轮大姐”。可是,明知是好人他们也不放过,仍非法定金秀清三年劳教,送往马三家。到了马三家体检又不合格,她被迫害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放回。

可是,凤城国保大队关威、马秀利,却对她百般刁难。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八日下午三点半左右,金秀清上街回来,没等进入自家楼道,恶警关威带人突然窜出,再次将她强行绑架。这一次,她再也不能回来了,在被抓后短短十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就被夺走了宝贵的生命!在家人的强烈谴责下,尸体在殡仪馆停放了近二十天。凤城公安局给家属施加压力,并承诺给一定数额的赔偿金。家属深知当今世道的黑暗,共产党的邪恶,在告天天不应,告地地不灵的情况下,只好忍受巨大的悲伤,安葬了亲人。

(三)遭残酷迫害 曲山林含冤去世

曲山林,男,六十八岁,退休工人,由于身体多病走入法轮功修炼,修炼后全身病痛不翼而飞,一身轻松。他无限感恩大法师父,因此在中共邪党疯狂打击迫害、造谣诬蔑法轮功的日子里,曲山林坚修法轮功不动摇,并把自己修法轮功亲身受益的情况和法轮功遭受中共邪党迫害的事实真相讲给广大世人。凤城恶党不法之徒因此对他恨之入骨,预谋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在原政法委书记邢东宪、国保大队关威等人指使下,凤城石桥路派出所警察绑架了曲山林,同时非法抄家,抢走所有大法书籍,并且强迫参加草河洗脑班。曲山林被非法拘留十五天后,又被关押在凤城看守所共九十八天。

二零零四年四月二十五日,凤城市公安局文化派出所所长王龙和警察关志军非法闯入曲山林家,抢走大法书、三本录音带,将他绑架关进看守所。凤城市公安局又以卑鄙手段与丹东市公安局、丹东劳教委员会合谋,将他非法劳教一年送进丹东教养院迫害。曲山林的妻子在巨大的精神打击和恐怖压力下,因承受不住病倒了。曲妻在弥留之际渴望见到丈夫,家人到丹东教养院要求放曲山林回家见他妻子最后一面,被丹东教养院恶徒无理拒绝,且不转告曲山林妻子病危的消息。直到曲山林被释放回家才得知妻子在悲愤中离世……

二零一零年九月五日,曲山林在白旗镇被当地派出所恶警绑架。凤城市公安局以完全捏造的事实与罪名将曲山林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起诉,政法委、公、检、法串通一气,将其非法判刑三年。曲山林在沈阳东陵监狱遭各种手段残酷折磨,被迫害致胃癌送进医院大手术,胃被切除三分之二。二零一一年底,曲山林生命垂危,监狱怕担责任通知家属将其接回,并向家属索要医药费,被家属拒绝。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曲山林在大连儿子家含冤去世。

(四)几经折磨,年仅三十八岁的温景松含冤离世


温景松

温景松是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功的,这之前,他曾患严重的结核病,先后在省市多家医院住院治疗,均不见效,后因病情恶化,加上传染性太强而被医院拒收,此时温景松已是骨瘦如柴,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全家都在绝望中。这时,一本宝书《转法轮》送到了温景松的手中,改变了他的人生。虽然当时温景松的身体状况根本做不了炼功动作,只能看书学法和打坐,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仍然展现在他身上,他的身体很快好转,九八年秋基本痊愈,秋收时,都可以到田间割水稻了。十月份,温景松到县医院复查,完全康复!

然而好景不长,法轮功九九年遭中共迫害,温景松等几个人一同进京上访,途中被警察非法扣押,在大连戒毒所遭恶警毒打,后被蓝旗镇派出所邓波(现转红旗派出所)和卢秉凯等人劫持回凤城,后又在草河洗脑班遭受了四个多月的迫害。

二零零零年八月,温景松和同是法轮功学员的周晶姑娘喜结良缘。二零零一年八月家里又添了个活泼可爱的女儿。就在这个历尽苦难的年轻人正在享受家庭欢乐的时候,不幸再一次降临在他头上。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凤城红旗镇派出所所长门广军、王森、邓波闯入温景松家中,洗劫了温家后,强行将温景松戴上“背铐”绑架到红旗镇派出所,进行刑讯逼供。王森等人狠打温景松耳光,扣在椅子上不让他休息,第二天送到凤城看守所非法关押。四月二十二日,温景松全家人到红旗派出所依法要人,门广军等恶警非但不放人,还将温景松的父亲、姐姐和妻子绑架。温景松姐姐被拘留半个月,温父和温妻被非法劳教二年。温景松被凤城法院非法判刑四年半。

在凤城看守所期间,恶警门广军、王森、邓波、狱医王连春等人对温景松百般威胁、恐吓、诱骗,用温家人的安危进行要挟,逼温景松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温景松决不违背自己的良心,默默的承受一切非人的折磨。本来身体就很单薄的他,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精神与肉体受到极大摧残,导致旧病复发,开始咳血吐血。然而就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凤城看守所不顾温景松的死活,在第一次送沈阳大北监狱被拒收的情况下,再一次把他送往大北监狱,后大北监狱又把温景松转送本溪监狱。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二日,几经折磨的温景松已奄奄一息,才被保外就医。温景松回到家里也不得安宁,本溪监狱每半年打电话骚扰,上门骚扰,还要到医院开诊断书,到派出所签字,到村里写证明材料,又威胁温景松不许学法、炼功。每次骚扰,温都多日吃不下饭,睡不好觉,这样长期处于恐怖、压抑和痛苦之中,身体始终不能康复,最终含冤离开了人世。

(五)李芹流离失所六年,在中共迫害中离世

李芹,女,六十三岁。没炼法轮功之前身患二十多种疾病,手术、打针、 吃中西药几乎都不起作用,修炼后获得了身心的健康,医院没治好的多种疾病不见了。

二零零一年九月六日,凤城市公安局邓铁梅路派出所警察佟胜波与另一警察到李芹家,问李还炼不炼法轮功?李芹说:“炼!”佟胜波俩就根据这一个字将李芹“拘留”五个多月!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十六日,李芹与法轮功学员佟淑芳、马育新在大堡镇讲真相被当地警察绑架。在凤城看守所,恶警对李芹刑讯逼供,拳打脚踢,并用电棍电击李芹;其中还有一恶警用手拽住李芹的头发狠命地往墙上撞。李芹一直绝食反迫害,遭狱医等人多次野蛮灌食,导致生命垂危。看守所怕承担责任,让李芹家人将其保释回家。待李芹身体刚有好转,凤城市中共政法委副书记李洪泉伙同国保大队关威等人,欲再次非法关押李芹。李芹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日,凤城法院对李芹非法判刑三年半(李芹未出庭)。

李芹的老伴和儿子已失业多年,全家靠李芹的一点微薄退休金维持生活。李芹流离失所后,恶警多次上门骚扰,对李芹的老伴进行威胁,并停发了李芹的退休金,致使老伴和儿子失去了精神支柱和生活来源。老伴上市场做点小本生意维持生活,爷俩在家艰难度日,儿子思母心切,整日借酒消愁。

二零一二年正月李芹听说老伴身体不好,儿子又天天酗酒,她结束了在外漂泊六年的生活,回到了已经不象“家”样的家中。她头一天回家,第二天就接到了检察院的电话,对方告诉她:你有个“案子”在检察院,过来结一下……

在中共迫害的巨大压力中,李芹于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四日含冤离开了人世。

静静的艾河水缓缓流过凤凰山城,历史的长河见证着一段沧桑岁月。在中共的残酷迫害中,一个个好人就这样走了,带着遗憾永远离开了深爱他们的亲人,他们那祥和的笑容深深留在人们的脑海中。

苍天有泪,岁月无声。中共邪党迫害法轮功十四年过去了,法轮功在中华大地上却依然屹立。法轮功也从一九九九年被迫害之初,由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到今天洪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上亿人修炼。法轮功学员的平和、坚韧、大善大忍的胸怀将永远为后世人传颂。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