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吨铁皮房压身 毫发无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六日】

高喊法轮大法好 牛蹄之下解危难

〖河北来稿〗我有个妹妹,虽然没修炼,但相信大法好。她每次到我家来,我就给她放神韵光盘,或师父讲法录像,她也看《转法轮》

二零一零年春天的一个中午,妹妹给牛喂草,突然牛把她顶了一个大跟头,紧接着踩到她身上,妹妹动不了了。这时,她想起了我告诉的话,于是大喊:“师父!法轮大法好!”喊的声音很大,把正在睡觉的妹夫给喊醒了,出来一看,牛蹄正踩在妹妹的胸口上,妹夫急忙拿起铁锨使劲照牛的头就打下去了,把牛的角给打掉一个,牛才抬起蹄子。妹妹坐起来了,妹夫说:你不要动,我找车咱们去医院查查去。妹妹说:没事,有法轮大法保护我。妹妹站起来回到屋里,喝了点水就下地种玉米去了。妹夫见人就说:我家捡了一条命。要不是法轮大法救了她,我们全家就完了。

妹夫是本村的书记,我曾多次劝他退出邪党,他都不退。这次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很痛快地就把邪党给退了。

“这法轮功真好!”

〖辽宁来稿〗那是一九九八年秋天割地的季节,一天早晨,我和丈夫装了满满一车玉米往家拉。当时用的车是那种农用四轮车,因为地头是偏坡,在转弯时怕翻车,我就在一旁帮忙扳着、推着,不知怎地竟把我的腿给绞进去了,憋得车直冒黑烟,后来就熄火了。丈夫赶紧下来查看,一看后车轱辘竟从我的右大腿根儿处压过,赶紧把我扶起来,问我怎样?我说:“没事,我是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保护。”

丈夫开车走了。我想继续扒玉米,向地北头走去,这时疼痛袭来,压伤处就像有骨头渣子扎肉那样钻心的疼,我没走多远就一下子坐在地上,当时疼得我大汗淋漓,疼得我硬是把一个新玉米茬子从地里抓抠出来……这样疼了有半个多小时后,就不怎么疼了。我坚持去地里扒玉米,直到天黑才回家。

回家后,我脱下裤子一看,大腿肿的老粗,压伤处的肉都黢黑。我想这一宿不得疼的直叫唤。结果却一点没疼,我睡了一宿好觉。第二天婆婆起来要给我做饭,我说:不用,我能做。那天我如常的去炼功点炼功。

后来县里开法会,我也参加了,去的时候还总落后,等参加完法会、集体炼完功往回走的时候,我就能跟上趟了,回来后又去地里干活。虽然腿压伤了,却一天活儿也没耽误。

这件事使我的家人都打心眼里信服大法,从心里感激师父。小姑子来串门,婆婆就劝她:“你也学法轮功吧,你看你嫂子那腿,伤得老吓人了,可一天活也没耽误。这法轮功真好!”

半吨铁皮房压身 毫发无损

〖大连来稿〗丈夫非常支持我修炼,因为他从朝夕相处的妻子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所以只要他在家休息,家务活几乎全包,腾出时间让我做救人的事情。有时他还陪我做救人的事情,在我跟亲朋好友讲真相时,关键时刻他还帮着我讲,往往他的一句话起着很大的作用。

善待大法得福报。二零零七年的一天,我丈夫同八名工友一起把一个长三米、高两米、约半吨重的铁皮房装到130-货车上运走,货装的有点偏,突然铁皮房滑了下来倒在地面,由于没来得及躲闪,我丈夫被压在房底下,只有头露在外面,大家都慌了手脚,可能有生命危险,七手八脚掀起铁皮房,把我丈夫扶起来一看,毫发无损,大家都说:简直神了!哪也没坏。

丈夫知道是师父保护了他,回家把事情经过告诉了我,我真替他高兴。

塌了的鼻梁骨自动隆起来了

〖大陆来稿〗母亲今年七十八岁,但她显得特别年轻,脸上光滑,身体健康,人有活力。更神奇的是,她从原来一个大字不识的老人,现在能流畅的读大法书籍《转法轮》,还不用戴花镜,晚上在灯光下能看书。她每天早晨起来炼功,白天出去讲大法真相,精神头特别旺盛。一天遇到一位熟人,惊讶的说:“这老太太这么硬实!”母亲的这些变化全是受益于法轮大法。

母亲以前有好几种疾病,肝病、气管炎、头痛,眼睛也不好,常年腰痛,干不动活。一九九五年年底,母亲开始修炼法轮功后,听法炼功从不间断,老人悟性也好,身体哪不舒服,马上向内找,提高心性,心性提高了,身体也就好了。她不识字,但想自己读法,就对着师父的法像请求:“师父呀,我要看书,我要认字,我要学法,请师父帮我。”她的诚心师父看到了,于是打开了她的智慧,母亲捧起《转法轮》就能随着我念了,天天坚持,现在她念的很流畅。我们娘俩心里明白,是师父法的威力大,才有这样的结果。

一次,母亲去压水井打水洗衣服,不慎摔倒了,用手一摸,鼻梁骨断了,塌下去了,血从鼻子往下淌,地上一片红。我妹夫刚好骑着摩托车进院,一看就说:快上医院把骨头接起来。我母亲当时就想:接什么接,我是炼功人,没事,有师父管。

就这坚信师父坚信法的一念,等母亲洗完脸再一摸鼻子:好了!塌了的鼻梁骨自动隆起来了。只是外面破了一点皮,但一点不痛。家人都说:“这也太神奇了。”晚上,母亲照常和我学法,第二天早晨照常炼功。她的外孙子问她:“疼吗?就是疼你也说不疼。” 母亲说:“不疼就是不疼,怎么能说瞎话?因为姥姥修炼佛法,奇迹就发生在我身上。”说完,母亲又照常出去讲真相了。

本作品谨代表作者的观点或认识。在明慧网发表的作品版权归明慧网所有。明慧网会定期和不定期的对本网站所发表的作品集结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