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似帮助同修 实则帮助自己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甲午年过大年应该是我有生以来过的最有意义的一个年,我和一位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互相提高很快。看似我在“帮助”同修,其实,师父安排这样的机会,使我自己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我们当地有位学员,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得法,精進实修,一身病都好了,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总算活得象个人样了”。后来,進京证实法、发资料、讲真相、劝三退做的都很好。近两年,由于家庭的原因,在修炼上渐渐掉队,法不学、功不炼、讲真相救人也不做了,整个人一下子衰老了很多。周围的同修都替她着急,想方设法联系她、想拉她回到大法中。最近,她终于摆脱家庭的束缚,同修们迅速找到她,给她送去了《转法轮》和炼功MP3。但是因为离开法时间很长了,她受到的干扰很大,回到大法中的脚步缓慢。

今年过年期间,我突然心生一念:师父,我想帮帮她,让我找到她吧。结果,很顺利的,我和她见了面,她的憔悴、衰老让我心里很难受。我邀请她到我家玩玩、说说话。当晚,她就到了我家。我给她端来热水,洗好水果,陪她说话,并尽力往修炼的话题上引,然后顺势直截了当的提出,希望她马上回到修炼大法中来。我回忆了她当初的精進、当年证实法的事,我说:“师父等着你呢!你知道么?好多开了天目的同修看到,师父用自己的双臂支撑着旧势力压下来的毁灭众生的巨难,延续着众生得救的时间……那种承受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你就忍心让师父为你多操一份心么?”她的眼圈红了。我们约定:过年期间,忙完家务,她到我家学法。

第二天晚上,同修就来了,我放下手头的事,赶紧和她一起学《转法轮》。两个多小时就让她自己一个人读,我帮她纠正错字,读着读着,就看着她的脸色在变化。学法结束时,她的脸色由蜡黄变得有些红润,眼睛也有神了。

从这天开始,连续几个晚上她都来我家学法,她的变化特别大,人一天比一天精神,皮肤白净、有光泽了。我们都很高兴,我从心里觉的欣慰:终于找回了师父的一个弟子。我又给她一个电子书,让她看《明慧周刊》,我每周定期给她拷贝,这样,既能节省打印的纸张,也适合于她的家庭环境。

可能是过年期间比较清闲,同修有时间就来我家,上午来、下午来、晚上来,晚上十二点以后我们发完正念她才回去。有时一整天呆在我家,我一下子感觉不方便了。她来了,我就赶紧陪着她学,家务没时间做,做真相资料的事也耽误了。我心里就有点烦:都给你准备好了,你自己在家里也可以学呀,不能总这样缠着我呀!当这个念头出来的时候,我知道错了,向内找:一是有怕心,她的家人曾经举报过大法弟子,我有怕心,不愿让她知道我家是资料点;二是私心重,慈悲心不够,怕耽误自己修炼;三是做事浮于表面,修炼不扎实。我在心里对师父说:“师父,真对不起,我错了。同修好不容易回到大法中来,她愿意跟我集体学法,只要对她有帮助我就要坚持,自己的事不是主要的。她现在刚刚回到大法中来,如果一松懈,不利于她的修炼提高。”于是,我调整好心态,每天抓紧时间处理好家务,虽然是过年,饭菜都最简单,不分时间段,她来了马上学法。

年后有一天她上午来了,我提议:今天时间宽裕,咱俩炼功吧。我们一起炼了一至四套动功,然后晚上学法后又炼了静功。她的状态好了,整个人几乎和第一次来我家时判若两人。后来,她有时来的时候赶上我做资料,我就大大方方的给她看《明慧期刊》,她也帮我装订、折叠,一边交流切磋,收拾完我们一起学法炼功。这样一直持续到年后上班。

在同修变化的同时,我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由开始的“完成任务”似的拉她来、到中间有点怕她来、到最后祥和慈悲的等她来。而且因为同修来了,我不好意思耽误时间,电脑不开了(除了上明慧网),电视不看了(除了带她看新唐人新年晚会)。这样一天多了好多时间溶于法中,学法更入心、炼功时间更长。同修还帮我纠正了我自己长期意识不到的不准确的炼功动作,师父还借她的嘴,点化给我一个正困扰我的问题。我自己的提高也很大。

就这样,我俩集体学法、集体炼功,一起做证实大法的事,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1]。正如师父讲过的,“将来大法弟子都会看到,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救度的是自己的众生,圆满的是自己的世界与众生,给自己在树立威德,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法弟子自己,你没有一样是给师父做的,也没有一样是给别人做的。”[2]过年期间,看似我在帮助同修,其实过程中我得到的提高更多、更大。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