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连曲辉被迫害高位截瘫 历经十三年痛苦含冤离世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二零一四年二月十九日,阴云笼罩,傍晚八点钟,被中共大连市劳动教养院迫害致高位截瘫、历经十三年卧床与伤痛抗争的大连法轮功学员曲辉静静地走了,也带走了他十三年的痛苦。此时,他四十五岁。

十三年来,四千七百多个日日夜夜,曲辉躺在床上无法自理,巨大的痛苦使他彻夜难眠。十三年来,女儿也从怀抱的婴儿长成了懂事的少女,爸爸能站起来、能带她一起散步成了永远无法实现的梦想。

被迫害成高位截瘫的曲辉
被迫害成高位截瘫的曲辉
tr
曲辉被迫害前的全家福

法轮功学员曲辉,大连海港理货员,妻子刘新颖,大连市妇产医院的护士。他们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小家庭,修炼法轮大法,按照“真、善、忍”做人,身体变的更健康,内心更加善良豁达,共同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中共恶警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二零零零年一月,曲辉与妻子刘新颖去北京为法轮功说句公道话,在天安门广场被警察殴打后,关进大连港看守所,一个月后,又关进普兰店市精神病院,迫害一个多月。

二零零零年四月十三日,当时三十一岁的曲辉,被关入了大连市劳动教养院,遭受苦役、酷刑。就在曲辉还有二十五天就将结束一年非法劳教期时,也就是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九日下午,大连教养院进入大批警察和刑具,救护车也载着氧气袋开进了教养院,逐个强迫法轮功学员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逼着他们说不炼法轮功。

曲辉生前描述说:“被摧残过的(法轮功)学员横七竖八地倒在走廊里,有的口吐白沫,有的痛苦呻吟,那种景象惨不忍睹。我晚上九点也被拖到那个阴森恐怖的房间里,恶警对我的折磨一直持续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电棍不知换了多少根,橡皮棍把我身上多处打伤,臀部肌肉被打烂,膝盖打肿,颈椎被打断,口吐鲜血,并多次昏迷……”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酷刑演示:电棍电击

曲辉又回忆当时教养院医生参与迫害时说:“一次醒来后,教养院一名叫韩琼的医生检查后说:‘没有事,还可以打’。我记忆最深的是一名叫乔威的恶警,极其狠毒,他一边打我,一边狞笑着对旁边的人说:‘多少年没这么过瘾了’。” 曲辉说:“只有地狱的魔鬼才会把折磨人当成乐趣。”

这种泯灭良知的迫害,造成了曲辉颈椎骨折、生殖器被电击折磨溃烂、全身瘫痪(除了面部五官能动之外,哪都不能动)、全身高度水肿,多处皮肤裂开、高烧、不能呼吸、气管切开插呼吸机、不能排尿插导尿管、大便失禁、全身多处褥疮(其中骶尾部褥疮达20mm*20mm,深达骨盆,脊骨暴露在外面泛黑色),散发着恶臭,还时不时的抽风。医生叫家属做好思想准备,家人买好送终衣服,放在曲辉床下。

在妻子刘新颖一再要求下,奄奄一息的曲辉被用担架抬出了教养院,回到家中。

十三年,艰辛而顽强的一家人

回家后,妻子刘新颖全天照顾曲辉的起居生活,曲辉的身体虽然有所好转,但仍是全身瘫痪,生活不能自理,扶着坐都坐不起来,大小便失禁、吃饭、喝水、翻身、吐痰都得妻子刘新颖帮忙,只是离开了教养院人的监视,他们心情能稍微好一些;即使这样,生活也并不平静,仍然处于中共的监视居住状态,经常有人登门骚扰,有人扬言要抄他们的家,有时候,妻子刘新颖带孩子到外面散步,都有人跟梢、监视。

十三年来,曲辉的生活范围只是一张床,能看到的空间只有十三平方米的房间,长期寂寞单调的生活和全身伤痛的折磨,经常使他精神处于癫狂的状态,妻子刘新颖日夜陪在他的身边。这里,让我们听听来自这位贤惠的妻子的心声:

我希望我的家庭是完整的,我的孩子不能没有父亲,所以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曲辉是什么样的情况,我都希望他好好的活着,我可以付出一切。在二零零一年医院对曲辉“判死刑”的情况下,曲辉一直存活到今天,这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当时我们从医院回家后,我立即给他读《转法轮》,他不仅能自己呼吸,当天排尿达十六斤,之后几天大量排尿,全身水肿消失,臀部大面积发黑的褥疮开始变红,十厘米的黑色脊骨也开始变红,之后几年内,全身十几处褥疮逐渐愈合。

因为迫害造成的中枢神经的损伤引发的高热抽搐,一直伴随曲辉多年,抽搐剧烈到整个床、房间都在颤抖,晚上,邻居都被干扰得无法入睡。中共酷刑给曲辉造成的内伤,引发腹膜炎,上千毫升脓液,从曲辉溃烂的生殖器破口排出,恶臭无比,还排出一张布满血管的腹膜,后来,曲辉内脏大出血,从溃烂的破口排出,比妇女分娩时的大出血还可怕,用我的医学知识衡量,曲辉的全身血液不止换了一、两次。

因为药物中毒,曲辉已经无法用药了,为了陪他,我不能睡觉,我每天只是炼两个小时功法和给他读大法书籍,曲辉每次都能越过生命极限而好转,当时来我家看我的医院的人都说很超常。

十三年来,曲辉的大便一直是我用手掏的,尿一直用塑料袋接,生存状态不如一名刚出生的婴儿,用一句话说:这个人是自己不能吃,不能喝,不能拉,不能尿,不能坐,不能翻身,完全靠别人的帮助才能生存。期间,虽然有我的精心照顾,更主要是法轮大法在祛病健身方面的奇效,而我能精心照顾曲辉,也来源于法轮大法给我的坚强意志。

曾经有一个被监狱关押了十一年的女法轮功学员说:“在非法关押的那种严酷的环境中,每天都面临着死亡的威胁,我每天都把这一天当作生命的最后一天过,珍惜每一天的生命,才在监狱走过这十一年,没有向邪恶妥协放弃信仰。”这也是我十三年来心理的写照。

愿曲辉生命的奇迹唤醒人们的良知

十三年中,法轮功学员曲辉,在他生命的每一天里,都演绎了生命的奇迹,法轮大法的神奇,也述说着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残酷和邪恶。

曲辉带着他十三年生命的奇迹走了。他和他的家庭遭遇也是中国大陆千千万万个法轮功学员的遭遇的缩影,因为对“真、善、忍”的坚守,遭到中共的残酷的失去人性的迫害,而且已经持续了近十五年!

历史的车轮在前进,正义虽然常常姗姗来迟,但从不会缺席。善恶有报是宇宙运行的法则。那些参与迫害曲辉和所有法轮功学员的中共各级官员、公、检、法、司人员和全体中国人 ,面临良心的拷问和实实在在的因果报应。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