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真善忍”做好人 遭沈阳女子监狱酷刑折磨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二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辽宁报道)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宋湘君,原住辽宁抚顺市顺城区,现住东港市。法轮大法“真、善、忍”法理重塑了她的道德标准和思想境界,使她有了一个健康的身体。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宋湘君一次外出,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特务绑架,关进沈阳女子监狱两年,遭“熬鹰”、冷冻、坐小板凳、超负荷劳役等。

以下是宋湘君自述其被迫害的部份经历。

一、被抚顺市公安一处特务绑架

二零零三年三月八日上午,我下楼外出,冲过来四个身份不明的男人(后得知是抚顺市公安一处的特务),将我强行绑架,拖进一辆黑色轿车内,拉到市区迎宾大街某单位一栋废弃的楼内。我被关押在楼内的一个房间里,房间内的地上,摆着各种酷刑刑具。

过一段时间,又来了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合计五、六个人男人,轮番的恐吓、威胁我,并野蛮的抢走了我家的门钥匙,非法抄了我的家。我包里的六百元钱和手机被抢走,手机里剩余的三十多元话费被打光了。

当晚,有抚顺市新华公安分局三、四名恶警对我非法审讯,还强行给我非法拍照,我拒绝非法拍照,恶警就用硬塑料夹子砸我的头部。就这样,我被他们折磨了一夜,次日,我被送进抚顺看守所关押迫害。

二、被抚顺看守所非法关押四个月

抚顺市看守所环境非常恶劣。我被关在看守所的第三号牢房,十几平方米的牢房关押近三十人。睡觉的时候,全部都要得一颠一倒的睡,否则躺不下。里边的人起来上厕所,再回去的时候,就没有了睡觉的位置。白天,看守所警察强迫所有关押人员干劳役,做手工艺品为他们赚钱。

约在两个月前后,看守所的一号牢房里有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后又进来一名法轮功学员因绝食反迫害,恶警与犯人将她拉出去,天天四脚朝天的按在床上强行灌食,手和脚还被扣上铁链子,恶警指使恶人犯人用钢针扎她的阴部。

面对恶人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我和三个牢房的全体法轮功学员一起绝食抗议。当时的所长与看守恶警唆使刑事犯人互相串牢房,随便调换屋子,来毒打全体绝食的法轮功学员。恶警所长喊:“叫你们闹,上级有令,打死你们算白死,看守所有死亡指标。”

后来,我被抚顺市顺城区法院以捏造的事实和强加的罪名,非法诬判二年。

三、在沈阳女子监狱遭酷刑“转化”迫害

同年七月,我被非法转押到辽宁沈阳女子监狱。沈阳女子监狱在沈阳市于洪区平罗镇的“沈阳监狱城”。这里是名副其实的人间地狱。我被分到女子监狱的四大队(四监区)的四小队,监区长叫徐中华(女),管教科长叫果海艳(女),她们二人为一丘之貉,心狠手毒,没有人性,而且非常的邪恶,监狱里其它大、小队里“转化”不了的法轮功学员,都被送到她那里迫害。

她们合谋,指使包夹犯人强迫法轮功学员整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他们叫“熬鹰”),而且也不让同寝室的犯人睡觉,用这种方式煽动仇恨,让犯人误解法轮功,怨恨法轮功学员。再不“转化”者,就给脱掉棉衣,拉出去冷冻。还不“转化”者,就继续暴力毒打、电棍电击等残酷手段。我被包夹犯人强迫整日坐小板凳,不让睡觉,疼的我全身都抽筋儿了。恶人徐中华看到后,非常邪恶的说:“再不写,就给你打针!我今天心情可不好!”

那个监区的狱警都没有一点人性,监区长徐中华和管教科长果海燕是元凶。我亲眼看到她们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有的法轮功学员被她们迫害致死。

一起关押、了解了法轮大法真相的犯人,很同情法轮功学员遭受的不幸遭遇,但是谁也不敢公开说公道话,更不敢对这些禽兽不如的恶警表现出不满,她们都在暗地里保护法轮功学员,要是被恶警知道了,轻者毒打,重者电棍电击,或遭其它酷刑折磨。

法轮功学员还被强迫干超负荷劳役,晚上加班加点,不顾别人死活的为监狱赚黑钱。监狱根本不把犯人当人待,对法轮功学员更是邪恶、残忍。

直到二零零五年三月八日,我回到家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