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送劳教 南京警察如此残害女博士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江苏报道)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法轮功学员张玉华博士,两年多前被中共警察绑架。警察为了迫害她,不择手段非要将她送进劳教所迫害。以下是张玉华女士前后七次被送劳教的痛苦经历。

绑架女博士

张玉华博士,五十多岁,南京师范大学外国语学院俄语系教师、硕士研究生导师、系主任。中共迫害法轮功后,张玉华女士于二零零二年被单位非法开除工作,她的南京第十二届人大代表资格也被取消。

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中午一点左右,张玉华在南京市大厂区杨庄北村居民区附近行走时,被沿江公安分局国保支队教导员周国意等人绑架到六合区卸甲甸派出所。途中,周国意还将张玉华的眼镜强行拿掉,扔到车子后窗处,并几次拒绝还眼镜。张玉华有七百度以上的高度近视,没有眼镜难以行动。可是这些警察,就连一付眼镜也要这样有意刁难。

一到卸甲甸派出所,周国意等人先翻检张玉华的挎包,一无所获后又将张玉华推入里间的办公室。沿江公安分局国保警察指使两个自称来自街道的女人逼张玉华把裤子、上衣脱掉,遭到张玉华拒绝。于是沿江公安分局两个男警冲进屋,一人架住张的一只胳膊,对两个女人说,上身要把胸罩扒出来,下身要把裤子扒到露出里边的内裤,袜子脱掉。两个女人熟练的执行了国保人员发出的指令。

三“送”劳教遭拒收

被搜身后,张玉华又被按坐在凳子上等候发落。沿江公安分局一国保警察嘴里不干不净、骂骂咧咧几进几出,一言不合便打了张玉华一记耳光,随后将她从座位上抓起,又重重摔到地上。当天晚上十点左右,张玉华被劫持进南京市看守所。其实之前体检时,武警医院医生发现她有血压高,还有6~7公分的子宫肌瘤,但国保警察不让医生据实写病情。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六日,看守所狱警将一份空白的劳教通知书拿给张玉华签字。(张玉华及其亲属至今也没收到劳教决定通知)之后的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七日,南京国保警察将张玉华劫持至江苏省女子劳教所(句东劳教所),入所体检血压高,劳教所拒收。

二零一二年一月五日,南京国保警察肖宁健等人第二次将张玉华劫持到劳教所,劳教所以同样原因再次拒收。

二零一二年一月七日,沿江公安分局国保教导员周国意等人秉承南京市国保支队队长沈晓华的旨意将张玉华绑架到大厂医院住院部。

二零一二年一月九日,沿江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大队长赵浚江、教导员周国意等人第三次把张玉华劫持到劳教所,由于张的血压高,劳教所第三次拒收。

四“送”劳教前 暴力注射、灌药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日晚上,沿江公安分局国保大队的大队长赵浚江、周国意等人授意南京市六合区大厂医院的医生汪平、李宏伟等人,强行给张玉华灌药。他们把张的四肢铐在床上,按住四肢、头部,紧紧捏住张的两腮迫使她张口,灌药前先给张玉华注射不明药物,约半小时后她感觉舌头发麻、舌根发硬,四肢僵硬、抽搐,两手互掰后方得缓解。灌药的总指挥是当时任南京公安局国保支队的头子沈晓华。

在暴力灌药张玉华出现手足抽搐等危急险状之后,沈晓华仍然电话授意赵浚江、周国意等人继续暴力灌药。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酷刑演示:打毒针(注射不明药物)

第二天上午,国保警察再次将张玉华四肢铐在床上,强制注射不明药物、灌药,这次是鼻饲。周国意等人按住她的头,从鼻腔插入胃管,灌入几管子粘稠物,灌后胃管一直没有拔出来……灌药后大概二十多分钟、半个小时的光景,张玉华感觉头晕、心慌、恶心,继而全身一阵阵抽搐,全身肌肉剧烈疼痛,抽搐时伴随一阵阵喉头痉挛,面部肌肉绷紧,嘴好象都难以张开,透不过气来,心脏狂跳,简直立即就要死过去,手足搐搦时,双手五指伸直聚拢,腕部强力内收不能松弛,双腿亦僵直(踝关节持续内收,不能松弛,两脚脚尖过度朝里,两脚后跟过度向外撇)、手臂的肌肉疼痛难忍、小腿肌肉痉挛,疼痛万分。

见此情景一个国保人员马上去叫医生。大厂医院的医生李宏伟来到病房,说这是意料中的事,马上用什么什么治疗方案。还说随时准备心跳、呼吸停止等等。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张玉华感觉自己在鬼门关转了一圈。她刚刚缓过一口气,还未从痛苦中解脱,就插着胃管、双手背铐地被警察塞入车内。

就这样,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一日这天,张玉华第四次被劫持去劳教所。随车同去的有大厂医院的医生李宏伟和两个女护士。距劳教所还有四、五里路时,他们又往张玉华的胃管里注入一管的糊糊状东西,这些东西在张的胃中翻腾,加之暴力插管的刑伤,真的疼痛欲绝。那天半天之内,准确的说几个小时之内张玉华遭遇两次打针,两次灌药的折磨,每次都是几管糊糊状的粘稠物。到劳教所大门附近车停了一会,又一次测量了张玉华的血压,达到了他们要的效果,这才打开手铐,拔出胃管。

劳教所的医生听完张玉华讲述对她灌药的过程后,对周国意、赵浚江说:这次虽然血压不算太高,但心跳过快,你们给灌了什么药我们也不清楚,还是不能收。周国意就到管理科去,很长时间后,劳教所答应可以留下来观察。第二天、第三天,张玉华血压持续升高,劳教所通知周国意等人把张玉华接走。回到南京,周国意等就把张玉华劫持进江北医院急诊室。

一天两次“送”劳教

二零一二年一月十八日,周国意、赵浚江、大厂医院住院部的李宏伟医生等第五次绑架张玉华到劳教所,这次他们带了一名狱医。劳教所第五次拒收。这天上午(第五次)被劳教所拒收后,周国意、赵浚江等人下午又第六次绑架张玉华到劳教所。结果还是被劳教所拒收。周国意、赵浚江等人只好把张玉华带回南京。

回到南京后把张玉华又劫持进江北人民医院急诊室。在那里每天都给张玉华量血压,经常是一天量两到三次血压,至少量一次。

二零一二年二月一日,警察图谋第七次绑架张玉华到劳教所,量完血压不得不放弃劫持张玉华去劳教所的企图,因为血压太高。二月五日开始一反常态不再给张玉华量血压了。

行贿赂 七“送”劳教所

二零一二年二月六日上午,也没量血压,警察径直收拾东西第七次绑架张玉华去劳教所,这次东西收拾的很彻底,似乎警察知道这次不会再被退回,好象得到了尚方宝剑似的。劳教所医院院长陈海霞量过张玉华的血压后,让赵浚江随他一同走出门诊办公室,最后同意接收。原来在此之前,国保警察宴请过陈海霞。

在劳教所,张玉华血压居高不下,劳教所害怕担责任,只好为张玉华办理所外就医手续,并通知南京国保接张玉华离开劳教所。然而南京市国保拒绝去劳教所接人。

就这样,张玉华在随时有生命危险的境况中度日。当患有子宫肌瘤、高血压的张玉华终于苦熬到非法劳教期结束时,南京国保警察竟又把她从劳教所直接劫持进洗脑班迫害。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