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症肌无力”的八旬母亲绝处逢生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六日】这里向师父和同修汇报一下我母亲的故事。

人生的路真是神安排的。我母亲吃了那么多苦,穿上寿衣也没死了。我曾经让母亲修大法,她说:“修大法多累呀。”可是她在病魔折磨的求生不能、求死不成的情况下,先是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最后走入到修炼中来,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在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让家人、亲朋好友和邻居,都亲眼目睹了大法的神奇,使更多人明白了真相。

母亲八十二岁那年,因患椎管狭窄、重症肌无力、胃病、肺心病和“血液粘稠”病导致瘫痪而不能自理。尤其“重症肌无力”是医学界的疑难病,目前无特效药可治。母亲全身无力,眼皮下垂,两只脚抬不起来,只能在地上拖着走,一次只能走两三米,上床只能往上爬,爬到哪坐到哪,再也动不了。内衣脱不了,一件上衣得脱半个小时。肌肉无力解不了大便,八、九天吃一次泻药,让粪便自己往外流,吃一次泻药少则便五、六次,多则便十几次二十几次。吃饭时嘴无力只能张一个小缝。病重瘫痪在床。就这样卧床一年半。两条腿都弯成九十度,直不开。膝盖聚个大疙瘩,聚筋了。小腿肌肉全都萎缩了,只剩个干腿棒,皮包着骨头,皮拉起来老长。身体两边垫的高高的,身体向左右翻动只有九十度回旋余地。全身疼痛,生不如死。母亲经常求我们给她买安眠药,她要自己死,不想受罪了。

母亲身体越来越瘦,有一天,她用微弱声音说:“我该走了。”家中人全都围在她床前,大家按母亲的吩咐,拔掉了输尿管。这时她的牙齿紧闭着。大家静静的等着。两个小时后,母亲突然又有了知觉,说:“热死我了,热死我了。”她还说:她到了一个地方,看到空中有莲花,自己想上去,却怎么也上不去,人家说那莲花是给大法弟子的。等了一会。过来一个木轱辘毛驴车,她坐在车后边,车上的人说这不是你呆的地方,一脚把她踹下来了,她就清醒过来了,只觉得太热了。从这以后,她再也不说胡话了,思维逻辑同正常人一样。

这时我想让她学大法。我跟母亲说:“你听MP3吧。”我给她录了明慧电台发表的语音文件“大法洪传”“善恶一念间”“神传文化”“传统文化”等等。因为能躺着听,她非常高兴,每天听,不断的听,渐渐的,她明白了法轮功是什么。

“善恶一念间”中的小故事里,有很多疑难病患者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而康复的例子,对母亲启发很大,她开始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了,每天早、午、晚各念二百遍,双手合十念,晚间躺着听神韵晚会。半个月后,她可以一边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拽着绳子自己起来了。我们在窗户上拴个布绳,绳上系很多疙瘩。这以前都是保姆拉她起来。母亲说感觉到有人拽她,非常轻松的就起来了。卧床一年半的老太太,居然自己能起来,全家人兴奋不已。

从这以后,母亲每天更加不停的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心一意的念,一天能念几千遍。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我把拴在窗户上的布绳拿掉了。母亲说:那是我的救命绳,千万别拿走。我想必须拿掉。我想她自己能起来。我教她怎样自己起,她真的自己起来了。过了半个月,我又教她自己爬。她每爬一步满脸是汗,她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边爬。

这时,我开始让她听师父讲法,每天晚上看神韵,每天练习扶着床在地上站着。开始站时,因为她的两腿弯曲成九十度,直不开,站的浑身发抖,她就坐在床上每天坚持用手按膝盖往下压腿。又过了一个月,腿直点了,能扶床边走几步了,她每挪一步就说一句:“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渐渐的扶着床走,扶着墙在卧室走。

“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了半年,母亲能推着椅子在里外屋来回走了。我将矮凳子换成高凳子,母亲不让换,我强行换。最后我突然把凳子拿走,她吓得站在那大喊:“快帮我。”我在心里求师父帮她。结果,她真的会独立站着了。我说:你往前走。她真的自己往前走了。 全家人那个高兴,有的高呼:“法轮大法好!”

师父给母亲清理身体时,我从法理上引导她,告诉她:你不要害怕,是天大的好事。师父给你从身体里往外清病毒,不用吃药,吃药是往身体里压病毒。我还叫她听法。师父给她清大脑血液粘稠病,母亲头迷不能动,一天没吃饭,第二天一早起来,特别高兴,说:“这头上象摘掉个铁帽子,真舒服。”

母亲原来用排尿插管导尿三个月,青霉素中毒,小便后,从尿道流出象豆腐渣一样的物质。特别痛。两个月了仍然不好。师父给她清理时,我弟妹和保姆强迫她吃药,不见效果。早晨起床后,我母亲清清楚楚的看见一个人穿件灰衣服,手里拿个景德镇蓝花碗,对她说:“你吃药吧,吃药就好病了。”母亲当时想:师父说清理身体不吃药。“刷”一下那人不见了。第二天。母亲的尿道病神奇的好了。

师父给她清理胃病,她痛的在床上滚。保姆又害怕了,马上给她吃胃药,她稀里糊涂的吃了,马上睡着了。醒来后她特别后悔:怎么吃药了?师父不管我了吧?我说:“没关系,错了就改。”母亲说:“把药全给我扔掉。把保姆也辞了。”

快过年时,母亲突然呕吐不止,脸蜡黄,最后吐黄水,当时我弟弟看护她。弟弟害怕了,出来找我。我到那一看,乐了说:太好了,这回把病都清出来了。母亲用微弱的声音说:“我不行了,这回是真不行了。给我拿装老衣服吧。”我说:啥事都没有。我走了。她流眼泪了。两个小时后我再去,看见母亲坐那看神韵呢。脸色红润。她说:“不怪是炼法轮功的,说的真对。你教我修大法吧?师父救了我的命。好病一定修大法。”

从此母亲开始学炼功,她学得非常艰难,五套功法学了四个月。刚开始坐在床边上炼。后来,后背依着暖气片炼,炼“法轮周天法”时,不会下蹲,无数次跌在地上起不来。半年多才达到标准,五套功法只能炼一个小时。

发正念口诀和要领,我教了她四个月,一句话要教一星期。教的过程中去掉我很多急躁心、烦躁心。“在另外空间”这五个字,天天教就是不会,她总念成“在格外空间”。没办法,我用纸画了两个图,一个图是无数方格,一个图是一个圆圈,圆圈代表零,是个零蛋。在方格图上边打个差(×),在零蛋上边打个对勾(v),我说:“格外”是错的,“另外”是对的。五个字学了十天。

现在我母亲已经完全恢复正常,满头白发有一半变黑了,皱纹减少了,生活完全自理,而且能到户外活动、买菜、做饭。她每天给人讲真相,发“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认识她的人都问:两年没见你到哪去了?她就讲自己得病、炼功经过。老年人都愿意和她接触。

母亲的病,邻居都知道。邻居们对我说:你们真有孝心,把你母亲照顾好了。我说我们当子女的能照顾她,可是我们治不了她的病,我母亲是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好的,是大法师父给我母亲治好病的。现在我母亲开始炼法轮功了。邻居都说:法轮功太神奇了!这老太太返老还童了。

法轮大法真实不虚,字字如金,不需要多讲,仅从我的老母亲身上,就彻底击碎了中共邪党对法轮功的诬蔑谎言。八十五岁的母亲起死回生得法修炼的经历,在当地一时成了佳话,流传很广。

我地区“610”利用签“承诺卡”毒害世人。我大量做有关拒签“承诺卡”的真相传单,晚上发放。一天上午,我刚开门想往楼下走,上来个人说:“签个字再走。”我一看,是前栋楼的某某,我想一定是签“承诺卡”的,正想找你讲真相呢。我让她進屋来,我拿过那张卡看了看说:“大妹子,这事让我碰上了,是你的福份。”她很高兴的问:“哪来的福呀?”我说:“听我慢慢讲。你干这活一天多少钱?”她说:“一天五十元。”我说:“一天给一万都不合算。”她说:“为啥?”我说:“因为你是用命在换钱,这 ‘承诺卡’是让人迫害法轮功的。谁迫害大法谁遭恶报。大法是救人的。我母亲瘫痪一年半了,念‘法轮大法好’,都能走路了,你叫我母亲办身份证时看过她两次,那时她还不能下地呢。”她说:“这上面没说法轮功的事呀。”我说:“你看这写着‘钱上有法轮大法好的字要到银行兑换,举报有奖’。”她一看说:“可不。”

我说:电视宣传的都是假的,大法洪传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只有共产党不让学,共产党搞各种运动整死中国人八千万,国家主席都让他整死了,人整死了再平反能活吗?我让她看真相传单上写的藏字石“中国共产党亡”。我说:“石头都说话啦。”她说:“呀!真是字呀。”我说:“因为入党、团、队时你对邪党的血旗发毒誓要为它而献身,老天灭它,你替它做坏事,那不是找灭亡吗?声明退出来,老天爷保你平安。”

她说:“我党、团、队都入过,快帮我退了。”我说:“我这有真相传单,拿回去给家人看看,让家人也“三退”。你这钱不能挣了,你碰上我是你的福份。签多少了?”她说:“刚走几家,还没人签呢,我丈夫也是党员,给他也退了吧。”我给他俩起个化名。告诉她:回去给你丈夫讲明白了,他同意了才管用。她说:“太谢谢了。我看老太太(我母亲)去。”她就去了我母亲家。这次讲真相不只救了两个人,我们这个居民区的人都没签承诺卡。

在师父点悟下,我引导母亲修大法,证实了大法、弘扬了大法。实际上一切都是师父做的,是大法的威力,救人的是法。母亲身上发生的奇迹给家人带来欢乐,我的家人及亲属也由此真正明白了大法真相,都先后退出了党、团、队等邪党组织。

谢谢师尊的慈悲救度!无法用语言表达对伟大师尊的感恩。叩谢恩师!向师父合十!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