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军官:幸运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七日】我曾是一名军官,在军中有着很好的职位和大好的前途,这些都是不明详情的人所羡慕的。而我自己却一直生活在苦闷和屈辱当中,原因很简单,因为我知道一个真相——作为军人,我们根本就不是什么共和国的卫士,而是地地道道的共产党的家奴。

在我当兵之初,我和所有的战友一样,受中共的蛊惑,真的是带着梦想与荣耀走入军营的。我们为自己的职业而深感荣耀,这种荣耀一直伴随我走到了一九八九年。是八九年六·四屠杀学生的枪声使我惊醒了,什么保家卫国呀,什么共和国的卫士呀,一切都是谎言,我们的真实身份就是共产党的家奴。有此认识的绝不是我一个人,而是军中的大多数人,特别是军官。在人民的生命受到威胁时,我们不但没有去保护他们,相反我们却恰恰就是屠杀者手中的工具。也就是从那一刻开始,“腐败”在中国合法化了。

尽管我本人没有向学生开枪,但我毕竟是屠杀工具中的一分子,从那以后我一直有一种罪恶感,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卑微与无奈。在这种晦暗的心理下,我和我的战友们所能做的就是及时行乐,在醉生梦死中麻醉自己。但人总有清醒的时候,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要问自己:人生的意义究竟是什么?难道就是这样在醉生梦死中浑浑噩噩地度过一生吗?我想应该不是,但真正的答案究竟又是什么呢?这是我一直不得其解的问题。

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有一次我问和我同一办公室的一位军官:你对共产党怎么看?你觉的它还有前途吗?他叫我把门关上,随后他关上了窗户,然后说:你怎么还问这个问题呢?我告诉你,十年前我就不对它抱有任何希望了。然后他打开窗户说:我刚才什么都没有说。

一九九八年,我有缘看到了法轮大法的书籍——《转法轮》,还没有读完我就觉的大法真是太好了,这就是我要找的。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得法前,虽然我还不到三十岁,但身体已经被自己糟蹋得相当不象样了,时常受病痛的折磨。修炼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不知不觉的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了,我真正的体会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我被这个神迹所折服了,从此全身心的溶入大法之中。

九九年七·二零发生的时候,我应该还算是一个新学员,当时还只当是考验来了,并没有太在意。直到后来共产党搞人人过关时,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其实在得法前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但这次我却没有一丝的害怕。不是我的胆子有多大,而是因为我认为如果这么正的大法在人间不能立足的话,那么我对这个世间还有什么可留恋的呢?

当时有上级领导对我说:你有这么好的前途,犯得着和这事搅在一起吗?我说:“你错了,我对共产党没有一丝的好感,对这个世间没有任何的留恋,修炼大法是我活在这世上的唯一的理由。”

现在回想起来,那么胆小怕事的我,能说出那么坚定的话,这一切都是大法的威德,是大法挽救了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