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风云十四年(上)

——黑龙江漠河县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综述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

目录

序言
第一部份 法轮大法洪传漠河
第二部份 被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第三部份 被迫害致残的案例
第四部份 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
第五部份 被劳教、判刑的法轮功学员
第六部份 被迫害流离失所的典型案例
第七部份 被绑架迫害的法轮功学员
第八部份 迫害法轮功遭恶报的典型案例
第九部份 漠河县十四年里参与迫害的部份元凶
结语

序言

黑龙江省漠河县在中国边境线上最北端,因“白夜”和“北极光”两大天然奇景,素有“中国北极城”、“不夜城”之称。漠河东临黑龙江,西倚大兴安岭,群山蜿蜒于西南,河川交错于山下,形成“山环水抱漠河城”的胜景。漠河是中国境内唯一可观赏到北极光和极昼现象的地方。漠河全县所辖五镇五个林场,总面积18367平方公里,境内有满、汉、锡伯等十七个民族,人口逾十三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心胸狭窄的小丑江泽民,出于妒嫉,一意孤行,集古今中外邪恶之大全,编造弥天大谎,栽赃陷害,丧心病狂的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邪恶铺天盖地而来,连中国最北端的漠河也未能幸免。在长达十四年的邪恶迫害中,中共邪党人员对漠河县法轮功学员劳教、绑架、关押、抄家、监视、蹲坑、抢劫、勒索、罚款、邪恶洗脑、逼迫离婚、开除、恐吓等等迫害。在漠河令旅游者流连忘返的飞驰的马拉雪橇、绚丽多彩的北极光奇景下,掩盖着一桩桩迫害好人的冤案。

漠河频繁出现的六月飞雪,就是上天对漠河县迫害法轮功的人员的警告。

第一部份 法轮大法弘传漠河

一九九二年李洪志师父在长春传出了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功。不久,法轮功便以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传到黑龙江省漠河县。这些法轮功学员来自社会各个阶层,至一九九九年上半年,人们总能看到法轮功学员的祥和炼功场面,听到法轮功那悠扬悦耳的炼功音乐声。民众修炼大法后身心得到净化,道德提升,身体健康,以崭新的精神风貌和生活工作态度在社会中有目共睹,广受赞誉。

当大法弘传到漠河后,大法的神奇不断展现:植物人复活了、癌症康复了、疑难杂症不见了,浪子回头,破碎的家庭复合了,大法福益着小城世人的身心,大法的根深深植入漠河百姓的心里,人们幸福的沐浴在佛恩浩荡中。下面我们来看一看漠河百姓在大法中受益的真实故事。

乳腺癌患者学法轮功重生

我在乳腺癌手术后,身体一点力气也没有,精神压力太大了,大夫告诉我不能累着,不能发烧怕引起癌症转变,有的人都手术三年了还有死的呢。人要是得了癌症也就是离死不远了,这时候求生的愿望非常强,我真不想死啊。再加上我上火还有便秘的毛病,胆囊炎,心脏病全身难受,那真是生不如死,实在太难受了,在危难中,我想起了法轮功。

我的亲戚有炼法轮功的,她经常跟我说法轮功如何如何好,以往我也没往心里去。那一刻,我非常想见到炼法轮功的亲戚,我就去找她,我们俩一起炼完了五套功法,我说我要炼法轮功了。

半月后,我全身轻松,感觉太好了。我能干活了,身体真的不痛了,我更坚信了这部大法。我非常感谢李洪志师父和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法轮大法救我出苦海

我今年五十一岁,在一九九九年四月开始学法轮功。我在修炼前患有多种疾病,脑供血不足、皮肤病、右手心长个肿瘤,长年头晕呕吐、类风湿痛得我双腿变形,胃病严重,腰疼得不能直立行走,因家中贫穷没钱看病,这些疾病长年伴着我,痛苦不堪。我炼法轮功三天后这些疾病明显好转,不久,所有的疾病都从我身上消失了。

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

修炼法轮大法前,我小腹里长年疼痛不知道什么病,学大法不久,我长年腹部疼痛消失。我还看到法轮在我脸上旋转,帮我调理皮肤病。在我看李洪志师父讲法光盘时,右手心肿瘤消失了,身体完全康复了。

学大法前我与婆婆关系不和,小姑子、婆婆从心里看不起我,婆婆总是找茬和我打仗。多年积下的怨恨,使我一看到她们的影子心里就堵得满满的。修炼大法后,明白了这些都是因果关系,按照师父说的真善忍做人,善待她们,把她们真正当作我的亲人。修炼大法使我身心健康,家庭和睦,我从心里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把我救度,使我脱离苦海。

大法修炼的奇迹

由于教师工作的特殊性,我的嗓子变的沙哑,嗓子里总是有痰的感觉,还伴有咳嗽,吃了很多药,也喝了很多胖大海,用了许多民间的偏方,一直也没有什么效果。刚走入大法修炼,我的身体就发生了明显的变化。我嗓子中的痰渐渐没有了,沙哑声音也消失了。虽然用嗓子的程度比原来更多,但是也没出现原来的状况,这都是我修炼大法后出现的奇迹。

学大法一切都顺了

我是九六年得法的法轮功学员,修炼前我有严重的胃炎、脑震荡后遗症、关节炎、头痛等症状。修炼后,这些症状在不知不觉中都消失了。还有精神抑郁症等一切烦恼全部都没了。如今我精神好,心情好,一切都顺了。

法轮大法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张惠敏女士今年五十六岁,家住漠河县图强林业局,学法轮大法前患有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等许多疾病,稍微重点的家务活不能干,只能干一些轻活,学大法后腰椎间盘突出等症状全部没有了,她可以一手拎一个五十多斤大水桶,劈柴火,什么活都能干,跟男人一样能干,而且她做买卖不欺不占,每次给顾客称完货都是买完后再多添点,认识她的人都称赞张惠敏是真正的大好人。在漠河县图强林业局张惠敏是有口皆碑的好人。 

◎感恩大法 把神奇经历发送漂流瓶

我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可是我却患了难以启齿的疑难病。我来例假经常半个月不走,血量大,脸煞白,浑身无力腰和肚子剧痛,剧痛使我干不了活,工作也不得不请假,我整天在家躺在床上,已经去哈尔滨等大医院医治了,医院也无能为力地说:“你回家养着去吧,我们也没有办法”。就在这时候我幸运的遇到了一位法轮功学员,她给我讲了法轮功真相,还给我办了三退。我整天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三天后经血就少了,七天后身体就完全康复了,我非常高兴,是法轮大法救了我,我要让更多的人知道大法好。我为了表达对法轮大法的感谢,把我的神奇经历写了出来在网上用漂流瓶的形式发送出去,让更多的人也象我一样能得到大法的佑护。

◎不会说话的老人神奇的会说话了

五十多岁老人半身不遂脑出血后遗症不会说话,法轮功学员给他讲法轮功真相,告诉他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因为老人心诚立时就见证了大法的神奇,老人当时就会说话了,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

◎九十度的驼背直起来了

漠河县古莲林场八十多岁的老于太太,九十度的驼背,驼背驼的脸都抬不起来,脸只能朝向地面。在法轮大法弘传到漠河后,老于太太也走进了大法修炼,学大法后不久,八十多岁的老于太太九十度的驼背直起来了,古莲的百姓亲眼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有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太太学了法轮功后九十度的罗锅直起来了,这件事情古莲林场的百姓人人皆知。

◎念大法好都这么好使,要是学了那就更好了

漠河县五十七岁的孙学仙女士在做完乳腺癌手术后,浑身浮肿、疼痛,挣扎着去小卖店买酱油,巧遇一位法轮功学员。这位法轮功学员看到她特别难受的样子,就问她身体怎么了,她说:“浑身难受。”法轮功学员就告诉她敬念:法轮大法好。孙学仙立刻就诚心敬念起来,就这么念着到家,浑身的疼痛全都消失了。孙学仙想:念大法好都这么好使,那要是学大法就更好了!这大法太好了,我也要学。从此,孙学仙就坚定的走进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中。

◎在危急的时刻,人和车神奇般的停住了

漠河有一个四十多岁的男锅炉工,他的工作就是用带斗的铁三轮手推车,从外面把煤运到锅炉房,用车直接把煤送到锅炉里,大锅炉的炉门口设计的很大,方便运的一车煤很容易地就能倒进锅炉里。在进入锅炉房后,往锅炉边走的路是几米的下坡水泥路。

一天,这位锅炉工正推着满满一车煤疾驶在锅炉前的下坡水泥路上,由于水泥路是光滑的下坡,加上车子很大的惯力和大锅炉设备的鼓风机的吸力,锅炉工连人带车都已经无法控制,眼看连人带车被卷进通红的熊熊燃烧的大锅炉里,在这生死的一刹那,他想起了:法轮大法好,请大法师父帮助!车和人立刻神奇般的停住了。全厂的职工都说:大法真神啊!

◎撞的满头都是玻璃碴子,人却无恙

年近六十岁的孙大姐在自家屋子里,由于地砖面太滑,不小心突然急速摔倒,因为惯力太大,孙大姐的头摔倒在立柜的玻璃上,又急速的进入到立柜的大玻璃里,就孙大姐还没反应过来的功夫,头就插进了玻璃里,玻璃被摔出来一个圆圈,脖子正好卡在玻璃圆圈上,脑袋出不来,动一点,退不好,玻璃碴子就可能划到脖子,割到动脉。此时,孙大姐蹲不起来,跪不下,就这姿势蹶着一动不敢动。在这危急的时刻,孙大姐心里想:李洪志师父快救救我。

孙大姐的老伴看到这个危险的场面吓得大声地喊:“你别动!你可千万别动!”老伴拿着钳子把孙大姐脑袋周围的玻璃小心翼翼的掐掉,孙大姐才把头退出来。这过程有几十分钟,一个近六十岁的老太太,能坚持一动不动的以很艰难的这种姿势蹶着这么久,而且被撞的满头玻璃碴子,可是人一点也没有受伤,真是奇迹,家人亲眼看到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大法师父救了犄角下的老人

漠河县六十多岁的李老太太,一米五左右的瘦小身材。一天,李老太太路过一户养牛的人家,老牛突然挣断了绳子,象红了眼一样拼命向她冲来,牛犄角一下子就顶住了她的肚子,硕大的老牛用犄角顶着瘦小的老李太太象烙饼似的一个个子,一个个子的翻跟头,一直把老李太太顶到了墙角,再也顶不动了,老牛还是不肯善罢甘休,还是象仇人相见,犄角尖正顶住她的肚子要豁开,那架势就是要她的命了。在这危急的时刻,李老太太大声的喊:“李洪志师父救命啊!”忽然一股神奇的力量把牛犄角从她肚子上迅速的移开了,因为老牛正使足了力气用在老太太身上,没想到突然这股神奇的力量把它移开,老牛措手不及牛屁股又坐到了老太太身上。这时老李太太的家人和牛的主人闻讯赶来,把老李太太搀扶到屋子里。大家越想越后怕,要不是大法师父救命,老李太太肚子就豁开了,知道这件事的人都称赞:法轮大法好!

◎修炼大法家人受益多

我修炼法轮大法,我的家人对我修炼非常支持,他们都明白:法轮功是正法,是被迫害的。家人都退出了中共邪党的一切组织。我的家人也因为明白法轮功真相,支持法轮功而得福报。

一次,儿子在工地干活,不小心腰摔折了,伤的很重,不能坐,只能躺着,躺着一点也不能动,拉尿也得靠别人,生活不能自理。儿子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我就告诉他念:法轮大法好,儿子很相信,就每日诚念大法好。儿子花了很少的钱手术成功,身体恢复的很好,几个月后正常上班,没留下任何后遗症。

一天,婆婆突发心脏病摔倒在厕所里,家人要送婆婆去医院,叫来了救护车。婆婆说:不用送我去医院,我请李洪志师父救我。不一会儿,婆婆的病果然好了。

姐姐和姐夫很支持我修炼,平时他们有时间就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姐夫有时还帮助我去发送法轮功真相资料。一次,姐夫在家做饭时,高压锅突然爆炸了。当时姐姐和姐夫正在厨房门口,爆炸的锅穿过了门,绕过了姐姐和姐夫,绕过了窗户,砸到了客厅的地上,把客厅的地面砸了一个坑,而姐姐、姐夫和楼房的门窗却安然无恙。

第二部份 被迫害致死的典型案例

1、清廉会计王秀清被迫害致死

漠河县四十四岁的法轮功学员王秀清女士,遭受多次非法关押、两次劳教、长期的威胁和恐吓,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王秀清在修炼前就一直承受着家庭的暴力,其丈夫出于对中共邪党的恐惧,也曾经残忍迫害她,并与她离婚。

王秀清女士一九九六年听说大法好开始走入法轮大法修炼。她在单位当会计二十年,特别是学法轮功后,按大法的要求做清正廉洁的好会计。她不占单位的一分钱,她们单位因为贪污腐败,多人被判刑,在调查她时,纪委人员说:“你怎么这么穷呢,别人都有存款,就你没有。”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江泽民团伙开始疯狂迫害法轮功。当时王秀清想,这么好的功法怎么就不让炼了哪?我得去向国家领导人如实的讲清法轮功的真相。 就这样王秀清走向了北京,王秀清还没来得及见到国家领导人,就被绑架到漠河县阿木尔看守所,遭非法拘留、罚款、关押了三个多月。

当时江泽民集团利用广播、电视、报纸、电台等舆论工具对法轮功造谣污蔑,王秀清的家人也遭受迫害,家人迫于压力,使用文革手段,与王秀清“划清界限”,把王秀清劫持到阿木尔看守所,王秀清再次遭非法关押。由于中共的红色恐怖,王秀清的丈夫更加对她进行严酷的虐待,在大兴安岭的三九天,摄氏零下四、五十度的天气,王秀清的丈夫把王秀清的棉衣棉裤强行扒下,然后把王秀清推到室外雪地里去冻,又用大雪把王秀清埋上,还给王秀清的妈妈打电话,让王秀清的妈妈逼迫王秀清放弃修炼。在此期间,王秀清的单位非法停发了她的工资。

二零零一年王秀清再次去北京上访,被劫持到阿木尔看守所,又被阿木尔公安局非法劳教一年,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看守所关押期间,王秀清的丈夫由于压力被迫与王秀清离婚,由于王秀清身心遭到严重的摧残、及中共邪党的邪恶洗脑,王秀清被迫放弃了修炼。

二零零七年王秀清出现乳腺癌,王秀清明白,只有法轮功能救她,这时又重新开始修炼法轮功。

二零一一年腊月二十八日,在大兴安岭加格达奇火车站,王秀清准备回阿木尔镇,在过安检的时候,因为王秀清随身携带的拎包里有法轮功真相光盘,被加格达奇火车站发现,王秀清当即被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绑架至齐齐哈尔看守所关押。

齐齐哈尔的铁路派出所,在明知王秀清身患乳腺癌晚期,还非法关押了她半个月,然后又非法劳教王秀清两年。由于遭恐吓及邪恶迫害,王秀清身体渐渐不支,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怕承担责任,才不得不把王秀清放回家。

王秀清在这次被非法关押期间,齐齐哈尔铁路派出所的戴警察非法到大兴安岭阿木尔镇王秀清的母亲家去抄家,当时王秀清母亲家里只有母亲一人,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的戴警察等伙同阿木尔派出所的恶警对王秀清的母亲一顿邪恶恐吓,把王秀清的母亲吓得几近晕倒,心脏病也犯了,阿木尔公安局副局长康某某指令手下去骚扰,他们一看王秀清的母亲有生命危险,怕承担责任赶紧逃跑了。这时王秀清还在哈尔滨肿瘤医院治疗。等王秀清的姐姐和姐夫赶到家里时,王秀清的母亲还没缓过来哪。看到母亲被吓成这样,王秀清的姐姐和姐夫一气之下赶到阿木尔派出所,进屋就问:是谁把我母亲吓成那样的,这时的警察都说与他们无关,不是他们想要去迫害的,是齐齐哈尔的警察来了,是阿木尔公安局局长康军下令去的。

二零一三年七月初,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的警察戴某某、阿木尔铁路派出所刘占辉等人,又到大兴安岭阿木尔镇对王秀清家进行骚扰,警察戴某某俩人伙同阿木尔铁路派出所的警察刘占辉,非法劫持王秀清到阿木尔铁路派出所,当时王秀清已经不能行走,呼吸困难,生命垂危,警察戴某某与派出所所长刘占辉等恶警,还是毫无人性的对王秀清进行了邪恶的威胁和恐吓。

由于再次遭到威胁和恐吓,加之这些年的邪恶迫害导致王秀清再也承受不住了,于二零一三年七月十八日含冤离世,年仅四十四岁。

2、房产科职工张秀春被迫害的骨瘦如柴致死

张秀春,女,家住大兴安岭图强镇,原是房产科的职工。张秀春以前常年多病,修炼法轮功后,获得了健康的身体。二零零六年八月四日上午,张秀春正在家中做家务,被突然闯入家中的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六一零等部门的一伙坏人绑架、抄家,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参与绑架者有:六一零的赵民,公安局副局长董贵森,图强镇公安局国保大队副队长孙林锋、恶警郭嗣红、胡瑞民、高国友等,及四连派出所多名恶警。张秀春被非法劳教二年。

张秀春
张秀春

张秀春在被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期间,因不放弃信仰,恶徒不让张秀春上厕所,致使大小便便在裤子里。在长期高压劳役下,导致她的身体每况愈下,糖尿病复发,长期尿失禁,视力下降。劳教所的恶警还逼迫她参加奴工劳动,每天被逼奴工十多个小时,恶警副大队长符成娟还恶狠狠的对张秀春说:累死你个老家伙。恶警大队长张志婕明知张秀春的病情严重,但当着张秀春的面却说吃点药就好了。背后张志婕跟那些犯人说:张秀春出去后就得死。张秀春这样的身体还被非法加期一个月。

当劳教所与图强警方联系,办保外就医一事时,图强警方以奥运为由拒绝办理,一直拖到期满,还加期一个月。当时,张秀春已经骨瘦如柴,期间一直处于昏迷状态,终于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含冤离世,年仅六十岁。

3、在狱中修炼的张艳芳被迫害致死

张艳芳女士,家住黑龙江省大兴安岭。一九九三年她因刑事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关在黑龙江省女子监狱服刑。在监狱中的前几年,张艳芳对人生感到极度的绝望,几乎完全失去了生活的信心。同时她还伴有各种疾病,如甲亢、气管炎、风湿性心脏病等多种病症,生活自理能力差,勉强在病犯监区服刑。然而一九九五年,张艳芳这个对未来失去希望的人,却意外的迎来了生命中的春天。张艳芳有幸听到了法轮功,并走入法轮功修炼。她很快恢复了健康,觉的全身有使不完的劲;明白了生命的意义,重新鼓起了生活的勇气,对未来充满信心,即使在监狱中也活得充实而快乐。张艳芳的巨大变化,也感动了监狱的狱警,她被允许在管制最严的深牢大狱中自由修炼。这就是法轮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正在服刑的张艳芳也不能幸免。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张艳芳因坚持修炼,做好人,先后十七次被关小号,累计时间长达四年之久。她遭受了上大挂(上大挂,即将双臂反扭背后,用绳子挂在高处,仅能双脚尖触地,全身重量集中到肩骨节,一吊就是几个小时或更久,让人痛苦不堪。这种酷刑可以导致手臂残废),坐铁椅子、 毒打、冷冻、不许吃饭、不许睡觉、长期关押小号、野蛮灌食、灌白酒致口鼻出血、残酷毒打等等各种酷刑迫害,最终于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在狱中被迫害离世, 时年五十四岁。在离世前的最后日子里,张艳芳已经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她多次要求住院治疗,院方却以各种借口拒绝。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演示:吊铐

酷刑图:背铐、毒打
酷刑图:背铐、毒打

从九九年四月二十七日开始,狱政科科长杨丽彬(女)和教改科科长、监狱610主管肖林(男)及警察陈冬月(女)以坚持修炼就不给减刑相威胁,找张艳芳谈话逼迫其放弃法轮大法修炼。尽管张艳芳怎样讲诉着自己在大法中的身心受益,以及大法如何的教人向善、使人道德回升,恶警还是将她无理的关入禁闭小号一个多月,并多次在小号中殴打她。

在二零零一年新年刚过,狱中将法轮功学员关入小号,戴上背铐,张艳芳绝食抗议。在狱长孙淑兰指使下,副狱长丛新带领护犯商晓梅(服刑前从事医护,服刑后被监狱利用)给每个法轮功学员灌白酒,当时鼻口呛血,身心受到极大迫害。其中一次关进小号七十二天不让吃饭,每人每天只给一小勺玉米面水,当时多数人出现生命危险才解除了那次小号关押迫害。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酷刑演示:强行灌食

二零零三年九月,张艳芳因炼功被恶警张春华、郑杰(队长)强迫进行非人拉练,犯人赵艳一脚把张艳芳前牙踢掉。白天把张艳芳拉到没人地方,恶警、恶人围成一圈让跑步,不跑就打,到谁那,谁就用小白龙或电棍或警棍打。晚上不让她睡觉,恶人王凤春、王威、朱玉红、李桂香用木棍打脸,把裤子扒下,用木棍毒打至少一百多下。张艳芳的脸和身体被打的紫青,恶徒们还要用盐水擦洗她的身体,侮辱打骂。

酷刑演示:毒打
酷刑演示:毒打

二零零四年八月,张艳芳绝食六个多月要求释放被关小号的法轮功学员,在此期间,她被铐在地上四个半月,不让垫东西,高烧38度5,不让上床。参与迫害的恶警有郑杰、张春华、黄静及恶人李铁力。

到二零一零年四月份,张艳芳已骨瘦如柴、吃不进饭,有时吃了饭就呕吐,由于长期受到非人的迫害,张艳芳身心受到极大伤害,走路已无力气。到十月中旬已非常严重,生命已危在旦夕。期间,张艳芳本人及家人多次要求入院医治,二监区只带其到狱中医院以只是以营养不良为借口不给医治。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提出让张 艳芳到狱外医院治疗,均以张艳芳没有钱为由遭到拒绝。

张艳芳家在农村,生活十分清贫,她不想再给家里增加负担了,就一再和二监区长商量到法外医治的费用应由监狱负担,并尽快医治。二监区毫无人性地拒绝带她到外面医治。就此张艳芳的病情急剧恶化,身体一天不如一天。张艳芳已不能行走,抽搐,警察仍不同意去医院。后来,看到人不行了才送医院。

监区打电话通知家人掏医药费,并以告知张艳芳危在旦夕,要求家人必须在十一月一日赶到。当张艳芳的姐姐从大兴安岭匆匆赶到时,张艳芳已毫无意识。监狱又逼着张的姐姐在经济窘迫的情况下回家到处借钱,当把好不容易借到的钱拿到手,还没等返回哈市,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日中午左右,张艳芳就离世了。当天送狱外医院时,同去的有二监区副大队董岩、警察王伟娜坐一辆车,当时男警察问为何不打120急救车,董岩说张艳芳家没钱,能省就省。

张艳芳离世后,她在监狱省吃俭用的钱卡中还存有一千三百九十元钱,在二零一零年十一月八日中午被二监区副大队长董岩提出说要交给狱里。

4、家人不断被绑架劳教 孔繁荣被迫害致死

家住图强林业局的孔繁荣老汉一家五口,老俩口和三个女儿相继走入法轮大法修炼,他们在大法中身心受益,道德与境界提升。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团伙发起了血腥的对法轮功的迫害,从那天起到二零零六年的七年里,孔繁荣老人家中就没断过被绑架关押、劳教迫害的。孔繁荣的老伴董秀芹被绑架关押四次、非法劳教一次,大女儿孔祥芝、二女儿孔祥丽都被绑架关押四次,非法劳教两次;小女儿孔祥春被绑架关押二次、劳教迫害一次;孔繁荣老人被绑架关押三次。

孔繁荣和老伴及三个女儿都修炼大法,漠河县图强公安局局长侯继昌、副局长张落芳指示手下长期对孔繁荣一家进行骚扰、绑架、抄家、勒索、抢劫财物。一九九九年孔繁荣和老伴,三个女儿进京上访后,不学法轮功的姑爷私自卖掉了老人的房子,老两口回家后无处居住,到处租房子,片警多次阻止房主卖给他房子,阻止房东租给他家房子。

老伴董秀芹四次被绑架关押,一次被劳教,再加上孔繁荣老人三次被绑架关押漠河县图强看守所。第一次是一九九九年九月,被漠河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侯继昌指使国保大队王景山、周文宽等非法抄家,恶警们绑架孔繁荣与老伴董秀芹到漠河县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月。第二次,二零零零年二月份,孔繁荣和老伴被图强国保恶警王景山等非法抄家,绑架至图强看守所拘留一个月。第三次,二零零一年末图强国保恶警王景山、周文宽非法闯入孔繁荣老人家抄家,抢走家中仅有的三百元钱的生活费,掠走大法书籍、真相资料,还有孩子听音乐的耳麦等,将孔繁荣夫妇非法拘留图强看守所十五天。

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那一天开始一直到二零零六年,孔繁荣全家修炼大法的五口人中没断过被绑架、抄家、劳教、拘留的。当地公安人员说:“咱这儿的看守所,让老孔家包了。”三个女儿被绑架,劳教,在中共的株连九族邪恶政策下,三个姑爷的单位对姑爷施加压力,姑爷们心理承受不了,就经常到孔繁荣家发牢骚,闹离婚。

小女儿被绑架劳教,刚刚两岁的孩子扔在家里无人管,孔繁荣老人还要照顾幼小的外孙,这都给孔繁荣老人身心造成巨大的伤害。长期的郁闷、担惊受怕,精神和肉体的折磨,使孔繁荣老人身体状况越来越差,老人再也挺不住了,历经十三年的磨难,孔繁荣老人于二零一二年五月十二日含冤离世,终年七十二岁。

第三部份 被迫害致残的案例

1、善良妇女被迫害成了植物人

林国英女士五十岁,是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法轮功学员。在学大法前,她患高血压、子宫肌瘤等多种慢性疾病,干不了家务活;学大法后,所有疾病都好了,家务都由她干,自己做,还在家开了个商店,家庭经济条件也好了。林国英从不与人争斗,很和善,邻居和亲朋好友们都说:“她是难得的好人。”

林国英
林国英

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八,林国英去北京上访,车过林海没到加格达奇的时候,图强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副局长张落芳给图强林业局组织部的吴俭波打电话,命令吴俭波从加格达奇开车堵截林国英坐的这列火车,吴俭波上车后指使乘警检票查找图强法轮功学员,因此绑架了林国英。林国英被劫持到图强看守所关押一个星期。之后林国英又被劫持到了阿木尔看守所,非法关押了三个月,林国英身体状况不好才被迫放回。

林国英在家住了几天,又被图强公安局副局长张落芳指示国保大队的王景山、周文宽等绑架到了图强看守所,林国英随后又被非法劳教一年。大约二零零零年八月二日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迫害。在八月三日,林国英被绑架到双合劳教所时身体血压高达二百多,就是这样劳教所的恶警们也没放过她,还逼她劳动创效益,往她吃的饭里偷着放药。林国英的血压始终是二百到二百四,劳教所怕承担责任,就把林国英送回了家。这时林国英身体已经出现脑出血,半身不遂的症状。

二零零三年春天,图强国保大队长王景山指使王茹红、周文宽等四名恶警非法闯入林国英家,要抄家,林国英身体已经是脑出血后遗症,说话不清,生活不能自理。林国英都被他们迫害成这样了,他们还要抄家,林国英的丈夫指问他们说:“你们要抄家的理由是什么?得给个说法!”在交涉中林国英从屋里勉强挪着出来,看到门口站着许多邻居,乡亲们都感到很气愤:“人都被迫害成这样了,还到家来抄家、骚扰!”这时王景山骑着摩托车也赶到林国英家门口。王景山见状,骑着摩托车灰溜溜的逃跑了,林国英的丈夫在后面撵着他说:“我媳妇脑出血,就怕再次出血,我媳妇现在就这样了,你们谁给负责?”恶人们怕承担责任都跑得没影了。

图强国保大队的恶警胡瑞民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满大街乱窜,看到谁好象学法轮功的,他不带任何证件随便往人家里窜。胡瑞民上林国英家看到她正在看大法的书就说:“你看什么书呢?让我看看。”他刚伸手欲夺林国英的书,林国英一把抢过来,藏到自己身后。胡瑞民看到墙上的年画写着真善忍好,他就说:“这都是违法的,不许挂!”林国英当时喝斥他:“真善忍违的什么法?”胡瑞民自知无理灰溜溜地走了。

如今林国英已经被迫害的成了一个四肢不能动,整日整夜躺在床上,不会说话,不会吃饭,只有眼珠有一点会动,大脑有一点点思维,反应也很慢。中共的迫害给林国英家庭造成严重的伤害。如今林国英的丈夫每天上不了班,也干不了别的任何事情,每天都在照顾她了。

林国英的家庭现状就是图强公安局执行江泽民邪恶迫害命令造成的结果。

2、张惠敏女士被倒拖折磨眼睛失明

张惠敏女士今年五十六岁,家住图强林业局,学法轮大法前患有严重腰椎间盘突出等许多疾病,稍微重点的家务活不能干,只能干一些轻活,学大法后腰椎间盘突出等症状全部没有了,她可以一手拎一个五十多斤大水桶,劈柴火,什么活都能干,跟男人一样能干,而且她做买卖不欺不占,每次给顾客都是买完后再多添点,认识她的人都称赞张惠敏是真正的大好人。在图强林业局张惠敏是有口皆碑的,就包括迫害过她的警察都说她是大好人,谁有困难她都主动的去帮助。

就是这样一个好人,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却屡遭迫害。一九九九年九月十八日,张惠敏去北京说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就被图强国保大队周文宽、王景山等绑架到图强看守所。与张惠敏同时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还有:孔繁荣、董秀芹、孔祥丽、孔祥春、孔祥芝,张惠敏被图强看守所非法关押十五天。这期间恶警们的火车费、打车费、住宿费等开销,这些高额的费用,有的东西都是翻倍的,就包括给恶警的老婆买的裤头、袜子的费用都让这些学员们给承担。

二零零三年春天,恶警国保大队长郭嗣宏整日往法轮功学员家流窜,张惠敏的丈夫去世了就她独自一人生活,郭嗣宏竟独自闯入张惠敏的卧室里随意翻东西,郭嗣宏私自拿起张惠敏家的炼功磁带就去公安局汇报,之后郭嗣宏就带来许成贵等一帮恶警抄家、绑架。张惠敏正在家用刀切土豆种子,当时张惠敏体重一百六、七十斤,许成贵把她推倒在地,脑袋拖在地上,几个恶警拽着她的脚使劲在地上拖,当时张惠敏恶心,迷糊,一只眼睛视力模糊看不见东西。

酷刑演示:倒拖
酷刑演示:倒拖

他们把张惠敏绑架到图强公安局强行审讯、逼问,什么证据也没有,什么理由也没有,就把她关押到图强看守所。张惠敏家的工厂一下就停止了营业,三个上学的孩子经济上没有了来源。邻居去看守所去要回张惠敏家工厂的钥匙,图强派出所的恶警李义、吕峰随后就追赶到邻居家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直到邻居说不是炼法轮功的他们才离开。

家人得知张惠敏的眼睛被他们在地上拖的视力失明,家人去看守所要求给张惠敏看眼睛,看守所恶警张老四等人带着张惠敏到漠河县医院眼科拍片,确诊为外伤引起的眼底出血,家人请来律师要上告,他们怕承担责任才不得不把张惠敏放回,而且还勒索家人四千块钱押金才放人。

张惠敏的左眼睛从此看不见东西,二零零二年刚过元旦之后,齐齐哈尔铁路公安处伙同图强公安局国保大队很多恶警又把张惠敏劫持到图强公安局非法逼问,逼她说出其他法轮功学员。恶警们一直轮番审讯,抄家,并用手铐铐着张惠敏一直到第二天半夜才给放回。

张惠敏没炼功的女儿也被绑架,非法关押漠河县看守所十五天,孩子也同样受到威胁恐吓,恶警们还往孩子的学校邮信骚扰,企图进一步迫害孩子。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七日,图强国保大队孙林峰、胡瑞民、佟玉莲、王茹宏非法闯入张惠敏家,恶警们没有任何理由进屋就抄家,抢走大法书籍等,把张惠敏绑架到图强看守所。张惠敏随后又被劫持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非法劳教两年。张惠敏在劳教所里受到非人的待遇,被强行洗脑,强制“转化”放弃修炼。

张惠敏这些年的被迫害,工厂停工,孩子上学都严重受到影响。图强林业局的百姓都骂图强警察没正事,欺负寡妇,迫害好人。

3、王丽英被迫害得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

漠河县图强林业局法轮功学员王丽英长期被恶警骚扰、监视,抄家、绑架、非法劳教等等。在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和哈尔滨戒毒所,王丽英被封闭“严管”迫害两年,终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出现心梗、心脏病、高血压、子宫瘤等症状,多次休克,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当天,王丽英、图强辅导员和十六名法轮功学员一起去户外炼功,被图强林业局公安局绑架。王丽英坚信师父和大法,经常被图强林业局恶警长期骚扰、盯梢、跟踪。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十四个恶人闯进王丽英家,非法抄家,领头的是原“六一零”(中共为迫害法轮功专门成立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队长王景山,王丽英又被绑架,非法拘留十五天。

二零零六年八月十日,公安局副局长董桂森带着全体“六一零”恶警到单位把王丽英绑架到国保大队,又一次非法抄了王丽英家。王丽英在国保大队被关了一天一夜,恶警逼王丽英说出别的法轮功学员,王丽英不说,就把王丽英非法拘留。拘留十天后,王丽英被非法劳教二年。

王丽英在拘留所绝食到八月二十九日那天,恶警要强行把王丽英送去劳教。当时,到医院检查身体时,发现王丽英心脏病很严重,随时都能休克。王丽英炼法轮功后,一直没犯的心脏病,现被迫害又出现心脏病症状了。他们没办法送王丽英去劳教,就又把王丽英关押到看守所。

王丽英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一直到八月三十日晚,多次休克,狱警才把王丽英送到医院去抢救。在抢救室里急救了一天一夜,王丽英才醒来。由于身体非常不好,没办法劳教,就只好在当地医院里看病。王丽英身体非常虚弱,在起床下地时滑倒,造成腿第四次骨折。

在这期间,图强国保大队长郭嗣宏、副队长孙林枫去王丽英丈夫单位,逼迫他给王丽英交罚金,王丽英丈夫没交,他们又一次强行闯进王丽英家,在王丽英身体还没有康复、拄着双拐时,恶警孙林峰、王茹红带人把王丽英抬着绑架到齐齐哈尔双合劳教所,继续迫害。

在劳教所,恶警们逼迫王丽英放弃修炼写“四书”,王丽英拒绝。王丽英多次休克,在这样的情况下,劳教所副队长符成娟强迫王丽英参加奴工劳动。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九日,王丽英休克后,打三袋氧气都没醒来,劳教所才打120急救。在医院医生检查出王丽英有心梗,劳教所的卫生所长陈玉梅不让医生说,改一下名词说“低血钾症”。王丽英向他们要心电图,他们不给看。在没炼法轮功前,王丽英就有严重的心衰,冠心病,平时就低钾,心律非常低,每分钟30—40 次,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

王丽英的丈夫从家到劳教所坐火车三天二夜赶来看王丽英,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让见。就因为王丽英坚持修炼法轮大法,就不放王丽英回家。

二零零八年五月七日,齐齐哈尔劳教所,因做毒葫芦,葫芦粉中毒,所有人员都中了毒,轻的过敏,重的吐,被上访人士刘杰向社会媒体揭露后,齐齐哈尔劳教所女队解体,把所有在押人员(包括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转到黑龙江省戒毒劳教所,王丽英又被劫持到戒毒所。

在戒毒所迫害期间,王丽英心脏病复发,经常打氧气,血压特别高。十多年前的子宫瘤,现在又开始复发、流血不止。戒毒所把王丽英送到哈医大二院去看,医生说子宫瘤超大,必须手术切除,王丽英再次要求保外就医。三大队恶警队长梁雪梅说:上面有令,现在是奥运期,一个都不能放,就是死里头,也不能放回家看病,要做手术,也必须得在戒毒所做。王丽英坚决不同意。家人知道后,也一直要求保外就医,劳教所不同意。王丽英只能艰难地忍受痛苦度过一百天,百天后,又被多关了十五天,才被放出来。

王丽英的儿子到戒毒所接王丽英回家时,王丽英因长年不见阳光,身体虚弱,她拄着双拐,都站不起来。狱警派六名人员把王丽英从三楼背到戒毒所大门,儿子又把王丽英背上车。

(待续)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