插播破谎言 铁肩担道义

——黑龙江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王树森及其家人被中共残酷迫害纪实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二月九日】十二年的风雨岁月,十二年的春华秋实,十二年的铁窗冤狱,十二年天各一方……这是怎样的十二年啊!丈夫在中共铁窗内历尽酷刑折磨仍正信如山,妻子在高墙外苦苦等待望穿秋水。

在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迫害法轮功最疯狂的日子里,黑龙江省鹤岗市五位勇士用铁肩担道义,利用有线电视成功插播“天安门自焚”真相,向被蒙骗的民众揭露中共栽赃陷害法轮功的谎言,善意的告诉百姓: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在中华大地蒙受千古奇冤!然而在“一言堂”的专制暴政下,这五位正义之士、善良人被中共绑架构陷、含冤入狱,少则被枉判十三年,最重的被枉判十八、九年。

本文的主人公叫王树森,一九六六年十一月十八日出生于黑龙江省庆安县民乐乡解放村。王树森家中兄妹六人,他排行老四,上有一兄俩姐,哥哥是残疾人,下有一弟一妹,家境贫寒。王树森从小就懂事,还是很小的时候,早晨三点多就起床去拾粪,贴补家里。读书时他勤奋好学,但因家里贫穷,屋内人多吵闹,他常常躲在自家的牛棚里苦读,牛粪的熏袭、蚊虫的叮咬,都动摇不了他高远的志向。天道酬勤,一九八六年他考入阜新矿业学院,山村里飞出金凤凰,这对他操劳一生的父母来说是多么大的欣慰啊!可是中共统治下的农民在中国是二等公民,他们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收入供不起一个大学生,是残疾的兄长靠卖鸡蛋的辛苦付出供王树森读完大学的。

一九九零年,王树森从阜新矿院大学毕业,乡亲邻里都羡慕他学有所成,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黑龙江鹤岗市兴安矿地测科(后改技术科)工作。他为人朴实、忠厚、善良,工作中任劳任怨,领导及同事对他的评价极高。正当王树森勤勉工作时,疾病却困扰着他,他身体一直不好,曾患有严重的结核性胸膜炎,胸积水和心脏病等病症,曾住院治疗,从胸部抽水,身体状况极差。为了祛病健身,他练过武术,也练过很多气功,但身体一直不见明显好转。

一、修炼受益,沐浴大法恩泽

一九九六年,一个偶然的机会,王树森在离家不远的一个广场散步时,遇到一个熟人向他介绍法轮功,当时他就随其去了炼功点,从此便步入了修炼的行列。在很短的时间内,他身体的病状全部消失,人变得很精神,红光满面,亲友都说他变了一个人。

王树森依“真、善、忍”修炼心性做好人,时时处处严格要求自己,从不利用职务之便谋私利,乐于助人。亲朋好友对他的为人有口皆碑。修炼后,在工作中更加勤勉,提拔为科长后,又被推荐为鹤岗市第八届政协委员,有一次单位评优,评先进,他主动将名额和荣誉让给别人。在被迫害后,一些同事仍对他念念不忘。

王树森孝敬老人,他不但关心自己的父母,也关心妻子的父母。每次去岳父母家都帮助老人干活,如砸煤、劈柴、倒炉灰样样都抢着干。

二、赤雨肆虐,好人蒙受奇冤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鹤岗市兴安区新建路派出所所长王国旗等人多次入室骚扰王树森及其家人。一九九九年底,王树森去北京上访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被鹤岗市兴安区新建路办事处书记张思夏等从北京劫回,张思夏去北京之前向家属勒索钱做路费,家属拒绝,张思夏便去王树森的单位让其领导扣王树森的工资,没能得逞,后又串通当时兴安区政法委书记孟刚给王树森的妻子施加压力(王树森妻子李晓峰在兴安区政府任出纳员),勒索了一千元钱,至今未归还。王树森被劫持到鹤岗市拘留所非法关押半个月。

四岁的儿子在经历了与爸爸十五天的痛苦离别后,见到爸爸的那一刻,孩子高兴跳起来说:“我有爸爸啦!”晚上孩子睡觉时一定要和爸爸紧挨在一起睡,第二天早晨,非让爸爸送他去幼儿园,在孩子稚嫩的心里,觉的有爸爸送自己去幼儿园是一种自豪、快乐。天真的孩子做梦也不会想到,这种被父亲呵护的快乐,是孩子初尝中共种的苦果后的短暂快乐。

王树森没被迫害的时候,他的儿子是那么幸福和欢乐,一天到晚笑盈盈的。当邻居家的小朋友怕打针哭时,他的儿子会鼓励小伙伴:咱们是男子汉,不哭。可是伴随迫害的升级,孩子过早的失去了童年的幸福,失去了属于他的那份阳光和欢乐。

中共派出所及相关部门怕王树森再次上访,二零零零年正月十六早八点钟,王树森被鹤岗市兴安区新建派出所所长王国旗骗去绑架,先后被非法关押至鹤岗市拘留所、矿区拘留所、第一看守所等处,期间遭受殴打、灌食、押小号、罚站、谩骂、不让睡觉、强制劳动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七月八日,警察将迫害致奄奄一息的王树森拉到鹤岗市医院,扔给家属就走了。

王树森回家后,通过学法炼功,身体得以恢复。他回到单位上班,得知自己被撤销副科长职务及政协委员的资格。在他上班期间骚扰不断,辖区派出所、矿区派出所、保卫科、区政府、街道办、“610”等经常上门骚扰、抄家、监视、跟踪,电话监听、半夜电话骚扰、三天两头找谈话。

许多曾经和王树森被一起被非法关押的人,都说王树森:“他是九死一生啊!”这次回家时,王树森的身上长满了疥疮,奇痒无比,随即传染了妻儿,一家人浑身奇痒,苦不堪言。

三、插播真相破除谎言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日,王树森和几位法轮功学员通过鹤岗地区有线电视成功插播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电视片。当时插播的真相片在电视上播放了20分钟左右。很多老百姓都看到了真相片,有人说:“那片子真好,疑点的分析有理有据,正看得入神呢,突然停电了。”后来才知道是鹤岗市中共市委害怕百姓了解真相,有关部门强行的切断了电源!

四月二十一日下午,鹤岗市中共公安局开始全市非法大搜捕,鹤岗市兴安区新建路派出所所长李道祥等一群恶警非法闯入王树森的家中,如匪徒般乱翻一通,屋内一片狼藉,王树森不配合恶警,被一群恶人强行抬走绑架。王树森幼小的儿子目睹了善良父亲被恶警野蛮绑架的恐怖一幕,幼小的心灵留下了可怕的阴影,这一幕对孩子的打击和伤害太大了。从此以后,孩子脸上的笑容消失了,总是怯怯的!妈妈走一步他紧跟一步,哪也不愿让妈妈去,孩子怕妈妈迈出家门就回不来了……

当天被绑架的还有法轮功学员张跃明(被非法判刑十九年),郭忠权(被非法判刑十三年),郭兴国(被非法判刑十五年,被呼兰监狱迫害的奄奄一息才放回家,不久就含冤离世),几年后,杨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另外,有六、七百名法轮功学员及家属被绑架,鹤岗市看守所一度“人满为患”。在当时的中共鹤岗市市委书记张兴福的授意下,公检法相关部门恶警们对王树森实施惨绝人寰的酷刑折磨。

四月二十一日深夜,邪恶的大搜捕过后,一场暴雨不期而至,苍天落泪,感叹法轮功学员的付出!

四、魔爪之下,依然正信如山

王树森被绑架后遭到各种惨烈的酷刑摧残,一位知情的警察曾感慨的说:王树森真有刚。弦外之音是无论用什么样的酷刑折磨,王树森都坚贞不屈,正信如山,都不背弃教人向善的高德大法——法轮功。

有线电视成功插播揭露“天安门自焚”骗局后,鹤岗市公安局、兴安分局、辖区派出所、矿区派出所、区政府、“610”纷纷出动,大批警察闯进王树森家将他绑架,并于四月二十一日早出动三百多防暴警察封堵各个路口,将王树森劫持到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后又转到第一看守所。

中共酷刑示意图:手铐脚镣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王树森遭到连续数日刑讯逼供,双手吊起、上大挂、木棒、拳脚相加殴打、戴支棍、锁地环、浇凉水、坐铁椅子等酷刑,全身被打得青紫、内伤,多次吐血、耳膜穿孔、多次昏死过去。时任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亲自上阵,对王树森疯狂叫嚣:这次就整死你、打死白打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中共酷刑示意图:吊铐

二零零二年十月,王树森被鹤岗市工农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八年。同时被非法判刑的法轮功学员有张跃明十九年、郭兴国(后被迫害致死)十五年、郭中权十四年,而王树森的妻子李晓峰也被非法判刑两年,家中只剩下七岁的儿子。

十二月二十八日,王树森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迫害。在哈监集训队,副监区长张久珊(音)、监狱“610”主任陈树海,指使李治民等犯人,用强制写“三书”、罚站、强制劳动、不让睡觉等迫害手段,迫害王树森等法轮功学员,导致王树森多次昏死、住院。

二零零三年三月份,王树森被劫持到哈监六大队迫害,时任大队长朱文臣、副大队长唐新民等强制王树森写“三书”、强制劳动、包夹、不许接触他人,王树森被迫害得多次昏倒。

二零零四年六月份,哈尔滨监狱对法轮功学员强制“暴力转化”,导致哈尔滨法轮功学员王大源在二监区被迫害致死。事件被曝光后,为掩盖真相,狱方在二零零四年七月一日凌晨将非法关押在哈尔滨监狱的七十八名法轮功学员分别转移到大庆监狱、牡丹江监狱和泰来监狱。王树森与三十名法轮功学员被劫持到大庆监狱迫害。

王树森先被关押在五监区,期间一直遭迫害不断。二零零四年八月开始,他被包夹二十四小时不离左右的监控,不许跟他人说话、不许出监舍、对法轮功学员是没有人性的迫害。王树森反迫害时遭犯人殴打、灌食、押小号等等迫害手段,经常不让家属接见,二零零七年八月十四日,王树森的妻子带着未成年的儿子到大庆监狱看望王树森,当时十监区长杨友龙硬是不让会见家属,妻儿苦等了三天含泪而去。

二零零八年五月大庆监狱长王永祥,副监狱长李威龙赤膊上阵对法轮功学员迫害,五监区恶警杨友龙特制两个专门用来打人木锤,用来殴打法轮功学员,经常拳打脚踢,往身上浇脏水、饮料等,用木板打、锤子刨、半夜三更打醒,指使犯人殴打,勒索钱物强制劳动,逼写“三书”,逼骂大法师父等迫害手段,王树森被多次殴打、遍体鳞伤、昏死过去,多次送进医院,法轮功学员安醒、刘宏图、杜德平等都被打变形。

二零零九年十月后,大庆监狱监舍不留人,强制法轮功学员出工,对不配合的就被装进不到一平米的铁笼子里,被关押小号。

恶警杨友龙由于卖力迫害,当了二监区副监区长,但上任没几天遭恶报得脑梗住进医院,直到现在都不敢剧烈运动。

二零零二年十月,王树森被鹤岗市工农区法院非法判刑十八年,当时参与迫害的有工农区检察院检察长和公诉人罗玉波,工农区法院刑庭庭长张建新,审判员申立红,代理审判员王庆华,书记员孙波和工农区法院院长等。此外,鹤岗市中级法院院长等人、市公安局、兴安区公安分局、安全局等都参与了迫害。这场迫害的元凶是鹤岗市中共书记张兴福。“开庭”时,中共的电视做了歪曲事实的报道,电视上的王树森已枯瘦如柴,面色如灰……

二零零三年秋王树森被劫持到哈尔滨第三监狱继续迫害,一段时间后又被转入大庆监狱迫害,期间曾多次生命垂危,奄奄一息。有一次,被恶警连续暴打,一个打累了,再换下一个……周而复始,极度残忍,狠如蛇蝎,状不可述,恶行昭彰,天理不容!在王树森生命垂危的时候,仍不让家属把他接回家。时至今日,王树森已被中共非法关押十二年。

五、中共迁刑妻子

大约在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三日,王树森的妻子李晓峰在上班期间,被鹤岗市安全局的人绑架至鹤岗市看守所。当时是两个人去的兴安区政府(李晓峰的单位),一个是年轻一点的司机,一个是四、五十岁的男子,此人中等个,不胖不瘦。在看守所,这个人恶狠狠扇李晓峰的耳光,拽她头发往墙上撞。后来工农区法院以“包庇罪”冤判李晓峰两年,她被迫害得在医院住了一年多,年迈的父亲天天给女儿送饭,带着外孙看妈妈。惨不忍睹。余下的十个月又被劫回鹤岗市第一看守所。二零零四年被放回家,回家前两个月工作被开除。是由兴安区中共书记薛文刚、区长沙加庆、区政法委书记孟刚等操作的,当时有人提出异议:从人道主义出发,李晓峰的丈夫被判十八年,孩子小,也应该给她们母子生活出路,不应该开除她的工作。可这些人由于一己之私,开除李晓峰的公职,断了母子的生活出路。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酷刑演示:揪头发撞墙

结束两年的冤狱回家后,李晓峰独自一人带着九岁的孩子艰难度日,回家后她发现孩子的身体因惊吓而出现严重的病状,医院确诊为抽动症,因无力医治,只好硬撑着。期间中共的各级部门常常骚扰她们母子,娘俩的精神和生活压力极大……

六、持汤沃面,上苍庇佑母子

在王树森和妻子双双入狱期间,他们的孩子寄养在孩子的姨妈家,孩子的外公曾主张把孩子送去王树森的乡下老家,由孩子的祖父母照顾,孩子不愿意没送成。失去父母的孩子常常蒙上被子偷偷哭泣,有时因惊吓,孩子常常在半夜里惊厥而起,哭喊着往屋外跑。见此情形,孩子的外公和姨妈的心都碎了,也跟着一起哭,一家人哭成一团,因修大法原本幸福安宁的一家,被中共蹂躏成这个样子,天理不容!

父母被恶警绑架时,王树森的儿子已经上小学了,这孩子天资聪慧,成绩优异,像当年范仲淹小时一样有志气。据史料记载范仲淹年幼丧父,但志气不穷,持汤沃面,割粥为食。才有了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豁达胸襟,和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悲悯情怀。王树森的儿子虽然还没有达到范中淹那样的境界,但在黄、赌、毒泛滥的当今中国大陆(目前的中国大陆是个道德下滑的大染缸),一些孩子迷恋网络游戏,有的荒废学业,有的误入歧途,可王树森的儿子十分争气,父母双双被迫害后,王树森的儿子不但没有走下坡路,而且在学校一直勤奋刻苦。曾有好心的夫妇想资助一个生活贫困、成绩优异的孩子上学,学校说有一个这样的孩子,可孩子的父亲是炼法轮功的,这对善良的夫妇没有歧视孩子,一直资助到孩子小学毕业。

孩子上初中期间,老师知道了她们母子的遭遇,很同情孩子,在多位好心人的帮助下,孩子顺利读完了初中,孩子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鹤岗市一中(黑龙江省重点中学)的重点班,是八中有史以来成绩最好的一个学生。

高中期间,在多位好心人的帮助下,孩子顺利度过高中时代。二零一二年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中国北方的一所重点大学。孩子接到录取通知书后,王树森的大学同学得到喜讯后,纷纷伸出了援助之手,他们每人拿出数千元不等,集体集资资助孩子上大学,很多亲友和好心人对母子的帮助也接踵而至。在亲友的建议下,李晓峰举行了一个简单的答谢宴,答谢宴上,王树森的大学同学带着孩子给前来帮助他的亲朋好友敬酒,孩子脸上表情凝重,不知是想着狱中的爸爸,还是……

七、柔弱妻子,苦等丈夫十二载

在十二年的苦难岁月里,李晓峰一个人带着孩子度日如年,工作没了,孩子有病,她一次次去兴安区政府要求恢复工作,被无情拒绝。

十二年里,家里着过火,楼上跑过水,半夜停过电,家里进来过半尺长的大老鼠,她无依无靠,常常以泪洗面。老父亲因女儿女婿含冤入狱,心力交瘁,于二零零六年撒手人寰。疼爱自己的父亲走了,李晓峰从小没吃过苦,如今独自一人当爹又当妈,艰辛之状语不可述。多年来,她做过保姆、保洁员、兼职会计、保管员。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她悉数品尝。

柔弱的她是个传统的女人,对狱中的丈夫不离不弃,再苦再难都一心一意等着丈夫归来。在道德大崩溃的中国大陆,夫妻分手离异象吃家常便饭一样,而李晓峰在各种歧视与压力下对丈夫感情专一、忠贞不渝,实属罕见,她生命深处散发的人性光芒让人心生敬意。

时至今日,王树森已被中共非法关押十二载,每次他被监狱折磨得生命垂危时,李晓峰都得去探望他,屡次探视都被刁难。现在大庆监狱不让家属往里送任何东西,只能存钱买里面的高价黑市商品,一袋豆粉二十元,一个柚子三十元。

王树森年迈的双亲在老家农村,母亲最心疼王树森,老人家天天思念儿子,牵肠挂肚,夜不能寐,寝食难安,每逢年节,万家团圆时,二位老人更是老泪纵横,其状让人心酸不已,不忍目睹。在王树森被绑架后,李晓峰去乡下看公婆,他们受中共谎言毒害跟着抱怨儿子,后来看到儿媳年复一年的等他们的儿子回家团圆,就再也不抱怨了。十一年后,王树森的老母带着对儿子的牵挂饮憾长辞人世。八十多岁的老父亲,见到儿媳就问儿子什么时候能回家,儿媳默默无语,泪往心里流。

八、呼吁良知,营救好人王树森

大庆监狱是人间地狱,是残害善良人的魔窟。如今,王树森已经饱受十二年的冤狱之苦,他遭受的精神摧残和肉体折磨是我们难以想象的。

二零零九年九月二十九日,王树森被监狱毒打后,生命垂危,被送入大庆第四医院,抢救,昏迷一周,裤子都尿湿了。稍有好转又被劫回监狱,二零一二年三月住进大庆市医院,确诊为心肌缺血后,又被劫持回监狱医院,心脏偷停,生命垂危。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九日,同样症状又出现一次。

二零一四年一月一日,又出现严重病状,但监狱一直不放人,一米七十多的王树森现在体重只剩下九十斤,牙齿有的脱落,有的松动,重度驼背,看上去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可他刚四十八岁啊!近几年王树森两腿没有知觉,有时脚上穿的袜子掉了自己都不知道。

一个重德向善、品行高尚的人本该受到社会的尊重和仰慕,可是在黄、赌、毒泛滥,假、恶、斗盛行的中国,像王树森这样的善良人被酷刑摧残、冤狱折磨的不止一人,在此呼吁正义人士和正义国家伸出善良的双手营救王树森早日离开人间魔窟——大庆监狱,早日和苦苦期盼他十二载的妻子团聚,早日让孩子脸上露出灿烂的欢笑!早日停止迫害!

参与迫害的相关人员:

当时的鹤岗市邪党市委书记张兴福等邪党人员。当时的鹤岗市公安局局长、鹤岗市检察院检察长、鹤岗市法院院长等。

参与迫害的还有工农区检察院检察长和公诉人罗玉波等。鹤岗市兴安区新建路派出所所长王国旗,兴安区新建路派出所所长李道祥等多人参与了迫害。

鹤岗市工农区法院及鹤岗市中级法院参与了对王树森的非法判刑迫害,具体参与人员如下:

工农区法院刑庭庭长张建新, 办公室:0468——3811020 手机:13904682289
审 判 员 申 立 红, 办公室:0468-------380021 手机:13394689888,
代 理 审 判 员 王 庆 华, 办公室:0468-------3811009 手机:18645152518
书 记 员 孙 波 , 办公室:0468-------3811060 手机:13634681915
当时的工农区法院院长等也参与了迫害。
鹤岗市 中级法院参与迫害的朱明军已死亡,
徐传德 办公室:0468-------3358134 手机:18646809030
李 蔚 办公室:0468-------3358019 手机:13339589913
大庆监狱长:王永 祥,
大庆监狱副监狱长:李威龙、
大庆监狱五监区恶警:杨友龙
哈尔滨第三监狱集训,副监区长张久珊(音)、监狱“610”主任陈树海,犯人有李治民。

相关人员信息:

鹤岗市中级法院前两任院长腾宪才、肖德龙先后遭恶报,现任法院院长是朱德臣,男,58岁,办公室电话:3358175 2012年东山区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周家富4年,向阳区法院冤判法轮功学员程守祥7年,朱德臣有不可推卸的法律责任。朱德臣的父亲曾在伊春市当过市委书记,弟弟朱某某在鸡西市当市长,现被免职。
鹤岗市现任中级法院刑庭庭长赵万辉,男,47岁,办公室电话3358116,手机:18646809006

大庆监狱现任狱长,张文财 手机:13604897999
郭春堂是大庆监狱原610头目,现任三大队队长 手机:13039882277
监狱相关人员付学林 手机:13045390999

哈尔滨第三监狱集训队,副监区长张久珊(音)、监狱“610”主任陈树海,犯人有李治民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