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干出血危在旦夕 信师信法转危为安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一日】二零一二年四月初,我突发脑出血,昏迷后被家人送入医院抢救。医生确诊为“脑干出血”,出血量近四毫升。

医生表示已经没有抢救价值,通知家人赶快准备后事,否则来不及,并对家人说,脑干出血量超过三毫升,百分之九十九死亡,百分之一侥幸能活下来。这样的前期治疗费用得二十万元。即使活下来也是个植物人,而且脑干出血只能保守治疗不能手术。听天由命了,如果家人为了心里安慰,我们也只能输液抢救。

修炼的家人为了不留遗憾,要求医院全力以赴抢救。随即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在医生的联系下来到医院,被修炼的家人劝走了,连他的名片也没接。家里常人找来一位医生朋友,这位医生朋友拉着妻子(同修)的手问:是不是信点啥?妻子告诉她信“法轮大法”,医生说不管信什么了,就在他耳边念叨吧,就看他的造化了。

在抢救室昏迷了两天以后,我竟神奇般的恢复了意识。第四天转入普通病房,一周后医生给我做CT检查,发现脑干部位的出血量减少了1/3。医生很惊讶,拿着片子对家里人说:你家护理的最好,真是吉人自有天象啊!

事后听妻子说,我当时的状态是大部份时间处在昏迷中,偶尔会睁开眼睛,说话口齿不清,一次只能说出一、两个字,而且声音极其微弱。我的耳朵听不见,眼睛看不清,身体没有知觉。但只要我清醒过来,就会极力挣扎要甩掉输液的针头,用尽全身力气说出的是“回家”两个字。

在师父的帮助下,第十一天我出院回家了。

一个月的时间,脑中出的血全部消失,听力、视力逐渐恢复,身体有了知觉,能够炼功、发正念了。一个半月后能驾驶汽车上路了。到现在身体已经基本正常,三件事不受任何干扰的進行着。这次从魔难中走过来,有一些体悟,写出来和同修交流。层次有限,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指正。

一、在病状突发的一瞬间,我不知是怎么回事,感到来势凶猛,马上意识到一定是另外空间的因素迫害我来了,当时思维还清醒,坚定的大声对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说:我的身体是师父给的,你们想拿去办不到。我不怕死,但我不能死,我活着的意义是为了证实大法。我对在场的一位同修的家人说:“你一定会看到大法在我身上展现的神奇。”同时安慰一旁的妻子不要害怕,然后就昏过去了。

在魔难来时,我没有一丝怕心,正念非常强,很清醒。那一刻我想到的是毫不犹豫的否定迫害,想到的是维护法,不能让那位同修的家人因为我的状况对法有不好的想法,想到的都是他人,没有丝毫不好的念头。我觉的这是走过此劫的最关键的因素,只有在生死面前发出坚如磐石的正念,才能撼动邪恶,师父才会给我们回天之力。

师父在一次国外讲法时说到:“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1]

二,出现问题后,同修们整体配合所展现出的威力,是我走出魔难又一个关键的因素。当我被送進医院后,同修立刻互相通知。很快,听到消息的同修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帮助护理、发正念清除邪恶,加持我的正念。最多一天来了几十人,不少都不认识,转到普通病房后,大家又协调起来分成组昼夜轮番的护理和发正念,还有不能去医院的在家发正念,同修又及时的把我被干扰的消息发到网上,建议更多的同修帮助发正念。后来由于去医院的同修太多,为了不影响医院的工作,很多同修在家里为我发正念。一直坚持到我出院。

出院后,一个亲戚(同修)一家三口住到我家,二十四小时照顾我,不嫌脏,不怕累,精力和体力付出很大。直到半个月后我能自理了才在我的一再劝说下回家。

同修们在危难中真心的伸出援助之手,无私的把他人的事当作自己的事认真对待,实实在在的帮助。同修这种在大法中修出的高尚境界,震撼了身边的医务工作者和患者及其家属,有一个患者家属问:病人是不是当官的,怎么来这么多人看望?而他们家只有少数几个亲人在身边。当他们得知都是炼法轮功的,对大法不禁产生出敬佩之心。护士们对家人说,这么多患者中你们家护理的是最好的。

家里的常人事后十分感慨的对我说:“你们这些人真好,实心实意的帮忙,比我们做的都好。我们那些朋友遇到这种情况绝对做不到你们这样。”那种感激和敬佩之情溢于言表。这种大法给予的生命奇迹,出院后仍然没吃一粒药、没打一次针而神奇般快速康复的事实,对于家族中认为我从此将永远残废的常人和听说我的情况的友人,都震惊不已。在事实面前,他们都无话可说,再也不劝我打针、吃药和做什么康复治疗了。

当然,从医院回家后到基本康复这段时间,我又经历了不少需要我正念对待才能走好的一些干扰的因素;还有一些需要我在法理上清晰,正念正行才能走在师父安排的路上的一关又一关,这里就不细说了。我能体悟到邪恶真是时刻在盯着我们有漏的人心,就想把修炼人弄下去。所以即使是从生死大难中活过来,思想上也不能有丝毫的放松,还得“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2],一直向上攀登,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是要越做越好到最后,不能松懈,不能自满。

三,虽然一件事情的出现不是那么简单,作为修炼人出现什么事情,过后一定要总结教训。在抢救室昏迷时我看到了一些景象,看到有的生命善解了,而有一男一女两个生命不肯善解历史上的恩怨,就要我实质的偿还,结果被师父解决了。另外还有师父为我切割开和我身体皮肉相连的三个生命,为我换骨等等。

我恢复意识后,一说起师父我就泪流满面,不知道师父为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又承受了多少。可能还有以前与旧势力签了什么约的因素,也许还有象师父所讲的:“其实走不正路,一个是业力的原因,其中包括生命背后带着的麻烦,各种恩怨、誓愿,与各种生命的连带,等等”[3],“可是你们为什么要承受那么大?也有人问我,为什么他被迫害的这么严重?也可能是在为很多他背后的生命承受,他要保护的、他要救度的太大太多,也许是因为自己的因素和他要救度的生命的因素所致,业力或者是承担的历史因素太多,也许还有解不开的积怨,还有完全解不开的死结,有的只能用人的生命来换取,所以才造成了在被迫害中这种复复杂杂的形式。有些是旧势力干的,被干扰中师父也是在将计就计,无论怎样师父有师父的标准,旧势力干的都得偿还。”[3]但是我想,不管怎样,在任何情况面前,只要按照师父讲的正念足,不管是什么样的因素,在正法的今天自己是什么样的选择才是最终的结果,才算数。无论如何,通过这件事情,我还是首先严肃的,无条件的找了自身的不足:

1,我发现从一九九八年得法到现在十几年的时间,我竟然连“常人认为吃苦不好而作为修炼人吃苦是好事”这一根本的观念都没建立过来,尤其在炼功吃苦上,十几年来特别是“七二零”以后,不能长期坚持每天五套功法一步到位,盘腿一小时不能坚持,当我彻底转变观念后,炼功做到了每天早晨三点五十起床炼完五套功法,盘腿每天都达到了一小时,由于真正的从根本上转变了观念,在修炼中对吃苦有了正确的认识。

2,口不断执着。这点对我修炼起到了不小的阻障作用。以前长期的修炼中我从没有真正的下决心把吃的执着修去,一直滋养着它,越来越重。这一次我终于下了决心坚决去掉它。现在我发现自己对于吃的欲望淡了,吃肉的心不那么强了,以前是抑制不住,现在能抑制它了。从法理上清晰了对于口断执着的认识。

3,还有一个也是长期在修炼中没有认真修去的是爱发火的执着。从年轻时就经常爱发脾气,修炼以后,尤其在家庭中表现的非常坏,却一直没有认真的把它当作一个执着心认真的修掉,而是放纵它。师父也多次点悟我修去此心,我没重视,魔性经常操纵我发火。现在我终于重视起来,要下功夫修。在大量的学法和发正念的同时,一段时间我发现发火的次数少了,心态能经常保持平和了,师父说:“今天我再提出这问题,同时帮大家把形成的物质往下拿,(鼓掌)但是养成的习惯你们得改,必须改。”[4]

这些执着都是从修炼一开始就应该认清并认真修去的,而我实际上却是放纵了人心,虽然一直认为自己十几年来三件事也做了不少,但对于我来说这些长期没有修去的执着,对于个人修炼方面的提高阻碍是很大的,表面的光鲜不能代表实质的实实在在的转变和提高。我很惭愧在个人修炼这些方面与同修的差距,也很庆幸自己终于认识清楚了,感觉自己就象刚刚修炼一样,要努力赶上,再不能在这些问题上不争气,对不起师父的慈悲,对不起自己的修炼。

不管怎样,事情过去了,坏事变成了好事,一定范围内的常人中、修炼人中也起到了一些好的作用。这是师父最愿意看到的。在这里我还想对帮助我度过难关的同修们说一声:谢谢!你们的举动,不仅感动了世人,也促使我看到差距,在正法修炼中更加精進,修好自己,救度众生。

以上是一些自己浅显的体会,不当之处,恳请同修能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七》〈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登泰山〉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