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写揭露迫害材料的一次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六日】近来,我地鼓励大家写揭露邪恶迫害材料,可用真名、小名、化名,可详写、可略写,在同修之间展开了切磋。多数人不愿意用真名写,怕邪恶报复;少数人敢写真名,认为邪恶怕曝光,邪恶怕我们。有的人没遭受到邪恶黑窝的迫害,认为没啥可写的。究竟应该怎么写?二月一日下午,我参加了一个学法小组的切磋,现将交流情况介绍给大家,意在抛砖引玉。

A同修说:我写的揭露迫害材料,已经写了两遍了。第一遍写的时候,有的地方写的很笼统。写到恶人名字时,怕人家看到。这不是有怕心吗?怕邪恶报复,这不是在承认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迫害吗?要想破除旧势力的安排,所以我们必须得主动揭露它,曝光它,才能彻底否定它的存在。在揭露的过程中,咱们针对的不是这个人本身,而是操控他背后的邪恶,邪恶利用众生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目地想毁灭众生。

B同修插话说:“邪恶是怕曝光的。”对!所以必须得写,还必须得认真的写。时间长了,有的忘了具体时间、地点,在写的过程中,师父就给我打开智慧,对曾经迫害过自己的人不产生气恨。大法造就了所有的生命,迷中的世人却不知道大法的珍贵,反过来还破坏这个法,将来他面临的是什么?大审判时,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得承担,他能不可怜吗?越写越出慈悲心,边写边为他们落泪。觉的他们真的很可怜。

C同修插话说:是啊!越写越可怜那些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的人,越写越出慈悲心,常常泪流满面。

A同修继续说:在具体写的过程中,每件事、每个魔难中,你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怎样用师父的法归正的,每件事的整个过程,都是修炼心性的过程,都是一个证实法的过程。也就是不断去私,放下自我,纯净穹体的过程。往后写的时候,心想不能有掩盖的心,怕邪恶报复,想保护自己的心,正念清除这些人心,不断的归正,师父的法理也不断的展现。悟到:其实写的过程也是在解体邪恶,也是在制止公检法司人员对大法弟子犯罪。告诫自己必须认真写,严肃对待,这是圆容师父所要的。没等写完,就感觉从我的腿上“唰”一下出去了很多不好的东西,顿感神清气爽,天清体透!我才知道是这么回事,以前,我为了保护自己,不敢曝光邪恶,使得这些败物在我的空间场得以生存,才导致我身体出现不正确的状态,这回它们再也无藏身之地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过:“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的身体就会发生一个大的变化;你的心性提高上来,你身体上的物质保证会出现变化。什么变化呢?你追求执著的那些不好的东西,你会扔掉。”这真是一个升华啊!

C同修插话说:就是在这个过程中,当你的心真正站在证实法的基点上时,身心也在不断的发生着变化。身体从里到外,从微观到宏观,自身的空间场,周围的环境都充满了正的能量,一切都在归正着。

A同修说:在写的过程中,你写的越细,越全面,邪恶曝光的淋漓尽致的,一点无漏的全面曝光。揭露的越彻底,你这个思想就越纯,空间场就越干净,邪恶就没有藏身之地了。通过交流后,更加清晰认识到揭露迫害的重要性和严肃性,也是正法進程的需要,同时,也是大法弟子顺应正法進程的需要及整体上的又一次升华,目地还是解体旧势力,救度众生。我又想起在劳教所被迫害的那个细节没写,象蜻蜓点水一带而过,我又从新做了补充,又把那次邪恶到我家怎么耍流氓,说的那些话都写上了,民众看了之后会觉的这是真实的,更進一步认清中共邪党的流氓本质。

C同修说:刚提笔写就有怕心,我想我要写就写真名实姓,如果我不写真名实姓,怎么证实法,要写出来可能会有风险。于是,怕心就返出来了,我就问自己:想不想当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回答当然是肯定的。这就是我的选择!接着我的思维越来越清晰,感受到了师父对弟子的不断加持。我想,要想当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得助师正法,必须得揭露邪恶迫害,紧跟正法進程。写的过程中,那个私就往出冒,要保护自己。我就不断的否定它,师父说过这场迫害是旧势力强加的,后来我一下悟到了,旧宇宙的理是不健全的,它是为私的,是建立在成、住、坏、灭基础上的,新宇宙的理是圆容不灭的,完全是为他的。写完这篇揭露文章后,我感觉到自己才真正走入正法修炼了,我敢说我是一个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了。

D同修说:“我也没進过拘留所,劳教所的,用不用写?”E同修说:“那你没受到迫害吗?”D同修说:“一次派出所查偷树的,查到我家时,我正看书,他们把师父的法像和几本大法资料劫走了。”E同修说:“这还不是迫害吗?……”D同修说:“那我也得写,邪恶骚扰我家了,丈夫被劳教时,我吃了很多苦,我也受迫害了。”

有的说,我们为啥不能上外边炼功?为啥不能公开讲真相、发传单?《宪法》明文规定信仰自由,有人身自由吗?我们哪有自由!这不就是迫害吗?!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