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正法修炼的路上

Twitter Facebook 转发 打印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三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农村的青年大法弟子,在母亲的影响下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那时我才是一个十来岁的孩子。转眼间十五年过去了,我从一名小弟子成长为了一名青年弟子。

记得刚得法时,有一次我在屋里看《转法轮》,哥哥在旁边看电视,他却将电视声音故意放大。母亲在一旁担心他影响我看书,就叫哥哥把电视关掉或是小一点声音,可是哥哥偏不听母亲的话,还是一样我行我素。我就对母亲说:“你就不要管他了,就当他没在那里好了。”母亲听我这样一说,也就不再多说什么。我的心全都在大法书上,哥哥的行为对于我来说就象没有一样,电视机的声音是那样的缥缈,与我是那样的遥远。后来通过学法我才知道那是魔在利用哥哥干扰我,不让我学法,我当时能够不被干扰,是因为得法的机缘已到,是师父在呵护着弟子得法修炼。

历经魔难 坚信大法

一九九九年,邪恶的迫害压向了大法弟子,一时间黑云压城,大有天塌之势,许多同修在迫害面前放弃了修炼,交出了大法书籍。记得有一位同修问我:“你还炼不炼?”我说:“炼,电视中那些人是自心生魔,不是真正的炼功人。”那时自己还小,不知道是邪党的栽赃陷害也不知道这场迫害的邪恶程度,只知道师父是正的,大法是正的,一定要一修到底。我看到天上有粉红色的法轮在空中旋转,正转,反转。还有一次在梦中我看到一个蓝色的大法轮在空中旋转,不一会儿法轮中心又显现出许多身穿汉服的古代人,我又看到地上的人类象蚂蚁一样挤在一起,望着天上神圣的法轮,他们都知道,也都在等待法轮会来拯救自己。第二天,我把这个梦告诉了母亲,我们都知道那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要坚定。

二零零零年,父亲在母亲被恶警一次次非法软禁期间,精神压力承受不住,一个人偷偷喝下了毒药。那天晚上,父亲突然问我:“爸爸死了,你想不想爸爸?”当时我感到父亲和以往不太一样,便回答说:“想!”谁知父亲竟然哭了起来,向我哭诉着自己已经喝下了一整瓶毒药。此时父亲已经后悔自己这种行为。我和父亲刚说完这句话,父亲就开始口吐白沫,倒在地上,浑身抽搐。十多岁的我眼看着父亲倒在了自己的面前,不容多想,就赶紧出门找来了叔叔,叔叔雇了一辆车把父亲送往了医院,我站在门外望着远去的车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回到屋里,刚才的情景还历历在目,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母亲还在被非法关押中,不知何时能回来?父亲又喝了毒药,不知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时,我想到自己是一名大法修炼者,“一人炼功,别人要受益的。”[1]我把一切思想都当作是思想业来排斥它,否定它,告诉自己要相信师父。突然一个念头在我的大脑中闪过:“求师父!”于是我就在心里一遍接一遍的默念“李洪志老师”、《转法轮》、“真善忍”“李洪志老师”、《转法轮》、“真善忍”……

我感到自己身边的一切都静止了下来,大脑中只有师父的名字,之前的担忧、疑问、不安……各种思想都消失不见了,心里很平静。连我自己都感到惊讶与神奇,我知道了父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定能脱离生命危险。不久后父亲就回到了家里,母亲也从邪恶的威逼、高压下闯了出来,一家人终于劫后团圆。

進京证实大法

二零零零年,听说全国各地都有大法弟子去北京护法,我也有了進京证实法的愿望,我想,既然是北京江泽民和中共发动的这场迫害,那么要结束这场迫害就需要去北京找他们,告诉他们大法是正法,迫害大法是错误的。

有一天,“当邪恶迫害大法时,我要去北京证实大法”这一念在我的头脑中闪过,我马上和妈妈说我们应该去北京上访。在去北京的头一天,我给父亲和哥哥写了一封信,告诉他们我和母亲去北京了,告诉他们我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我们要为大法说一句公道话,我甚至说:“哪怕就说一句‘法轮大法好’被当场枪毙,我也无怨无悔。”

那天本地区一起去了十多名同修,我们一路上背诵着师父《转法轮》中的《论语》。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顺利的到达了北京,在天安门广场,大家一字排开,集体炼功,证实大法。不一会儿,我们就被天安门广场附近早已准备好的警车拉到了天安门附近的拘留所。在北京的拘留所,我们都向北京的警察写下了自己的心声,那就是“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法正乾坤”、“还李老师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

大法书籍保护下来了

二零零二年的一天,我和A同修正在屋里说话,突然B同修从外面進来对我们说:“你们快去看看,外面一大堆大法书,我拿了一本,你们也快去看看。”我和A同修出来一看,一大堆的大法书籍在河边摆了一地。原来是一位拾荒的大爷捡到了这些书籍,由于这些书全都被河水浸泡过,拾荒的大爷正在晾晒。这时旁边不远处也聚集了一些常人,正在议论纷纷,说要报警之类的话。因为大家去了北京之后,除了我之外,同修们都被邪党迫害,非法劳教,母亲和几位同修还没回来,村里的环境还很紧张。我想,这些书一定是“七·二零”之前总站发下来的,由于同修被迫害,家人害怕,所以把书丢在了河边被这位拾荒的老头捡到。

大法书籍如果被拾荒的老者拿走,肯定是卖钱,书也就会被毁掉,现在同修们都被邪恶抄家迫害,正需要大法书籍,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大法书被毁掉。可是大白天,周围又那么多人,哥哥又在家盯着我,我该怎么办呢?我开始在心里求师父帮助。不一会儿,哥哥就走了,这时我突然想起了发正念,于是我放下手中的衣服,坐在屋里,盘腿打坐,立掌发正念,心中请师父加持,不准邪恶毁坏大法书籍,大法书只能在大法弟子手里,让村里观看的人马上离开,我要把大法书籍拿到家里来。

大约过了一刻钟,发完正念,我走到门口向外观看,门外一个人也没有,刚才在周围说说点点的那些人都不见了,只有拾荒的大爷正在往袋子里收拾大法书籍,看样子是要准备离开。于是我拿着拖布走到河边,一边冲洗拖布,一边说:“大爷,您装了那么多的书,现在国家正在管,如果遇到坏人,可能会举报您,会给您带来麻烦,这样吧,您把这些书都给我吧,好不好?”老大爷“嗯”了一声。我接着又说:“这么多的书我拎不动,我家就在前边,我在前面走,您在后面帮我把书背过来,好不好?”老大爷又答应了。他好象被我控制住了一样,我说什么,他就答应什么,整个村子就好象只有我们两个人,于是我俩一前一后来到了我家。我琢磨着自己手里没有钱,不能让他空着手走,就对他说:“大爷,您看看院子里有什么能卖钱的东西,可以随便拿一些。”他却说:“不用了。”然后悄然的离开了这里。我在心里面谢谢师父,是师父加持弟子保护住了大法书籍。

献给师尊的节日问候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推進,同修们陆陆续续建起了家庭资料点,大家都在走自己证实法的路。我和母亲也不例外,在师父的安排和同修的帮助下,我们也开了一朵小花,供给附近同修新经文、《明慧周刊》与真相资料等。

明慧网是我们大法弟子自己的网站,记得刚刚学会上明慧网时,就象修炼人找到了家的感觉,心中充满喜悦。那时正赶上中国新年,我和母亲看到明慧网上发表的全世界大法弟子献给师尊的一篇篇贺词、一张张贺卡,张张代表着弟子们对师尊的感恩与思念,传颂着大法弟子的心声,催人精進,震慑着邪恶。那时我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学会制作贺卡献给师尊,亲自问候一句:“师父,新年好!”

有了这个愿望,我开始在常人网站上下载编辑图片的PS软件,并且下载了许多制作贺卡的笔刷,对于软件上的每个按钮逐个推敲,不长时间就掌握了基本操作功能。其实我对电脑一窍不通,别看我是八零后,却从来没有摸过电脑,从小在农村长大,性格又内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只知道每天下地干活,对这些现代化的东西根本不懂。是师父看我有这样的愿望,打开了我的智慧,让我学会了这些高科技。

在五月十三日世界法轮大法日来临之际,我开始着手制作贺卡,我从网站上下载了两张图片,一张是竹子,一张是莲花,然后用PS软件将两张图片合并成一张,竹子在旁边,莲花放在中间,在图片的正上方用黄色字体恭恭敬敬的写上“恭祝慈悲伟大的师父生日快乐”,然后发给了明慧编辑部。在世界法轮大法日那天,我看到自己制作的贺卡在明慧网上发表了,心里那个高兴啊!不是为了别的,是十多年的感恩终于可以亲自问候师尊一句“师父,您好!”“师父,辛苦了!”

从那以后,每年的世界法轮大法日、中秋节、元旦和新年,我都会代表本地区大法弟子制作一些贺卡分别发给明慧网,愿我们慈悲伟大的师尊能够多一些欣慰,少一些操劳。

打语音电话讲真相 用手机劝三退

二零一零年新年之际,同修给我和母亲配置了几部语音真相手机,并教我学会了怎样给手机修改串号以及相关的安全注意事项,从天地行网站我下载了语音编辑器,学会了编辑真相语音。从此,我和母亲又多了一个讲真相的项目。

拨打真相语音电话,快捷、方便、不分地域,可以使不同阶层的人都听到大法的福音。我和母亲拨打的是外地号码,有时在地里干活打,有时开车出去打,有时晚上打,有时上午打,有时下午打,没有固定模式,这样安全系数要高一些。后来我们又有了智能手机,这对于我们讲真相来说真是如虎添翼。

我编辑的真相语音有一个半小时,开头是“三退保平安”,然后是“自焚真相”,接着是“中共邪党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真相,最后是歌曲“法轮大法好”、“山歌”、“思故国”。接听真相语音电话的人有听完一个语音就挂断的,有的听二十多分、三十多分、五十多分,甚至一个多小时的,也有听完一遍接着听第二遍的。看到众生渴望听到大法的真相福音,我和母亲就把先前手拨的天语手机用来直接打电话劝三退,救度众生。

第一次拿起手机直接劝退,心情非常紧张,开始我试着拨打了一个听完真相语音的手机号码,对方接听了来电。我问道:“朋友,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说:“听过。”我又问道:“那么您是党员吗?”他说:“是。”我说:“那我给您取一个化名帮您退出您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祝福您好人一生平安,好吗?”他说:“好。”于是我给他取个化名办理了三退。放下手机,我心里非常高兴,没想到几句话就救了一个生命,手机讲真相真是太好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看到我有救人的这颗心,在加持弟子,自己只是动动手动动嘴,真正救人的是师父。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第三次……渐渐的心中没有了紧张感,内心也越来越慈悲祥和,讲起真相来效果也就更好一些。

一次打通了一个手机号码,接听的是一个小伙子。我问他:“朋友,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没有想到他却反问了我一句:“保什么平安,我和女朋友都要分手了,你能保我女朋友不和我分手吗?”我一听,所答非所问,一时间不知该如何回答他,他又追问了一句刚才说的话。我赶紧冷静下来,请师父加持弟子一定要救了这个生命。我说:“朋友,现在社会上什么样的人都有,我不知道你和你的女朋友是不是真心交往,你叫我怎么回答你呢?”他说:“是真心的,我们俩相处有一段时间了,不知道为什么她要和我分手。”我回答道:“朋友,你听我说,咱们中国有五千年的文明历史,在古代男女婚嫁是要拜父母、拜天地的,也就是要得到天地的认可,而西方人也要在教堂举行婚礼,要得到神的认可。男女之间不能只讲一个‘情’字,还要讲‘恩’的,是夫妻之恩,女人一旦决定要嫁给男人,就是把自己的一生给了男人,男人就要照顾女人一辈子,而女人也要用自己的一生体贴、照顾男人,这是我们中国的传统文化。可是自从中共邪党执政以来,破坏了中国的传统文化,什么‘一夜情’乱七八糟等等都出来了,现在的人们已经不懂得这些了。”他说:“你说的真好,我知道了。”我说:“你是党员吗?”他说:“不是。”我又问:“你是团员吗?”他说:“是。”我说:“那好,我给你取一个化名帮你退出团员、少先队组织,祝你一生幸福平安,好吗?”他说:“好。”最后我说:“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祝您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对方愉快的答应了,我心中感谢师父的加持,使这个生命得救。

又有一次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听声音接听手机的是一位三、四十岁的年轻人。我问道:“朋友,请问您听说过三退保平安吗?”他连连回答:“听过、听过,我还捡到过你们的人放在楼道里的资料,我都看了。”我问他:“那您是党员吗?”他说:“是。”我又问:“那您退出来了吗?”他回答说:“没有。”接着他反问道:“咱们是什么组织,我退出来之后上哪去找你们?”我一听,心想他肯定没有听过大法弟子面对面讲真相,我对他说:“朋友,咱们不是什么组织,我们只是告诉您老天要灭中共,因为共产党坏事干得太多了,害死了八千万中国同胞,现在又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那么我们这些加入过党、团、队组织的人在天灭中共之时就会受到它的牵连,所以要您退出来,为自己选择一份平安的保障。我可以帮助您退出来,我给您取一个化名叫‘幸福’退出您加入过的党、团、队组织,好吗?”他应允了一下说道:“‘幸福’这个名字太一般了。”我说:“那您给自己取一个化名,好吗?”他想了一会儿说:“那就叫‘清怀’吧,清白的清,胸怀的怀。”我说:“好,就叫清怀,我记下了,也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祝您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再见!”通过这次手机劝三退,我体悟到,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哪一个环节都很主要,我们无论是发资料,面对面讲真相,还是拨打真相语音,或是用手机直接劝退,都很重要,都是在救度众生,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只要我们能够互相配合,互相圆容,就能够救度更多的众生。

这是修炼过程中的一些亲身经历,虽然我悟不到什么高深的法理,但是我相信只要弟子按着师父说的去做,就决对错不了。修炼中,自己走了许多弯路,让师父操了很多心。还有很多的人心没去,显示心、色欲心、证实自我的心,还有求安逸心,在今后的修炼中我要把这些心都去掉,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虽然我们这些乡下人连师父的面都没有见过,请师父放心,我们一样会在大法中一修到底,一路跟着师父走。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